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育古鑑選輯


終無忤意

  李文靖公沆為相,有狂生叩馬獻書,歷詆其短。公遜謝曰:「俟歸詳覽。」生怒,遽詈之曰:「居大位而不能康 濟 天下,又不引退以讓人,久妨賢路,能無愧乎?」公於馬上踧踖再三,曰:「某屢求退,奈上未允,不敢去也。」終無忤意。

譯文:

  李文靖公,也就是李沆。他當宰相的時候,有一位狂傲的書生,趁著他的坐騎路過時,當街將他擋下,獻上早已寫好的勸諫書,書裡寫了很多他為政當官所犯的過錯。

  李沆很謙遜地向書生道歉:「我現在沒有時間看,但我回去一定會仔細地閱讀這封勸諫書。」書生聽了很生氣,大聲咒罵李沆:「你位居高官,既不能康強國家、利益百姓,又不肯退休讓有能力的人來治理,你妨害賢人出頭的機會已經很久了,你難道不覺得羞愧嗎?」李文靖公在馬上慚愧不安,猶豫再三後,才恭敬地說:「唉!我好幾次求退,不要再當宰相,可是皇上一直不答應,所以我才不敢退下來啊!」

  從始至終,李沆沒有一點被侮辱、忤逆的感覺。

雅量容人

  徐存齋階,由翰林督學浙中,年未三十。一士子文中,用顏苦孔之卓。徐批云:杜撰,置四等。此生將領責,執卷請曰:「苦孔之卓,出揚子法言,實非生員杜撰也。」徐起立曰:「本道僥倖太早,未嘗學問,今承教多矣!」改置一等。人服其雅量。

譯文:

  徐階很年輕就考中進士,還不到三十歲的時候就已經進入翰林院,在浙江做督學。

  有一個讀書人在參加科考時,寫了一篇論文,文章中用了一個典故:「顏苦孔之卓」,意思是說顏回一直很想效學孔子,但卻苦於孔子的德行卓然不可及。

  徐階在批改這篇論文時,認為這個詞句是讀書人自己編撰出來的,所以就批了「杜撰」兩個字,評分列為第四等。當讀書人領到考卷,看到上面的評語時,就拿著考卷向徐階報告:「『顏苦孔之卓』這個典故,事實上是出自於揚子法言學行篇,並不是我自己編出來的。」

  徐階一聽馬上站起來說:「啊!我僥倖地在年輕時就考上進士,其實我所學的還不夠多,真謝謝你的指教!」並且馬上改評為一等。

  人們對徐階的雅量都大為嘆服。


按語:

  李文靖公身為宰相,面對一位狂傲的書生,地位高低顯而易見,李文靖公非但沒有現出慢心,喝斥這位書生,還很謙遜的道歉:「俟歸詳覽」,真心領納書生的勸諫。而當書生接著當眾發怒侮辱李文靖公時,「公於馬上踧踖再三」──李文靖公並沒有直接反駁,而是在內心思惟省察、猶豫再三後,才嚴謹地作答,而且「終無忤意」。將李文靖公與書生相較,他們內在的涵養功夫立見高下,李文靖公的謙遜和忍辱的功德,使他成為人類歷史上非常精采的典範,也是真正值得我們欽仰與學習的表率。想想如果是我們受到這樣的屈辱,我們即使不立刻跳腳反擊,恐怕臉色也會很難看;而且當別人給我們建議時,我們也常常在對方話還沒有講完時,就迫不及待地插嘴解釋:「你看錯了!」我們總是固執自己的想法,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完美的人,這樣很容易封閉自己的心,擋住他人的勸諫,也摒棄了自己進步提升的機會!修身養性的真實工夫就在這堙A碰到任何事情就是「反省自己,而不是看別人的對錯」。

  而書生則代表了另一類人。仔細檢查書生的動機,其實他是懷抱著很多的不滿和瞋恨的情緒。當一個人陷在煩惱中時,心態很容易偏頗,觀待事情的角度也易被侷限,我們應如何面對境界、處理問題呢?首先要觀察自己內心的狀態,如果是憤怒不滿,極端不平靜,那麼就先不要開口,等心平氣和時再說。反之,如果有人錯怪我們,我們也應當要先安忍,不要想教育、改變他,等待他反省、醒悟過來再說吧!總之,在心態上,我們一定要先原諒他,才能和他談道理,也就是說,自己得先跳脫煩惱,才能談得上真正幫助別人。

  徐存齋先生碰見讀書人當面來指正,立刻表示抱歉,「本道僥倖太早,未嘗學問,今承教多矣!」這句話實在難能可貴。他能夠坦承自己的不足,沒有一點高傲的心,並且心口合一、即知即行、隨即修改評等,這對一般人來說是很困難的。尤其是當我們年紀輕、實力不夠卻處在高位時,最容易偽裝自己,對別人的指點,我們也會顯得很沒面子,容易惱羞成怒。為什麼徐存齋先生能夠做到當下就反觀自省、改正錯誤呢?因為他觀察自己內心,改正自己錯誤行為的能力經過長期的培養累積,而且他沒有一點高慢的心!反觀我們,我們平時凡事主觀,總認為自己講的就是真理,說話時喜歡用「肯定句」,不太與人有互相討論的餘地。其實,我們可能因為所知所學不夠廣泛,或被自設的立場所侷限,而陷溺在錯誤中不自覺。如果我們能打破成見,懷抱著學習的心,那麼我們才有可能成長進步,一如徐存齋的虛懷若谷,使他仍可在學問道德方面不斷地增長。

  這兩則故事告訴我們:我們的生命當中一旦有位子高低的狀態出現時,我們傲慢的習氣就會冒出來,這個時候,我們學習成長的空間就會慢慢縮小,甚至完全停頓了。這種狀態我們很不容易警覺到,除非我們在平時就不斷的練習,觀察自己的內心,修改自己的言行。所謂「處在高位」,並不一定指非要當董事長才有,平常任何時刻、任何人都有處在高位的機會。譬如去餐廳吃飯、去商店買東西,我們和服務生、店員就有相對高下的位子,不知不覺中,我們就會用吆喝的態度去催人、喊人,現出「我高你低」的姿態……我們太容易落入這種陷阱中。

  「滿招損,謙受益。」自古以來真正能夠學有所成的先賢,無論在什麼位階,都把自己看作學生─正面的教導,能夠學到東西、得到成長,負面的傷害,也能夠藉機反省、惕勵自己避免犯錯,兩者都對自己心性的成長有極大的幫助。所以想要在人生學習的道路上,一直進步成長,何妨提醒自己時時刻刻把自己放低、放謙遜,別人估量我們有願意學習的心,也才會為我們指正錯誤,讓我們有提升的機會。而且即使真的我們比別人高,也會因為「謙遜」而讓別人發自內心地服從,真心的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