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把「酋長」變袋鼠了

新竹 何其惠


  曾經我們養過一隻狗,取名叫「酋長」我們是那麼地愛牠,可是每次想到,又覺得虧欠牠是那麼的多。

  酋長到我們家時是隻剛出生沒多久的狗娃娃,我們用奶瓶餵牠牛奶,稍長我們用雞胸肉做為牠的主食,有時為了讓牠換換口味,會為牠炒一盤蛋炒飯,總之我們希望酋長能長得又高又壯,成為一隻壯實的狼狗。

  雖然我們很用心地養牠,希望牠跑得比別的狗快,又跑得比其他的狗遠,但帶酋長出去跑步時,牠總是很容易地扭到腳而不肯多跑。有一天我們帶酋長出去慢跑,酋長又不太肯跑了,我們稍用力地拉了牠一下,酋長哀嚎了一聲,整個身子躺了下來,任我們怎麼催促牠都不肯站起來。

  後來,我們只好向種菜鄰居借了手推車,把酋長帶回家,我們都不知道酋長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幸好我們有位學生灼華正就讀台大獸醫系,我們趕緊請她過來為我們的狗找出病因。灼華來了以後壓了壓,又看了看,告訴我們說,酋長很可能是骨折了,不過她要回學校問問她的教授。

  灼華回到學校後很快地打電話告訴我們說:「教授認為要照X光才能做正確診斷。」週末她會回新竹和我們一起帶狗照X光。

  帶狗照X光是一件大工程,新竹的獸醫院在十多年前有X光設備的不多,即使有我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因此我們打電話找到一家願意為小狗照X光的檢驗所,然後我們自己用床單和竹竿做了一個擔架。週末灼華回來了,我們開車前往檢驗所,當時堶惕今菑@些等著照X光的人,他們都以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們,我鼓起勇氣請這些人禮讓我們家的狗先照,因為狗上的麻藥劑量很低,擔心麻藥一過就不能照X光了,當時在座的人都很有愛心的禮讓酋長。X光片照好,由灼華帶回學校給教授看。

  過了兩天,灼華來電話了,她問我酋長幾歲了,我說才一歲多啊!電話另一端傳來驚訝的聲音:「真的啊!教授說以這隻狗的X光片來看,牠應該是隻老狗。」灼華建議我們將酋長帶到台大給教授診斷。

  為了酋長,我們請一天假,一早開車帶著酋長上台大獸醫院。教授拿出X光片,告訴我們酋長是大腿骨折,因為酋長有著老狗的骨質,我們非常驚訝地看著X光片,在教授解說下,果然酋長的骨質的確是比較稀薄,可是酋長明明還是隻青壯狗啊!教授問我們平時餵牠吃什麼?我們很得意地說雞胸肉拌飯,教授突然有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告訴我們因為我們給狗吃太多肉了,雞肉含磷,吃多了,狗必須釋放出骨中的鈣,來穩定磷。啊!真的是愛之適足以害之。

  酋長骨質不好,教授並不建議開刀拉直酋長已錯置愈合的腿骨,最後我們開車帶酋長回家。酋長腳傷好了之後,後腿是有些短,因此酋長跑起來總是一跳一跳的,有一次附近國小的學生,看酋長跑步的姿勢頑皮地學了起來,還高聲地喊道:「這隻狗跑起來好像袋鼠!」

  因為我們的無知,使酋長成為一隻袋鼠狗。此後我非常明白,過量攝取肉蛋奶的後遺症,而我在課堂也總是說著酋長的故事,使大家在攝取食物時知道要有所揀擇,也希望酋長所受的苦難能讓大家警惕到健康飲食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