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零污染的二十一世紀
                   ∼挽救生態破產的家園∼

雷久南 博士


  在地球六十四億年的生命之中,人類的出現是最近的一剎那,但人類在學會利用儲存的太陽能、煤炭和石油後,人數快速的增加,一萬年前地球的人口是五百萬人,二千年前增加到二億五千萬,一千年前人口又增加到五億,二百年前人類發現石油,人口增加到十億人口。

  在二十世紀的後半世紀,僅五十年間人口從二十五億增加到六十億。在這同時間內糧食和水的用量則增加三倍。經濟發展是驚人的七倍。大家賺的錢比以前多,生活也有改善,但地球生態所付出的代價是史無前例的。我們的需求貪取已造成地球生態破產。這五十年來二萬到十幾萬種的動植物已絕種,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僅二十四小時之內一百三十多種動植物繼續不斷的消失。在這二十四小時內二十多萬英畝的熱帶雨林被破壞,所造成順風方向的土地,每小時 一百五十英畝 沙漠化。我們在這二十四小時釋放一千三百萬噸有毒化學物到環境中,這二十四小時內有四萬五千人餓死,其中三萬八千是小孩,生態環境被破壞最厲害的地方,非洲南半洲因愛滋病的傳染,使平均壽命從六十二歲減到三十三到四十歲,世界其他區域心臟病、癌症、和各種瘟疫傷亡大幅度上升。

  人類的經濟發展使得大氣層的二氧化碳增加百分之二十五,氣溫上升由預言已變成事實,有史以來最熱的十六年都是一九八○以後與大氣層的二氧化碳增加成正比,氣溫一百年來已上升一度,未來一百年預計會上升二到十度,氣候上升所引起的乾旱、洪水、風暴造成更多的生命死亡、以及財產和農作物的損失,難道我們一定要等到:「當最後一棵樹枯萎,最後一條魚被捕抓,最後一條河被污染,才會發現錢是不能吃的。」這是美國印地安人十九世紀的警告。

  如今全球已連續三年糧食生產低於消耗,而且差距愈來愈大。去年差一億噸。各國的存糧是近來最低的,中國原本三億噸的存糧幾年內已降到一億噸,因為去年生產減少七千萬噸。在 一兩 年之內必然會轉向國際市場大量進口糧食,問題是在豐收的時候,全世界所有的出口糧食也只有二億多噸,而這是需要滿足一百多個進口糧食的國家,幾個主要出口糧食的國家如加拿大、美國,受氣候、水源和土地表土流失的限制,生產量已無法提高,而且在下降,在二○○二年乾旱的一年,加拿大停止出口小麥,吃的問題是生態破產的後果。除非我們立刻採取措施,未來是不可想像的。一位生態專家 David Orr 用「地獄」來形容。

  假設我們今天立刻停止釋放二氧化碳,也要一○○年後才能穩定氣溫,因為氣溫升高是延後一百年的反應。我們的子孫要承受我們所做的選擇。

  植物的光合作用到攝氏三十七度即停止,進入休克狀態。稻米花粉交配在華氏一○四度(攝氏四十度)完全停止,收成變零。在華氏九十三度以上,每上升一度收成減少百分之十,未來十五年最少也會減產百分之五,最多可能減百分之十一,目前生產糧食最多的三個國家:中國、印度和美國都受水源土地的限制,很難增產。美國中西部是全國百分之五十小麥生產地,灌溉所依賴的地下水源已快乾枯,水位降了 三十公尺 ,使南部大草原千萬個農場井水乾枯。土壤肥沃度已減少百分之五十,人口稀少到一五○年前的數字。

  中國西北部生態已瓦解,大沙漠擴大連接著小沙漠。中國飼養的四億隻牛、山羊、綿羊,大部分在西北部,爭吃最後一根草,喝最後一滴水。所剩能耕種的土地大都是種飼料的玉米和高粱。

  河北省地下水位在二○○○年平均降 二點九公尺 。有些城市的附近降 六公尺 。北京附近的井挖到地下 三百公尺 深度才有水,這已用掉未來子孫的後備水。印度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主要生產糧食的省份如 Punjab 和 Haryana ,水位每年平均降 一公尺 , Gujarat 的水位三十年來從 十五公尺 深度降到 四百公尺 ,生產量預計會降四分之一。此時面臨的生態破產需要各界人士共同採取緊急措施才能挽救,修補生態,平穩氣候是首要任務,因為糧食的欠缺是看得到的破產,我們可以從吃開始著手。植物吸收太陽能最有效,動物吃植物只能利用百分之十的太陽能,如果人吃動物,則減到百分之一,如果每一個人從今天起開始直接吃植物,糧食不但足夠而且有餘。中國在一九九四年之前是出口糧食的國家,因為動物性的食物攝取增加,反而變成進口糧食的國家。印度人平均一年每人消耗 二百公斤 的糧食,而美國人則是 八百公斤 ,百分之七十是作飼料,不但破壞生態,而且造成美國人健康狀況全球排名二十五,一半的男士一生中會得癌症,一半會死於心臟病,所有醫學研究都發現如果將老鼠的食物減低到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平均壽命增加,癌症發病率大幅度降低,不管是病毒或致癌物引發的。心臟科專家 Dean Ornish 發現嚴重心臟病患者如果改吃百分之百素,一年之內百分之九十病情有明顯的改善,勝過所有的藥方,有些人進一步完全改成生食,效果更好;不僅是減肥,也能對於甲狀腺亢進、氣喘、糖尿病、學習困難,心律跳動不規律和癌症等等具改善的效果。

  要穩定氣溫,修補生態,專家們認為市場必需真實的反應出生態所付出的代價,化肥、農藥生產的食物需反應出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的代價,和醫療費用,汽油的價錢也需反應出所造成空氣污染,呼吸道的醫療費用,和酸雨對森林、湖泊、農作物的損害,以及對氣溫上升所造成的破壞,核能發電也需反應出處理核能廢料的代價,有些代價是無法估計的,如果氣溫繼續上升,當海水上漲 一公尺 時,三分之一的上海會沉到海堙A孟加拉( Bangladesh )一半的稻田會沈在海中造成四千萬生態難民。木材的價錢也需反應出它的價值,一九九八年長江下游的洪水造成三百億美元的損失,大大超過木材的收入,政府禁止砍樹,因為活的一棵樹是死的木頭三倍以上的價值,森林對氣候的平穩是無價之寶,一棵樹所吸收和蒸發的水分相當於一個四十平方英畝的湖。並且吸取二氧化碳,釋放氧氣,金星雖然比地球只靠近太陽百分之二十七,但氣溫卻高達攝氏七百度,因為二氧化碳佔主要成份,南美的熱帶雨林可將四分之三的雨水蒸發到內陸,四分之一流失,而如被砍掉後變成放牧草原或農地,四分之三的雨水流失,僅四分之一蒸發到內陸。

  政府在稅收和運用上需考慮以生態為主,目前全球補貼石油相關企業如汽油、汽車至少在七千億以上,這筆錢可用在開發不產生溫室氣體的能源—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和不污染的自然農耕。美國僅三個州的風力足足可夠全國的電力需求,而且成本比核能發電低。經濟專家們也建議稅收需重新調整,個人所得稅減收,增收破壞生態的工業和農業。在教育未來的主人翁,我們需教導他們如何修補生態環境,如何實踐零污染的生態農業、生態工業、生態經濟、生態飲食,重新認識人類在大自然中的定位,我們這一代是否能挽救面臨破產的生態家園,也決定是否有後代。

  七代前,一五○年左右歐洲人移民到美國中西部的大草原,為了滿足第一次大戰歐洲糧食的需求,將草原全部翻耕,耕種小麥,造成大量水土流失,一九三○的沙塵暴吹到華盛頓首府,才叫醒當政人士積極提倡水土保護,然而作物不如草原的深根野草,水位不斷的降低,化肥農業的運用使表土流失三分之一,土壤肥沃度減少了一半,井水乾枯使大草原又回復到一五○年前的荒涼,野牛又回來了,印地安人也慢慢回來了,但歐洲人的後代愈來愈稀少。一五○年前美國老祖先對大草原所做的使得後代無生存之地。

  我們也需教導下一代如何有解決問題的本領,開啟心識的方法,學習讓腦波進入 Alpha 波,這也是自我康復的波; Theta 和 Delta 是解決問題和靈感的腦波,在生活環境中避開干擾腦波的電磁波、微波、無線電波,尤其是年幼的孩子和胎兒,人為的電磁波環境是一百年前的一百到二百萬倍以上,對整個地球生態和人的健康是極大的破壞,對人的心識更是干擾。在自然環境中,出生到七歲的孩子腦波主要是 Theta ,七歲到十三歲主要是 Alpha ,十三歲以後到老死則大部分是 Beta 波,因為電磁波都至少五十五到六十赫斯以上,自然將腦波調高,而 Alpha 是八赫斯左右。小孩子身體自我修復的能力很強,是因為腦波在 Alpha 多,但如果在學校和家媢q視電腦啟用過早,則對下一代的傷害是很大的。也難怪人智學教育強調小孩子十四歲之前是不要接近電視、電腦的。

  我們自稱為「萬物之靈」,讓我們實現我們最高的本能,地球上的無數生命和無限的後代,期待我們做智慧的選擇,我們不要辜負他們。

參考資料:

  1. Brown, Lester R., Plan B-Rescuing a Planet under stress and a civilization in trouble, W.W. Norton & Co., 2003.
  2. Hartmann, Thom, The last hours of ancient sunlight, Three River Press, 1998.
  3. Benyus, Janine M., Biomimicry, Perennial, 1997.
  4. 蘇格門˙愛倫,向微波、電磁波說不,琉璃光, 20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