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我愛您

葡萄王生技副廠長 廖國焜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上完班,吃過飯,跟內人駕車前往位於新竹湖口的中國科技大學,一路上無心欣賞沿途風光,心裡盤算著這是什麼營隊,上課的內容又是什麼呢?滿心狐疑充滿著「問號」。到了會場附近的長安村準備右轉時,看到了指引方向的義工,啊!還有六、七公里遠,就有義工在引導了!心中升起一絲溫暖;到達目的地前,一路上看到更多臉上充滿歡欣愉悅表情的義工。進了大門,遵循引導至停車場,離報到處只有區區兩百公尺,讓我驚訝的是竟然有接駁車,哇!主辦單位真用心啊!

  進入宿舍不久,看到其他三位室友紛紛入住──服務於警政署外事組的劉安永副組長,明基電通的李文魁副理、馬士可設計公司的林彥廷總監。彼此自我介紹後,一邊安置行囊,一邊聊天,不一會兒,竟然把椅子湊近,便促膝長談起來了。是甚麼因緣際會來到這個企業成長營?有的是受太太影響,有的是同事的介紹。是那麼的自然、真誠地暢談,欲罷不能,意猶未盡,直到要集合才作罷,我們的內心有多麼的相應啊!

  六百多位學員聚集在學校的休閒與運動中心,開始為期四天的生命、心靈成長課程。戲劇「我就這樣過了一生」,震撼了每個學員的內心深處。主角李飛揚被挖角時的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到得知自己得了腦瘤,不久於人世,事業、家庭、健康到最後一無所有,想想自己是否也是這樣呢?「企業與人生」這一堂課,「舉世所有樂,皆從利他生,舉世所有苦,皆從自利起」這句話讓我思考許久而不能自已──我一定要做利己利他的事。

  次日,「生命無限、希望無窮」的課程,讓我對生命有更長遠的認知,試著去相信「生命相續」,心靈的提升、成長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不是這一世可以完成的。「觀功念恩」,教授我們轉念,先從「顯而易見的深恩」去做,如父母恩,讓我們啟發內心那顆善良、代人著想的心。「企業成功之鑰」──什麼是「成功」?只是吃得下飯、睡得著覺、笑得出來、保持健康而已嗎?應當是能夠站在企業的制高點,有先見之明,能高膽遠矚、洞察先機,得到自己想要的,再去做利眾的事情。

  第三天「關心健康、關愛世界」──慈心展覽活動,讓人回想從前在農村的蛙鳴、蜻蜓到處飛、螢火蟲四處亮的景象。我們就讓大地恢復生機吧!「無盡燈之夜」──燈的光芒雖比日月小得許多,但是只要願意點亮「心」燈,像愚公移山般,子子孫孫傳承下去,到最後人人內心都有一盞光明的「燈」。

  第四天清晨四點多,起來如廁後,輾轉無法入眠。想到七年前的這個時候(八十八年九月十二日),也就是九二一大地震發生的那一年,媽媽在天母的一家大型教學醫院,因疑似肺癌而往生。記得那是在星期日的黃昏時刻,我剛為前一日因氣喘北上就醫的媽媽,一面擦拭身體、一面聊天,媽媽突然氣喘不停,按緊急救護鈴,醫護人員急忙趕到為母親做急救,一陣慌亂,十五分鐘後醫生宣布媽媽往生了。不!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陪在放置媽媽冰冷遺體房的,只有我跟二弟,與母親結縭相處四十年的爸爸在哪裡?更想到民國八十六年,媽媽也同樣在這家醫院進行心導管手術,前一晚陪媽媽打電話回家給爸爸,希望他北上陪她,得到的回答竟是:「農忙沒空!」母親那渴求、無助、失落的表情,一直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心想:「忙什麼,哪有這樣的丈夫!」怨啊!已經七年了,我還是不能諒解。

  此時想到「觀功念恩」要從顯而易見的深恩著手,心中產生莫大的感傷。回想從我有記憶以來,爸爸對我的養育大恩。記得小時候,有一次爸爸要帶我到南部玩,搭錯北上車,火車已啟動的那一刻才發現,爸爸不顧一切,把我抱在懷奡N往月台跳,屁股因著地時的大力碰撞,致瘀青腫脹得像麵包。爸爸現在一個人住在南部,每次北上探視兒女,雙手提的不是竹筍、就是蔬菜。上個禮拜還提了四顆大菠蘿蜜來中壢呢……想到這裡,眼淚再也無法自已地掉下來。我發願:我願將心中怨恨、不諒解的這塊大石,把它拋到五百公尺外,讓它變成微不足道的小石子;不!我要把它拋到五公里、五十公里、五十萬公里外,讓它永遠永遠地消失。阿爸!原諒我,我愛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