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連籬笆邊的黃姑娘

台中 寄塵


  寂寥籬戶入泉聲,不思山容亦自清; 數日雨晴秋草長,絲瓜沿上瓦晱矷C —宋人杜北山。

  有一個年輕人因偶然插了一束絲瓜花,備受讚賞,而成為一個出色的花藝家。畫家席德進所畫的花卉中最傳神的也是絲瓜花。

  絲瓜花,初夏的親善大使,常常攀爬在鄉間小鎮的圍牆上、籬笆上,迎著朝陽開放,越近中午越盛開,恣意的揮灑那鮮嫩的黃。蝴蝶、小蜜蜂,常在黃色小盤上不停的吸取花蜜,並負責做傳遞花粉的工作。黑螞蟻也穿梭不停,因為絲瓜葉背面有蜜腺,會分泌甜甜的汁液,就像一顆顆小糖球。

  雄的絲瓜花帶著長柄,孤傲的突出瓜棚,正好採摘,因為這也是一道美食,尤其在七夕的時候,媽媽常要我們油炸絲瓜花,配成七碗,祭拜「七娘媽」。我家沒有圍牆,絲瓜是攀爬在雞舍的屋頂上,摘絲瓜花得爬梯子上屋頂,再拿著瓠瓜瓢裝絲瓜花,一朵朵絲瓜花放在水面上漂洗乾淨,再裹上麵粉,就是一道美麗的油炸食物。

  摘絲瓜花時順便摘玉蘭花,這是詩情畫意的享受。因為,高大的玉蘭花正好垂墜在屋瓦上,在地面上得藉著長竹竿才搆得著,現在能親手摘香花,又能拿花供佛,感覺好虔誠好踏實。以後不管摘花、摘絲瓜都要上屋頂,瓦片都快被踩爛了,等瓜季尾聲時,媽媽就不准我們再上屋頂。

  秋末冬初,絲瓜都長得較為瘦小,形狀也不均勻,我們都任其掛在玉蘭花樹上,等瓜自然熟透乾黃之後,連藤帶瓜拖下來,將這些硬硬脆脆的瓜皮去掉,倒出黑色的種子,剩下的纖維就是「絲瓜絡」,是農家清潔工作的好幫手,也稱為絲瓜布,絲瓜的一生也到此接近尾聲。 農家幾乎每年都在同一個地方種絲瓜,因為有固定的棚架,不必重搭,棚架的陰涼處是炙夏最宜人處,好多鄉野趣談、好多家家酒在這裡開展,讓人流連,就像那年年拜訪的黃姑娘,總依戀著籬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