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大家庭」

台北 呂宜錚


  炎炎七月初,一場激烈的大學入學競爭才剛結束,我拋開一切惱人煩瑣,重新拾起雀躍無比的心思索著:「在這酷熱的夏季,我能做些什麼令暑假充實而又有意義呢?」左思右想後,我訂定了許多讓人不得閒又可提升文藝素養的活動計畫,例如:學畫畫、練字、到各博物館看展覽等等,我希望能逐一地完成它們。

  不過,當時間的轉輪不斷向前邁進時,我卻如往昔一般毫無作為。我的理由是:天氣太熱了懶得動;前晚睡眠不足行動力下降……我不曾鎖定計畫努力實踐,就在我深深懊惱時,姑姑來了一通電話,原來她想邀我到福智佛教基金會所屬的台北學苑做義工。其實,她之前就曾邀過我,只是我一直沒放在心上。我回想起她說的話:「這堿O佛教團體,但你不信佛教也無所謂,只要你來這兒,就會交到許多朋友,也會學習到許多你不曾接觸的層面。」我回想起前些日子的渾渾噩噩,覺得姑姑的話實在打動我的心,於是我就答應她了。

  第一次來到台北學苑,眼前並不是我所想像的超豪華辦公室,心中不免有種失落,幸好失落感馬上就被大家的溫情融化了。師兄師姐們不停噓寒問暖,說我有善根,我不清楚為何來做義工就是有善根,但聽到他們如此說,心媮椄O頗欣喜的。認識了許多人後,我又認識了一位在基金會裡上大專班課程的姐姐,她跟我分享了很多大專班的事,我們居然聊了四個小時。我非常訝異自己的健談,也訝異那位姐姐的耐心,如果是一般人,早就嫌我囉嗦了。此刻,我發現我開始喜歡上這婸棺P自在的溫暖氣氛。

  漸漸的,我越來越熟悉台北學苑堛漱H、事、物,也越來越確信:將暑期時光建立在這樣一個「大家庭」中,是明智的抉擇。因此,幾乎後半個暑假,我都在基金會所屬的出版課當義工。我的工作是:看基金會的出版刊物,然後推薦一些文章。就這樣,我看了很多富含寓意的故事,也啟發了頗多心得。我常被許多人的文筆感動得不得了,更常常驚嘆:大家的領悟力怎麼這麼好?無論是年齡稍長的叔叔阿姨,還是與我一樣年輕的大小朋友,都能從一件小事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這是我所不及的。

  除了推薦文章外,我還學習如何校稿,並且幫忙校稿。雖說校稿不需花腦袋,但對我而言卻也是一項艱鉅工程。最初我常對稿,卻往往對到一半就眼花,不知如何再著手;也常在看文章時,覺得文字不順、語意不清,想問別人卻不好意思開口,弄得我心慌慌,最後只好在理智的堅持下,才敢提出心中的疑惑。看到同樣校稿的義工好像都能自行解決問題,我就感到自己的笨拙。幸好,我算是個有恆心的人,我不斷勉勵自己:那些很厲害的義工們初學校稿時,應該和我一樣有種種的疑難雜症,他們的努力不懈,成為我心目中的榜樣,所以多問問題是沒錯的。有這想法後,我果然增添了信心,做起事來也較得心應手了。

  有一次,帶領我的師姐交給我二十三頁的稿子,她說沒有校對完沒關係,但我求好心切,堅持在回家之前將所有稿件校完。那份稿子是一位仁波切的開示,對我而言,內容是難了些,但我顧不得了解內容,只是急著將稿子看完,於是整整好幾個小時,我都坐在椅子上半步不移,即使腳麻了、背酸了。終於校完了稿,我歡喜地將它們歸還師姐,並得意我又成功作完一個任務,沒想到此時師姐竟問我一句:「妳了解內容嗎?」剎時,我的腦筋一片空白,接著感到心虛,我勉強地回答:「有啦!可是文字並不好懂,所以內容我也不太懂。」從此,校稿時我都會記得多少要了解文章涵義,不能只是為校稿而校稿,這是一個極大的進步。

  我不是個凡事皆可悟出大道理的人,但在台北學苑做義工時,卻能處處透過反省與下定決心而有所成長。感謝這暑假陪伴我的所有人,他們讓我知道:「豹死留皮,人死留名。」並沒有太大意義,唯有勇敢、踏實及肯服務的貢獻精神,才能為個人以及社會帶來無限的生機。此外,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什麼是知止,什麼是知足,這將是我最寶貴的生命課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