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公公洗腳

台北淡水工商 王金月老師


  從來沒有想過我該多關心公公婆婆的腳,雖然他們常常嘆氣,說腳底的「雞眼」又長大了,走起路來很痛。雖然每次洗完澡,他們要花好長的時間用剪刀、刀片,剪割腳底,貼膏藥,我只是旁觀,口頭安慰一番,從來沒有真正的去關心他們的痛苦。

  一直到聽了福智文教基金會小學組的文教老師娓娓述說「當小朋友的媽媽,被小朋友柔嫩的小手撫摸清洗那雙辛苦的腳時,媽媽忍不住流下欣慰的淚水……」,我的淚水幾乎同時落下,我的爸媽都往生了,我的手也早已變得粗糙,然而我從不曾輕撫愛惜我爸媽的腳。

  我想到了我尚健在的公婆,他們年事已高,早年粗重勞苦的工作,雖沒有壓彎他們的腿,可是承載全部重量的腳底板,卻是毛病叢生,動過好幾次手術,或割除或電療,把硬皮肉繭去除掉,不過它們還是一次一次的再生出來,使我的公婆走路的時候,不自覺的露出痛苦的表情。

  強烈的念頭自心底升起─我願意幫我的公婆輕輕的、好好的洗洗腳。可是我們的相處模式中,從來沒有「洗腳」這一環,我該怎麼辦呢?我想要先培養感情吧!要親近到他們覺得很貼心自然。

  台北、台中兩地住,這事不容易,暑假前回家一趟,心心念念想著這件事,在婆婆身邊繞來繞去,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媽,我幫您洗洗腳好不好?」婆婆一愣,立刻拒絕了。我撒嬌說:「我師父說不管做多少好事,都要從孝順父母開始,那我想孝順父母就從洗腳開始好啦,人家好多小朋友都會幫媽媽洗腳耶。」

  婆婆還是連聲說:「不用不用,我的腳不用你洗。」我不死心,又跑去蹲在公公面前說:「爸,那我幫您洗,好不好?」公公一直笑說:「我每天洗澡,我的腳很乾淨哩!」我很自然的伸出手,摸摸公公的腳,他的指甲好長呀!我對公公說:「那我幫您剪指甲好嗎?」公公好歡喜,他說:「唉!指甲是長呀,都彎不下身子,也扳不上腿,剪不到呀。」

  我找出剪刀,公公說:「泡泡軟比較好剪吧。」於是,在溫水中,等待泡軟的時間堙A我輕輕的上上下下揉揉搓搓公公那雙九十幾歲的大腳,公公好開心。他的指甲有的又厚又硬,像城牆的磚塊,有的虛有其表,堶掖ㄕレヵ趙跼ヰ聾F一般。我很小心很仔細的慢慢的剪。

  婆婆也好開心,左看看右看看,一會兒不見了蹤影。我指甲還沒有剪好,婆婆就從外面回來了!她拎著一個大包包,重重的擺在桌上,大聲的吆喝著幾個看電視的孫兒:「快過來吃冰淇淋呀!」轉頭又笑咪咪的看著我:「你也來吃!」我抬頭看著公公,他也正望著我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