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一定會相遇

高雄市瑞祥高中輔導處 翁士人


  說起這一次參加全國教師生命成長營的緣起,要先從我和教師營的淵源談起。如果我沒有記錯,十幾年前教師營就曾在我們學校瑞祥高中(前身為瑞祥國中)辦過。當時只知道教室被改裝成寢室,廁所改裝成浴室,大家都稱它為「佛學營」,印象僅止於此。

  後來在這十幾年間,我的阿姨──趙銀師姐成為福智團體的全職義工,每年都會寄教師營的簡章與報名表來給我;我的舅子也由於他太太在九十二年參加了全國教師生命成長營後,參加廣論研討班開始接觸福智,也曾參與大專班的義工。在這期間他們不斷地鼓勵我和我太太參加,但不知是沒有慧根還是因緣未到,我總是用「孩子還小需要人照顧」、「學校要上輔導課」或「時間無法配合」等藉口婉拒他們。

  後來在教學的生涯中,當了十幾年的國中導師,雖然我也很樂意享受那種當導師的感覺,但是就在兩年多前最後一次當導師時,有一次學生犯了重大錯誤而且是累犯,我因一時的氣憤打了學生一個耳光,過了兩節課班上同學跑來找我說:「老師,代誌大條了!某某耳朵聽不到了。」

  那時真的是晴天霹靂,一方面擔心學生耳朵,另一方面擔心家長能不能諒解,後來我立刻帶學生去看醫生,掛號完在等候看診的空檔,學生可能看到我心情不好,他竟然開口跟我說:「老師,對不起,造成你的困擾了!」就是這樣短短的一句話,給了我很大很大的震撼。後來還好耳膜破洞不大,只要沒有感染,幾個星期後就可以復原了。而學生回家也未將此事告訴家長,後來就沒有什麼事了。這時我開始思索:雖然我是為學生好才動手,但是如果因為我一時的衝動,而造成他終身的殘疾與遺憾,縱使他原諒我,我也會內疚一輩子。

  為了媽媽 終於成行

  後來我開始接觸行政工作,以前當導師時總認為教學與行政是對立的,擔任行政工作時才體認到,其實只是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與立場不同,如果我能在中間搭一座很好的橋樑,對立與衝突應該也會慢慢減少。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媽媽受到阿姨的鼓勵開始參加廣論研討班,我只知道媽媽平常要照顧祖母,也常常到處去當志工,包括每個星期固定到無障礙之家幫助身心障礙的人、參與慈濟的資源回收,當然也包括參與福智的義工、常去福智的教育園區幫忙;閒暇就看到她戴著老花眼鏡讀著書、聽錄音帶、一筆一筆寫著她的心得。雖然她只有小學畢業,但是她的學習態度可能是我看過與教過學生中最認真的,有時錄放音機故障,她也常叫我幫她修理,而我卻不知她念的正是《菩提道次第廣論》。

  有一次帶太太回娘家,舅子為了鼓勵我和太太參加教師營,半開玩笑說:「如果你們參加教師營就提供一萬元獎金。」我想,既然周遭的人都說這是個很好的研習,我就去看看到底好在哪裡吧,等我去了回來改變了,再換太太去。所以去年我就想報名,但超過報名日期而作罷。今年媽媽告訴我她可能去教師營當義工,希望我可以多找幾個同事參加,我想這是媽媽發願要做的事,如果我真的能多找幾個同事一起去參加,完成媽媽的願望,應該也算是孝順吧,所以我就印了簡章和報名表開始招兵買馬。

  我半開玩笑地告訴同事:「因為媽媽不在沒開伙,為了吃媽媽煮的飯,所以我要去參加教師營。」後來問了一下包括自己報名以及由我幫忙報名的大概有十位同事,最後都錄取了,只是有三位同事因故未能參加。

  震撼教育 感動身心

  二月三日當天到了大仁科技大學報到,一下車就遇到了大專義工寶寶搶著幫我們提行李,並帶領我們去報到,途中只要看到穿黃背心的義工,他們一定點頭大喊:「老師好!」往後幾天,無論是進禮堂上課或進餐廳吃飯,都會看到義工們列隊唱歌歡迎我們,每個人都發自內心歡喜無間斷地唱著,這是「黃背心的震撼教育」。

  在五天的課程中,最令人感動的是生命經驗的分享。分享人毫無掩飾的真誠泣訴自己的生命故事,那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直接的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我聽了之後也不由自主地流下淚來,這是「淚水的震撼教育」。

  聽了如證法師的序說「教育與人生」,我突然發現教書生涯中的困惑解開了,後來在與幾位法師的座談中,我的思緒也漸漸清楚起來,與法師的互動學習是「開竅的震撼教育」。

  這次教師營能有這麼大的收穫,一定要感謝與我同組的十一組學員與輔導員,在這五天的生活中,大家從陌生到心靈的相通,從第一晚的「小組相見歡」,大家都還很矜持,到最後一晚的「小組談心」勇於表達內心的感受與感動,我想大家封閉已久的心打開了!還記得用餐時,我開玩笑地說:「我們參加教師營學的不多,但是吃的太多。」馬上就有人說我們參加的是生命成長營,體重增加也算是一種成長,大家都會心一笑。

  同組的佳浤老師由於學校輔導課的關係,在第三天的中午就離開了,但是就在最後一晚的「無盡燈之夜」,他趕回來並參加了最後的「小組談心」,隨後又匆匆地從屏東趕回台南,因為第二天一早又要上輔導課。雖然他只停留短短兩個鐘頭,但他說他要把在這裡所受的感動化為行動,所以特意趕回來並向同組學員分享這份感動。還有美玉主任,她的副業是媒人婆,在無盡燈之夜她許了一個願:「願月老與佛祖保佑有更多善良的男女,藉由她的手來推動愛的教育,促成更多美好的家庭,延續無限生命與無限希望。」

  另外,還有一位可愛的長者念主任,第一天就分享了他本人「觀功念恩」的心情故事;然後在這研習當中,他也充當本組專任的攝影師,一有機會就拼命幫我們照相,還要我們有空去恆春讓他招待;最令我感動是,最後一天的一大早,他竟然含著牙刷跑到我的床前,口齒不清地說著:「士人!士人!快到我的房間,可以看到很漂亮的日出和風景。」那時我才醒來匆匆下床,體驗這輩子從沒有經歷過的起床經驗。最後,俊祥老師也提供了幾句話當為本組的座右銘「有緣結善緣;說該說、做該做;等待成長;本該如此。」本來大家都是來自不同的地方,經過五天的相處,竟然可以彼此打開心窗講心堛爾隉A這是「開心的震撼教育」。

  我最要感謝的是阿玉師姐──我的媽媽,如果沒有她,我也沒有這個因緣來參加教師營,我覺得這是我跟媽媽「心與心最貼近」的五天。記得在課程中看了一段台北林口國中母親節的洗腳活動的影片,片中校長對學生說了一段話:「我們總認為有很多時間可以孝順母親,明天可以,後天也可以,明年還可以,等我長大了再孝順,其實……」這段話讓我想起「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我只想說:「有媽真好!」每個人都應該回家抱抱爸爸、媽媽,因為菩薩不必外求,每一個人家中都有活菩薩!

  十幾年前與福智擦身而過,十幾年後,仍能相續與福智的因緣,實在不得不讓人感嘆因緣的不可思議。更感謝家人對我的鍥而不捨,我相信有緣一定會相遇,而我會好好珍惜這段難得的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