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感謝
             
─赤子的心聲

台北明倫高中 鄭琇玲老師

  最近SARS疫情蔓延,令人憂心忡忡,面對此事件,我們該如何面對呢?可以如何引導孩子們正確、正向的思考,不被憤怒、指責、恐懼、對立淹沒,並能從中學習到愛護自己和關心別人呢?

  本校輔導室利用各種集會時機,請導師共同來宣導面對SARS正確的心態,也在川堂設一主題,希望凝聚師生的力量,共同來關懷身處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政府官員、被居家隔離的人,並學會保護自己,為這多災痛苦的社會祈福,注入一股善良的力量,但願全校師生能夠攜手同心,共體時艱,共度難關。以下便是本校這群天真浪漫的天之驕子,在老師的細心引導下的心靈悸動……


  
■如果有一天,你到醫院去看病,突然告知要封院,那時你會有什麼反應、想法?

  我會害怕,害怕自己就這樣死去,一生都還沒完成自己的夢想便痛苦的死去,我希望死得快樂一點,但我最怕的其實是讓外公、外婆擔心,他們僅有的兩個兒子都英年早逝,再承受這樣的刺激,我很怕他們承受不了!在我死前,我希望能做些有意義的事再走……但如果被封起來,我哪兒也不能去,那就寫些鼓勵大家的話吧!(翁于惠)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也會有點恨政府,但一開始會覺得遙遙無期,也不希望自己成為被歧視的那一群,但只要想到這是為了其他多數人的安全,就會認命,並且安慰自己成了英雄,替自己打氣。(高雅玨)

  有點恐懼!但我會對自己的生命有信心,我相信大家一起以平靜的心看待這一切,便不會只充滿著絕望的想法,為什麼不能預知未來,因為如此,才能擁有希望。(戴宏名)

  既然我去了那裡,而那裡又要封起來,那就表示我得SARS的機會比別人高,傳染給別人的機會也增加了,那我會選擇乖乖待在那裡,如果跑出去,很有可能會害到自己身邊的親朋好友,也會危害這個社會。(葉敬妤)

  既然都被隔離了當然只好認命,乖乖待在封鎖區內,如果隔離時間到還沒發作,我會試著去幫助、鼓勵他人。(張光田)

  就順應自然吧!雖然還不確定本身或那區有沒有SARS,但總是個問號!只為了自己私慾強行逃出去,可以快樂一時,會擔心一世!而且如果因為跑出來而讓別人感染的話,我三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的!(張之瑋)

  ■如果早上量體溫,發現自己的體溫達38度,你會怎麼想,你的心情如何?你想你的家人、同學會有什麼反應?

  別人心裡應該毛毛的,會用另一種眼光看你,但我會告訴父母,我想父母應該會站在我身旁,替我打氣,朋友和老師就不知了,我想他們會害怕吧!(高雅玨)

  我會先考慮別人的感受,而盡量不讓他們害怕。例如:自動離他們遠一點,戴上口罩,避免他們恐慌。(許為豪)

  去隔離,他們會以異樣的眼光看我吧!我會有死的心理準備,但我也不怨他們,因為他們怕我傳染給他們的心理也是很正常的。(陳珮隉^

  如果我真的38度以上,我一開始會不敢說,因為我會怕,怕自己得到SARS,但我還是會說。我父母知道後,會叫我去看醫生,同學知道,應該多少也是會害怕吧!但我相信他們不會怎樣的。(葉敬妤)

  親人應該是關懷吧!朋友的話就不完全保證了,閒話多少也會有,當然我一定會馬上去醫院的,我不希望有人因為我而受害,而且就算被說閒話又怎樣?正義、真理是存在的!(張之瑋)

  SARS事件到今,你的感覺和學習是什麼?

  之前常常發生很多新聞案件時,總覺得事不關己,但如今卻是活生生地愈來愈接近我們,危機意識就會突然侵入腦中。我常在想,每一次的天然災害或是瘟疫,總會帶走一些人的生命,而且年年趨多,是不是一種提醒,告知我們在目前的時代,為了個人的利益,犧牲了很多大自然的生靈,而且要藉機使我們反省,淨化我們,再度團結在一起!!重新認知真正發出內心的感謝、關心和愛,這些災害才能告一段落呢?(陳伊文)

  SARS這麼嚴重,也許是來自於大自然的反撲吧!如果是我得到了SARS,我雖然會感到難過,難過自己的理想、抱負都還沒有實踐;但是我並不會害怕,我也只能聽天由命。為了避免這樣的遺憾,我選擇有意義的過現在每一天的生活!(黃柔茵)

  新聞的報導都是為了要提高收視率,所以故意去找一些比較有意思的新聞,找一些比較負面的新聞,當然也有些電視台也會找一些正面的新聞來,例如:報導一些第一線醫護人員的事情,讓社會大眾們肯定他們。要是我自己被感染了SARS,我會覺得我很對不起我的家人、同學及朋友們,因為自己的一個不小心,害得他們也可能被傳染,可是就算自己被傳染了,也要正面積極地去面對,不能就這樣讓自己墮落。(陳福龍)

  從文章報紙中,我們可以知道SARS對世界上所有人產生的恐懼。我們大家都身在台灣中,所以我們更能體會,現在病情數目深受世界的矚目。還有一位醫生引爆我們和日本的關係,更是令我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我們現在就像得到痲瘋病的人一樣,處處都讓人害怕,我真心祈求,我們能好起來。

  從大陸引爆SARS疫情,到曹女士產生的院內感染,最後建中生把病情傳出來,我一昧的只是批評,厭惡這些人,這種感想我想大家也有,這次換我們被批評了,被冷漠了,終於我感受到了無比的孤獨和恐懼。我們從縫中探得的一道光,這道光來自世界的關懷和尊敬,如今被一大片的批評、厭惡給掩蓋住了。

  SARS病毒成功的毀滅了人類的心,因此成為了病毒界的模範。所有病毒都學著如何攻擊人類軟弱的心,尤其是想消滅人類的病毒,學的可更是勤快。如果大家不再關心、不再有愛的熱忱的話,我想未來的病毒可能真的能取代我們了。

  感謝我們目前還在努力為SARS而戰的白衣戰士們,感謝自SARS戰爭以來就自願投入的志工們,還有感謝關心、關懷我們的SARS病患的人。你們都是我們的驕傲,你們都是我們最後的燭光,不只能帶領我們持續下去,還能給我們溫暖,所以我希望我們大家能同心協力來維持這個光源,讓它永不熄滅。(李思齊)

  SARS爆發後,我在新聞上看到被封院的和平醫院,許多醫護人員滿是憤怒的朝著鏡頭大吼,他們要抗爭到底。我覺得很憤怒,為什麼醫生不幫人治病,反而帶頭逃跑,又看到有些群眾對被隔離者的態度好像看到細菌般厭惡,真的很想打人,後來輔導主任告訴我們水的故事,我學會了平靜地面對,學會了為人祈禱。(洪玉連)

  從知道SARS到今天,從認為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到發下宏願,一定要活下來。一開始無知的我完全不知道SARS的嚴重,還自以為可以放假好棒,想想夠愚蠢!現在很多醫護人員一個個過世,也令我緊張,更擔心會造成無數人的死亡,現在的我一定要活下來。(謝孟玲)

  感覺SARS似乎離我很遠,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對於SARS我卻不會害怕,但我卻害怕它從我身邊奪走了什麼……從開始到現在,冷漠真的會讓一個人失去信心,可能的話,希望能給感染SARS的人多一點關心,多一點希望。(戴宏名)

  我覺得就像是打仗一樣,怕自己得到,對週遭的人也失去了一些信心,而多了許多猜忌,彷彿一輩子的疑心都在這段時間用上了。我感受生命許多的溫暖,就算有一些人不幸死了,但他們的生命卻永存在我心中,並一起抗鬥。(郭威利)

  一開始有SARS的新聞時,總認為離自己很遠,絕對不會輪到我……直到和平醫院封院,我才開始擔心。陳靜秋女士,是我永遠尊敬的人,在這SARS亂象……有人製造紛亂,有人選擇為這社會付出,我學習到人世的無常,只期望能早點脫離這一切,讓我們為社會祈福吧……(翁于惠)

  我覺得很多人太恐懼於SARS,但是沒有警覺心,恐懼會腐蝕一個人的身體,讓人無法面對可以面對的事,所以面對事情不可以心存恐懼。
  (郭翰駿)

  信任政府的政策及本國的醫護人員,因為我認為想在此次戰役中活下去必須互相信任。(李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