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山人的好朋友

台中 芸愛


  四、五十年代鄉下的孩子,整天面對青山綠水雖然變化不多,卻也不寂寞,有時還有期待的喜悅,這些喜悅都是平地的行走商人帶來的。他們有賣雜貨的,有收破銅爛鐵的,有賣冰棒的等等,他們都是定期前來,來時孩子們簇擁在他們的身旁,期望手頭拮据的父母能慷慨的掏出一元或五毛,買一些新鮮的零食解解饞。唯有收破銅爛鐵的潘仔小販來時,父母才不用破費。

  這位潘仔總在年節出現,讓兒童們喜上加喜,因為年節時家禽的羽毛特別多,這些都拜年節祭祀之賜,每個小孩都搶著幫母親的忙,才可分到一堆鴨毛或鵝毛,只有這兩種家禽的毛含有防水的油脂,才有利用價值,加上日常各自收集的玻璃瓶、鐵罐、鐵絲、廢紙等,幾乎每個小孩都有一堆的寶貝,可以換到一點點屬於自己的零用錢,在沒有環保觀念的惜福愛物年代,家家戶戶的垃圾分類都做得爭先恐後而徹底。

  潘仔也很隨意,從不在斤兩上跟孩子斤斤計較,因為不貪財,所以有時主人不在,他也會自動將回收物稱好重量,留下金額。當時沒有保險櫃,抽屜也沒有堅固的鎖,家埵p果有一些值錢的東西,都是隨便藏在家外的石縫裡,或是不顯眼的地方。有一年父母親剛做完年節大掃除,媽媽那幾樣老嫁妝戒指耳環之類的,隨便用幾件舊衣服包一包塞在屋後的石縫裡,潘仔一來看見那堆舊衣物,稱稱就拿走了,數天之後母親才發現舊物被買走了,裡面還有金飾呢!

  焦急的跑到潘仔的舊物集中地,赫然發現那包金飾還完好的裹在舊衣物裡,看到父母趕到,潘仔笑笑的說:「我一直在等你們發現東西丟了來找回去,都已經好幾天了。」

  潘仔就是有不貪財的好品德,不辭辛勞的跋山涉水,清掉孩子的藏私角落,還給孩子賺錢的機會,勤勞的人總是較有「底」,幾年之後他有自己的房子,孩子也逐漸長大,聽村人說他的後代也繼承父業做起「資源回收行業」,一樣的好品德,依然受到大家的歡迎與信賴。

  至於讓兒童垂涎欲滴的是賣冰棒及雜貨的兩位攤販,賣冰的都搖著清脆的鈴聲,我們常貪口腹之慾,沒有徵求父母的同意,就高喊著:「賣冰的,請過來,我們要買冰!」一聽到有人要買冰,小販高興得由河的對岸飛奔過來,父母還來不及責罵小孩自做主張,他人已到我們跟前,為體諒他的辛苦,父母都會勉為其難的花五毛錢買下三枝綠豆冰讓我們滿足口腹清涼之慾。

  賣雜貨的阿雲姑也常在我們流連不忍離去之下,讓長輩又破費買了裝在玻璃罐內顏色漂亮的甘仔糖。還記得阿雲姑的雜貨擔,那是木作的兩個方形矮櫃子,有著數格抽屜,裡面東西琳瑯滿目,明星花露水是最時髦的產品,是高檔貨挑人買,新竹白粉是婦女挽面用的,鈕釦、針線、鬆緊帶、刷牙粉、苦茶皂等,家家必備,得隨時補貨,幾乎她落腳的人家都有交易。

  小孩子喜歡圍在她身旁看著形形色色的貨品,還有她帶來的新鮮話題,雖然不外乎東家長西家短,有時也有溫馨感人的喜事,因為到處串門子,她總是知道哪家的孩子到了適婚年齡,哪兩家是適配的,說著說著,倒也促成數對好姻緣,她也多了一項「媒婆」兼職。

  自從家鄉的產業道路開闢之後,對外交通方便,人們出門機會較多,眼界拓寬了,物質要求提高,行走雜貨擔的東西不再吸引村人,而阿雲姑也年紀漸大,沒有力氣挑著擔子爬高爬低,有機會再見到她時,都是一身輕便的,來探望她曾經促成的好家庭。

  潘仔、賣冰的小販,還有阿雲姑讓我們的童年回憶特別甜美,因為他們健壯的雙腳,勤勞的穿梭山巔水湄,給人方便,也捎來外地的訊息,是內山人與外地人溝通的橋樑,是村人之間共同的朋友,是小孩子期待與盼望的溫馨使者,他們與現在街頭巷尾用麥克風大聲叫賣的發財車是寧靜與吵雜,默默服務與功利主義最佳的對比。雖然他們都成了我的記憶深處,感謝長輩體會他人的辛苦,更感謝他們有著不貪財的好品德留下廉潔的好典範,讓山內的小孩子都有著如山一般憨厚的純潔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