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他一段,不在長短

編輯室整理


  療養院裡一位老先生終日鬱鬱寡歡,看他的氣質與穿著,想必家境不錯。果然,他曾經是一家鋼鐵廠的老闆,如今老了,把事業交給第二代,原想含飴弄孫享清福,誰知兒女以「療養院設備齊全、還有其他老人作伴」的說詞,好說歹說把他送了進來。關懷員好心幫他聯絡家人,希望有空多來探視,他們全以事業忙碌為藉口。老先生嘆口氣說:「我是自作自受,誰叫我年輕時只知拚事業,把他們都交給傭人帶呢!」

  這是一個真實、普遍的故事,聽完不禁引人深思,父母的功能真的只是一部「賺錢」、「簽聯絡簿」的機器?真的抽不出時間陪孩子?是不能?還是不願?

  其實,許多專家都呼籲:陪小孩,不在時間長短,而是要有恆,把它變成一種紀律!以下是幾個雙薪家庭如何「擠」出時間陪孩子一段的故事,希望為讀者忙亂的心靈,帶來一線光明。


溫馨接送情


  我是個夜間工作者,每天下班已近午夜,理所當然的,白天是我睡覺的時間,任誰都不得干擾,太太也很配合,早上靜悄悄起床、靜悄悄招呼女兒吃早餐,然後開車從北縣鄉下送她到北市區上幼稚園(下班順便把她接回來)。

  我也一直安之若素,覺得理該如此。直到前年太太因公出差,長達一個多月。我再怎麼累得睜不開眼睛,也得把接送女兒的工作扛下來,剛開始抱著勉強、痛苦的心情,載她上學的路上一句話也不想說,父女倆一路無語。

  過了幾天,女兒開始跟我說話,我有一搭沒一搭回答,這給了她「信心」,話越來越多,嘰嘰喳喳地大自學校發生的事,小至她小心靈的幻想,她像要討回過去沒有父親相陪的時間似的,嘴巴一刻也不停。很奇怪的,我內心起了微妙的變化,有點甜蜜、有點驕傲,慢慢地,隨著我們之間的對話增多,父女的感情也愈濃,她會在我上班時來電叮嚀:爸爸工作不要太辛苦哦!我也因為更能深入她的想法,一旦發現稍有偏差,就能及時導正。

  哦!原來陪她一段有這個好處,一個多月後,太太回來了,我告訴她:妳負責準備早餐,我負責送小孩上學 !

(台北 莘明)


飯廳的約會


  我在三重上班,家住台北,每天下班回到家裡,先生和兩個就讀中學的兒子已先後回到家。通常,先生會體諒我上了一天班、回來還要做晚餐的辛苦,所以他會先幫我把飯煮好,但是我要接手的洗菜、炒菜、飯後洗碗……也不是輕鬆的工作,所以,最高興聽到的話,就是先生說:「今天我們去外面吃!」兩個兒子也喜歡外食,因為媽媽的手藝實在不怎麼樣。

  於是,外食變成我們家經常上演的戲碼,這家吃膩換那家,小孩不亦樂乎,做父母的卻隨著「外食不利健康」的報導越來越多,心情也越來越沈重。一年前,我下定決心,告訴先生:無論如何,晚餐一定要在家吃!先生願意配合,於是召集家庭會議,分配晚餐工作--晚飯用定時鐘預先煮好;爸爸負責洗菜、切菜;媽媽炒菜;兒子輪流飯後洗碗。並規定餐後在飯桌上吃水果(為了避免看電視),每人要分享今天在辦公室、學校發生的印象最深刻的事。

  剛開始兒子有點抱怨吃不到外食、反而增加洗碗的工作,最受不了的是要強迫說話;不過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和父母相處時間增加了,一些功課上或是人際、人生問題的抉擇,正好可以藉機向老爸老媽討教;而父母也利用這個心情交流的時間,接軌上兒子成長的腳步,適時給予意見。

  實施一年多來,一家人現在最珍惜的就是這段時間,我們把這個心靈分享時間叫做「飯廳的約會」,如果我或先生臨時要加班,我們也一定儘量錯開,務必保持一個大人在家主持「約會時間」,因為我們怕一兩次暫停以後,可能就永遠斷掉了。

(台北 曉菁)


床邊故事自己編


  我的先生長年奉派大陸,幾乎半年才能回來一次,所以照顧小孩的責任就全落在我身上。幸好兩個女兒(四歲和五歲,分別讀幼稚園大班和中班)有媽媽幫忙帶,我也可以無後顧之憂賣力衝業績。我從事的是直銷工作,常常要等到客戶下班後才能談生意,如此一來,錯過與家人一起吃晚餐,便成為家常便飯。

  有一天,女兒幼稚園的老師打電話來:「能不能抽空至校一談?」知道一定有事發生,否則不必到「面談」的地步。老師告訴我,大女兒有幻想症傾向,常跟小朋友說一些不存在的事,譬如爸爸是醫生、家裡養拉布拉多犬、邀同學到家游泳……等等,目的是為了凸顯自己與眾不同。

  剎時反省到自己一心衝業績,已經有多久未和女兒說話了?是不是因為這樣而造成女兒在自己的世界裡編故事?那一刻起我決定要作改變。既然女兒這麼會編故事,何不就從這個開始?

  我強迫自己克服一整天忙累後的倦意,每天臨睡前一定要和她們說「床邊故事」,故事內容由我們母女合力創造,有時為了安排故事情節,三人會爭執不下,然後相約明日再來。如此明日復明日,到現在我們已經完成好幾本「巨著」,女兒也變成學校裡最受歡迎的說故事能手,因為這些故事都是坊間書藉未刊載過的。最重要的,我每天只要花約二十分鐘,日積月累,卻換來了曾經差一點失去的親情,這真是始料未及、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台中 靜絹)


客廳裡的春天


  小時候家境不好,一家四口住在二十坪不到的房子,我和弟弟共用的臥室,擺上一張上下舖的鐵床和兩個塑膠衣櫥,再無迴旋空間。因此,我們全家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客廳活動。

  記得當年用過晚飯後,我和弟弟就開始在客廳的茶几上作功課,爸爸則翹起二郎腿在一旁看報,報紙看完就看武俠小說(電視在那時還不普遍),媽媽則在廚房切飯後水果、洗碗、準備第二天給我們帶到學校的便當。

  有時功課不會,隨口就問爸爸,他也總是放下武俠小說立即到我身旁指導;遇到月考、期考時,他一定犧牲看小說,全程督促我和弟弟。有時功課早早寫好,爸爸會和我們下棋,從跳棋、象棋到圍棋,記不得有多少個夜晚,我們是在腦力激盪中度過的,現在回想起來,童年美好的回憶中,這一幕是其中之一。

  歲月匆匆三十年,我已成家立業,也是一家四口,不同的是房子比當年大了兩倍多。每天吃完晚飯,兩個兒子便迫不及待衝進各自的臥房,我猜想功課太多吧。我和太太則是好整以暇埋在柔軟舒服的沙發裡,遨遊於第四台的電影情節中。

  直到接到讀國中的大兒子被學校記過的通知,簡直晴天霹靂。不是每天都乖乖在房間嗎?沒看到他有不良行為啊!他到底在想什麼?發現對兒子完全不認識。兒時景象浮上腦際,啊!是我們身為大人的疏忽,以「忙了一天,好累!」為藉口,只想放下一切,擁有一個完全放鬆的夜晚。從未想到要去了解兒子在房間做什麼?以為他們不出門混太保就天下太平了,怎料到他沈迷電腦遊戲,導致在校與人爭奪遊戲軟體,竟然大打出手呢!

  痛定思痛,決定原版抄襲童年時的戲碼,規定沒到睡覺時間,全家人都不准進臥房,一定要在客廳活動,每個人都必須在彼此的視線範圍,可以上電腦、看書、聽隨身聽……就是不准看電視。於是,「媽,××怎麼寫?」、「哇唌I這首歌超棒!哥,要不要下載?」以前,只聽得到電影人物對白的客廳,現在可熱鬧了。看到家人親密關係更增長,我很慶幸有一個幸福的童年,讓我及時翻版,挽救生命中的大錯。

(新竹 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