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達自在的王羲之

台北 余愚


  提到「蘭亭集序」,令人聯想到的是王羲之。蘭亭坐落於浙江紹興城西南郊,相傳越王勾踐曾在此地種蘭花而得名。然而,一千六百多年來,蘭亭卻因王羲之而聲名大噪,其因是羲之在酒酣半醉的狀態下,一氣呵成寫出「蘭亭集序」,此序的書法從容平和,雅淨灑脫,秀美自如,融情於景,被譽為筆力遒媚勁健,冠絕古今。連羲之自己也驚訝不已,待再臨摹已不可得,堪稱書法藝術史上登峰造極之作,也是羲之的最愛並珍藏以傳子孫,傳至第七代智永禪師,因出家無後而傳給弟子辨才和尚。當時皇帝唐太宗,是位雄才大略又兼具文采的英明君主,不僅軍事上、政治上有卓越的才能,在文學、藝術也頗有研究,更雅癖收藏字畫,曾對臣下說:「天下人要談書法只有王右軍,不提王右軍根本無法談。」(註:晉設四軍,左、右、前、後,每軍各置有將軍,右軍是其中之一,羲之任職最高的官階即右軍,故人稱王右軍。)他傾全力收集右軍的字畫,不久右軍畢生之作品大都成為其私人的收藏品,只差「蘭亭集序」令他甚為遺憾。後終派人以智騙取辨才和尚而得「蘭亭集序」。得到後,除了自己臨摹外也派人臨摹,只是臨終時遺言一定要以它為陪葬,於是此書真跡永遠埋沒在昭陵,由此可見唐太宗對王羲之的推崇與景仰。

  每次讀到「蘭亭集序」,總被王羲之那分寓情於景的情懷所感動。他從修禊會蘭亭的遊宴之樂,而後轉入死生無常的感慨,道出對人生的感悟,情景交融,渾然貼切,更顯示王羲之那種曠達,寬大的人格特質及灑脫自在的心靈世界。

  王羲之,字逸少,生長在重世族的晉代,是所謂「王謝」家族中的一員,伯父王導、王敦更是名聞於世,分別為東晉的丞相及東晉軍統帥,王氏家族在當時可謂權傾一時,熾盛隆貴。唐人詩云:「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道盡了後人對王謝顯赫世族的褒揚和傷感。但這樣顯赫的身世,並沒有讓他養成紈═l弟的習氣。他從小就立志要為民服務,不做大官要做大事,對於那群只知吃、喝、玩、樂的堂兄弟,很不以為然,雖然父親王曠深知在這樣的時代,要特立突出很難融於家族,但見他小小年紀就已心志堅定,也只有順其心願,除了親授書法並拜衛夫人習字,十幾歲就小有成就,但並不以此自滿。有一次,他走進餃子舖被店主人純熟的手藝所感動,一問,才知這位老婦已做了五十年的同樣工作,自然熟能生巧,羲之更感受到人外有人,行行出狀元,於是他更勤奮、努力,也更謙虛待人。

  羲之為人坦率不拘小節,從太尉郗鑒選婿,其他堂兄弟都矜持作態,只有他坦腹東床的典故,更顯出他的曠達自在與瀟灑的人格特質。這就是典故坦腹東床,東床快婿的由來。

  及長,他才識兼備,深得長輩的器重,朝廷公卿都喜愛他,屢召為侍中、吏部尚書等職,但他不慕名利,不喜做官,好清靜,均堅辭不受,在不得已情況下任官時,他也負責盡職,兢兢業業去達到他自己從小所立定為民服務的心願,當他任會稽內史時,適逢境內嚴重水災,人民流離失散,飢餓連連,在燃眉之急時,他寧可背負著僭越職責的罪名,開放上繳國庫糧倉的米糧來賑濟災民,表現他體恤民情的悲心;在對胡人的政策上,他更向好友宰相謝安和參政殷浩提出建言:「認為國家之安在於內外和,不宜出兵北伐。」文辭懇切感人,公忠體國殷切的心表露無遺。

  羲之有灑脫的外在風貌,時人稱王右軍「飄如浮雲,矯若驚龍」,又有豐富的內心世界,晉代玄學盛行,崇尚老莊哲學,這些對他人生、社會、自然的思考影響甚鉅,當晉室南遷,他初到浙江,見會稽山水便有終老之志。在他任會稽內史兼任右軍將軍時,先是因救災僭職放糧得罪了上級主管,再加上世族的交替,他又不願同流合污,在自覺無法繼續為民服務,造福百姓時,他不戀棧權位而勉強做官,辭官歸隱,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與東土的孫綽、李充、許詢、支遁等人以文會友,曾一同宴集蘭亭,盡情享受遊山水,戈う獐祧魽C又與道士許邁共修共食,不遠千里採集藥石,遍游了東海諸郡。他每天與山川、自然相結合,徜徉於山水之中,更泛舟出遊大海,在他的心中是滌除塵慮,接納自然萬物之美,去發現宇宙深奧的精微。表現在書法上是圓轉凝重,易翻為曲,用筆內斂,全然突破了隸書的筆意,創立妍美流便的今體書風。被譽為「龍跳天門、虎臥鳳闕」,給人靜美之感,後人稱之為「書聖」。

  除了曠達、灑脫、自在,羲之還有慈悲的人格特質,我們可從下列幾則軼事中去感受……

題扇橋

  有一天傍晚,羲之漫步到紹興城堣@座石橋畔,見一老婦人,愁眉苦臉提著一籃六角竹扇在路旁出售,大半天沒見賣出一把,羲之一旁觀之,深表同情,立刻去借來筆、墨、硯,倚在欄杆上幫老婦人的竹扇題詞,老婦見到這些龍飛鳳舞的字,頗為不悅,羲之輕聲安慰她說:「妳不必擔憂,只要說這竹扇上的字是王右軍寫的,一定有人買。」

  老婦人按著他的話去做,果然,不一會兒工夫,整籃竹扇就被搶購一空,老婦人非常感謝王羲之。後人為了紀念王羲之慈悲的善行,便把這座橋取名為題扇橋,其旁立了一塊「晉右軍題扇處」的巨碑。

羲之愛鵝

  羲之愛鵝,時人稱鵝為「右軍」,他常站池邊,觀鵝沉思,他認為養鵝不僅可以陶冶情操,還能從鵝擺動細長的脖子,所形成的曼妙姿勢中及鵝頭昂然微曲的體態上,領悟到書法執筆、運筆的道理。

  某日清早,羲之與兒子獻之乘一葉扁舟遊歷紹興山水風光,船至縣禳村附近,只見岸邊一群白鵝搖搖擺擺,羲之看得出神,不覺對這群白鵝動了愛慕之情,便想全部買回去,於是徵詢附近的道士,希望他能將鵝賣給他,道士答說:「若右軍大人想要,就請代書寫道家養生修練的『黃庭經』吧!」羲之求鵝心切,欣然答應,並為之書寫,而道士也將一群白鵝全數相贈,雙方都十分高興,足見其書法之為世人所推崇及其自在自得的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