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樹銀花話元宵

彰化 江寶珠


  農曆正月十五的上元暝,古稱三元夜,因為春為歲之元、正月為春之元、元宵為夜之元;又稱元宵節,是農業社會過春節的最後一天年假。這天晚上,古人大都會做大粒湯圓,合家共嘗,重溫除夕團圓,享受天倫之樂後,就得整飭心情,昂奮的迎向新的一年而努力事春耕了。

  除了湯圓外,上元迎花燈應該是節慶的主軸,這項活動由來已久,早在唐玄宗開元年間,因為天下昇平、四夷來朝,為了慶賀國泰民安,於是紮結花燈,藉著搖曳生姿、閃爍明暗的燈燭光輝行列,象徵「彩龍兆祥、民阜國強」的太平盛世。朝廷為彰顯富強而張燈結彩;民間百姓則為祈求添丁而懸迎花燈,結婚婦女更從燈腳下穿過,以求早生貴子,因為「丁」與「燈」河洛話同音;添丁發財、興旺家門,是以家家戶戶點燃希望之燈。對於上元「龍銜火樹、月讓燈光」的熱鬧景象,宋朝辛棄疾的青玉案有精采的描述: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奡M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元宵節的夜晚,燦爛的花燈,好像東風吹開了幾千顆花樹,更有人用竹竿繫著燈球,在空中甩來拋去,遠看像似流星雨。沿路上還有許多仕女們乘坐豪華的馬車出來賞燈,有鳳簫的美妙樂聲,有白玉雕成的燈台,轉動之時,光彩奪目;還有魚形、龍形的花燈轉動,宛若魚躍龍飛。而名媛閨秀,香衫鬢影,爭奇鬥艷,頭髮上戴著鬧蛾、雪柳金步搖等飾物,她們體態婀娜、步履輕盈,錯身而過,留下縷縷清香,但美麗者雖眾,作者卻情有獨鍾,千百度逡巡,不見伊人倩影,正當他把追尋的眼光收回來時,「驀然回首」,竟在無意之間看到了她。她在那裡?不在繁鬧之處,而在夜色深沉,燈火冷落的地方。古代男女社交封閉,只能在某個特殊的節日裡,男女藉機出遊,所謂「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或偶然邂逅,一見傾心,因而產生微妙的「私慕」之情,此闕詞為上元添加不少韻味。而王國維的人間詞話,將後面這三句喻為人生的第三境:言古今欲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在千辛萬苦、追尋理想,飽歷風霜後,終有所得的心路歷程,更是慧眼獨具。

  而台灣在近幾年來,愈辦愈熱鬧的台北平溪放天燈,更是將花燈活動推向極至,看一盞盞冉冉上升的天燈,寫滿了祝福與祈求,希望天神能夠看到並且賜福。這應該是現代人的巧思與創意。而龍山寺的燈展、燈謎,則最具文化氣息;燈謎最初起源於春秋戰國,是文人遣興的高尚遊戲,可說是最獨具風格的益智娛樂。

  此外還有乞求壽龜的習俗,祈求全家福壽安康;更有人趁元宵夜拜月亮,希望新的一年能圓滿幸福;還有「偷挽蔥嫁好峽」、「照井水,面較美」等特殊習俗;而漁民們也有活動:如澎湖漁民要打開船上所有的燈以祈求豐收;而野柳漁夫則扛著地方的守護神,到海中去清除妖孽,稱為「洗港」,以保佑漁民捕魚豐收,平安返航。更有那炸寒單爺的活動,相傳有位地方惡霸,叫韓單,橫行鄉里,閭民恨之入骨,卻無良策對付,有一年上元節,一位過路壯士提議:假意宴請韓單,灌得酩酊大醉,再點燃爆竹,希望把他燒死,當然以今日而言大異其趣,人們相信炸寒單爺,愈炸愈發,新的一年財源將滾滾而來;至於擲炮城的遊戲,則由台南鹽水蜂炮取而代之,聞名中外,成為元宵節最熱鬧震撼的民俗活動。

  乙酉年的元宵,台北金雞報曉的巨型燈座,勢必引來許多人潮;當然啦!你也可以到宜蘭去看看那位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寒單爺被炸的英姿;如果要有更勁爆的體會,那就全副武裝去鹽水鎮迎接炮火的洗禮;而我比較適合到孔廟去看看各種手編絕活的創意花燈,或者動動腦猜燈謎,當然在家享受熱呼呼的芝麻湯圓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