十年奮鬥種芽菜

編輯室整理

  在大屯山腰,北投往淡水的一個山坳堙A窩著一棟古樸灰色的三代老宅。環屋聳立的荔枝、龍眼,都是七、八十年前從唐山特意選來的品種。在斑駁的日影中,庭前繁花繽紛,爭相訴說醉人的綠意,幾隻忠狗慵懶地趴在濃密的樹蔭下,天然的冷氣陣陣沁涼,這是芽菜農友楊建利和張好款的家。宅前大石桌邊,主人伉儷在徐徐和風中,開啟了記憶的盒子,娓娓道出了有機農法十年的奮鬥史。

有機急先鋒

  張好款從小在這堛齯j,對自然和土地有一份濃厚的摯愛。小學時,父母因為莊稼收成仍難糊口,特意把孩子送到台北去讀書;求學、做事、嫁人,在都會區打滾了三十幾年,卻加深了她對土地的那份懷念。所以當她辭職照顧生病的婆婆時,她撥出半天去學園藝,當成唯一的調劑。老師是個久居日本的華僑,對有機農法和芽菜的栽培非常推崇,夫妻倆也頗為認同,覺得這才是有益健康,長保地力的正確方法。他們照著老師的教法,小規模地試做,也頗為成功。另一個同學也躍躍欲試,請老師教他種有機水稻,老師鼓勵楊氏夫婦同去。恰巧小姑學成歸國,接下照顧婆婆的工作,他們便砸下所有的積蓄,到宜蘭種有機蔬菜,當有機農業的先鋒。

  是先鋒?還是烈士?民國八十二年,很多台灣人對「有機農法」還是聞所未聞,更何況種出來的菜,即使躲過病蟲害,也是又醜又小,拿出去賣還免不了遭人譏笑。八十三年,夫妻倆賠光了近兩百萬的積蓄,鍛羽而歸,靠親朋好友的接濟,孩子才能上大學,日子勉強撐下去。

苦熬與突破

  想一想他們做的實在沒錯,要不要繼續走下去?幸好夫妻都能吃苦耐勞,是有理想、有韌性的人,只要是對的,就堅持做下去。楊先生耗了半年,在屋子四周整地,挖出一大堆大小石頭,開始種有機蔬菜。楊太太則接洽幾家有機專賣店,慢慢拓展小麥草和芽菜的市場。這些專賣店,只要還繼續在經營的,都成了他們的好朋友,數年的往來,楊家的小麥草和芽菜建立了口碑。市場雖有需求,可是他們卻常常出不了貨,為什麼呢?種芽菜的失敗率太高了。

  只要天氣稍有變化,種子就發爛,寒流來了,芽菜也長不出來,買到品質的種子,便常整批報銷。苜蓿芽細小如砂,沒長好的一小部分,如果沒馬上挑出來,附近就會爛成一片,每天挑這些爛種子,挑得都快成鬥雞眼了。技術尚未成熟時,鋪了五、六十盤的小麥種子,收成還不到五斤(現在可達三十斤),這些技術如何突破,問也問不到,只有從錯誤中學習、訂正。這種獨立摸索的感覺直到加入慈心基金會的農友群,彼此會交換失敗的經驗才消失掉,能認識這群人真好!

  他們揣測小麥是高緯度作物,控制在攝氏二十度催芽最適度,浸泡時間冬夏也不同。小麥草嬌嫩怕熱,所以楊先生不但在屋頂加個黑網擋陽光,還吊扇終日伺侯。芽菜鋪盤時間也有學問,如果太早種子會爛掉,太晚了就會長得參差不齊,難剪又賣相差。他們終於想出用個紙板蓋著芽菜,這些生命力極強的種子齊力把紙板往上頂,果然長得非常整齊,採收也方便多了。有幾次,上面鋪的紙沒有拿掉,芽菜居然穿破了紙,繼續往上長。目睹這樣強韌的生命力,夫妻倆也受到鼓舞,屢敗屢起,遇難不退。不斷嘗試中,對品質的掌控更得心應手,也有餘力增加控溫和設備,而消費者也多出不少選擇,葵花、蕎麥、豌豆苗、蘿蔔嬰任你挑。

誠信與用心

  他們的老顧客常提一個問題:為何你們的苜蓿芽可以放到兩週還不壞?答案揭曉,關鍵在一個特製的篩子。他們發現發不成的苜蓿種子會讓周遭的芽菜爛掉,如果能夠用水洗一次,把這些壞種子篩掉,整盤就會健康茁壯。於是四處去找濾網,大小正好可以篩過泡水膨脹、卻未長出來的苜蓿。

  他們為消費者設想的還不只這些。一盤苜蓿芽放到第十天比放到第八天可以多二公斤(莖長一些),可是他們第八天就包裝送貨,即使有剩也不留到下一批賣出,寧願送給里仁餐廳。為什麼呢?因為此時芽菜正值「青壯年」時期,營養最高,也最耐放。依據實驗,放了十天再送貨只能保存七天,第十一天拿出來的就只能放三天呢!不知情的人或許會認為放十天的莖比較長,看起來比較壯碩,反而嫌他的芽菜營養不良的樣子,他們也不因對方的誤解而改變作風,因為他們堅持給人家最好的。

利人不怕累

  夫妻倆從一大早忙到深夜,為了讓芽菜到消費者手上生命力仍然很強,他們都在送貨日當天才採收。成長中的芽菜要挪到蔭涼處綠化,(蕎麥芽日照越多,B12就越多),有的要隨日照角度挪動,馬虎不得。加上注重環保,回收的塑膠盒要洗要晾又多了不少工夫。白天還要利用時間種有機菜,雖說收入不豐,但消費者多為長期顧客,不少癌症及慢性怪病患者食用有機菜後,恢復健康,又回去上班了。一想到對這些人有用,再累也做得很甘願。天黑了,園子堛漕々ㄞ鈰窗A就換成發芽、鋪盤了,這一摸又到半夜一、兩點才能休息了。

  曾有扶輪社員數人到他家參訪後,用外面工資換算出來,說他們一天工作十六、七個小時,至少每日收入要五千元,否則不合成本。夫妻倆只有莞爾一笑,能做得下去,生活無虞就不錯了。當初做有機的伙伴都敗陣轉業了,他們能堅持下來,做的都是有益別人健康、保護大地元氣的善淨事業,實現理想,已經非常欣慰了。更何況加入慈心的農友群後,那種孤軍奮鬥的感覺大減,這群農友常會交換一些失敗的經驗,加上基金會的佛學理念,讓他們覺得這十年的考驗,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修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