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明天盛」大慶祝

台北 盛紫嫣


  小時候每當閱讀報章雜誌,只要一看到有大標題「××節,全國明天盛大慶祝」,心奡N會泛起一陣興奮之情,因為我老爸的名字又上報啦!老爸很愛寫旅遊記趣,所以他還有個非常棒的筆名「曉」。哈!說得這麼清楚,應該猜得出他的大名了吧?那就是「盛天明」!

  我表姐以前常說:「要嫁人就要嫁像舅舅這麼公私兼顧的人。」真是一語道破了我爸的基本個性。老爸是道地的中華郵政公務員,不太茍言笑,照片上的他經常是一臉道貌岸然的神情。

  於公,他絕對清廉嚴正,不媚上欺下,不起私心一視同仁;他對下屬升遷考試尤其積極鼓勵,並曾在夜晚自任或外聘老師來上課,加強員工的考試能力;對郵政業務也很有見解,常毫不畏懼提出建言。每調職到新任所,他都會很認真地先觀察,很快就能合情合理調整部分員工職務,讓大家更適得其所來發揮最高工作效能。他也常在家堨H老媽的家常菜宴請各部門主管夫婦,勸勉大家感情要恩愛,夫婿升等考試時太太要多關照;最有意思的是那些不便拒絕的「年節禮物」處理方式,老爸會在一堆禮盒上做個暗號,再轉一圈送到另一位同仁手上,讓大家都能快樂過節,又不悖情誼。至今他與散居各地的老同事都還保持著當年的戰鬥情感,時有相聚,其樂融融。

  於私,在食指浩繁的大家庭壓力下,老爸每日帳目鉅細靡遺,如何節流讓他在管理上自有一套功夫。小時候兄弟姊妹領取零用金都是靠幫忙家務換來的,而賞罰也絕對分明;表姊提到有一回她完成洗碗工作後,好心地將切菜板靠在窗台上瀝乾,沒想到一陣大風吹來,菜板掉落砸破一個碗,她很委屈零用錢因而縮了水;十八年後,有一回老爸帳本上出現一行小字「娃娃打破茶杯賠五元」,原來是才念小學三年級的妹妹就懂得清廉,自首認錯,全家人快笑死了。「禮義廉恥」在我家可說是根深蒂固的家訓之一喔!

  神奇的老爸也可以讓我們在沒有冰箱的時代也常能吃到冰涼的大西瓜及黑松沙士,怎麼回事呢?鄉居院落中有一口大井,除了在井旁幫母親一起清洗、絞乾被單之外,另一個有趣的工作就是把裝了西瓜或沙士的大水桶慢慢慢慢往井底放,於是那沁涼的井水賜給了我們無限的回味。而無數個涼風吹拂的夜晚,全家人邊啃甘蔗邊聽收音機堛漱兮s連續廣播劇,那種只聞其聲的轉折劇情,更讓大家沉浸在悲歡離合的人生故事中。

  而我對老爸有特別的記憶是從騎腳踏車全家出遊開始。長大後夢境中常出現──「在峰迴路轉的山路上,有個女孩獨自吃力地踩著腳踏車輪,啊!迷路了!轉不出去了……」但現實生活中的腳踏車之旅,卻是全家人大人載小孩,高高興興騎到不同的山澗旁停下來野餐的樂趣。母親總是先挑好最佳地點開始埋鍋造「麵」,一勺勺清澈的溪水倒進鍋裡,不久,撿拾來的枯枝也燃起溫暖的柴火,當老爸在樹蔭下手不釋卷,小孩趁興追逐戲水的同時,什錦熱湯麵也快完成囉!於是配上大饅頭夾紅燒肉,全家人喜孜孜地吹著涼風席地而坐,這種情景真讓人回味無窮啊!

  老爸常調差,每到一地總是會抽空探查附近的鄉間小路,好作為以後全家自助郊遊的目標。印象很深,小學五年級時,有一回因為腳踏車數量不夠,老爸下令老弱婦孺改搭台糖小火車,到了嘉義縣「牛斗山」再跟青壯車隊會合。感覺上那只是我們一家人才會下車的荒郊野地,但走了一小段路,出現在眼前的竟是一大片紅土坡,上面是綴滿小黃花的相思柏樹林,不遠處還有荷花搖曳生姿的蓮田,咦!那不是王冕畫荷的故事場景嗎!

  老爸的旅遊癖好在退休後更發揮到極致,家族中幾乎每個人都曾受邀與他國內國外歡欣同遊,而且所有費用都由老爸一手包辦,只見他左肩背著一個小包包,裡頭是大家的護照由他集中保管,右肩則是一台大V8,走到哪拍到哪,他那種任重道遠的犧牲精神,現在想起來不禁讓我們晚輩慚愧萬分。

  老爸曾有半年時間做過我的「送飯工」,我念國中三下時,聯考壓力大,老爸就犧牲中午休息時間,提著老媽分裝好的三盒湯、飯、菜騎車到學校;當肚子餓得咕嚕咕嚕抗議時,我上課就會分心,接著眼睛就飄呀飄地飄向教室外一棵大樹,在那粗壯的樹幹邊,爸媽通力合作的愛心午餐會擺在那兒。高一住宿時,老爸又當起「腳踏車伕」,每個周六下午到學校接我回家。有一次,全班被罰勞動服務割草,在不能回家的狀況下,我還將老爸帶到女生宿舍門口,因為我有一大包髒衣服要請他先載回去;結果害他徘徊女舍門口時被教官追查,竟懷疑四十歲的老爸是我的男友,教官要老爸出示家長證明,老爸則要著便服的教官證明身分。後來在校園裡男同學碰到我時,就有人故意一搭一唱:「你是誰?」「我是學生家長!」「拿出證明來!」「豈有此理!你是誰?」「我是中華民國教官」……唉!養女兒麻煩多,一點兒也不錯哩!

  老爸非常健康,在我們眼中,他的生活規律得有些驚人。每天黎明即起,喝杯熱飲出去散步一小時,早餐後看訂閱的各類書報,給遠地親友寫信也是他一大樂趣。午飯過後看一下新聞,二話不說就去午寐半小時,客廳媥那犌釵^去探視的兒女們嘰哩呱啦大聲喧嘩,他理也不理,照睡不誤,那也是一種定力吧!他退休後第一件大事就是買車、學開車,考駕照時,教練及監考官都瞪大眼睛說他了不起,反應超級靈活。至今他已經換了三部車,還以八十四歲的高齡隔週去大賣場進貨,載回一大堆日用品、蔬果、點心。我想,早睡早起、飲食適量、保持活動力,就是老爸從不讓我們兒女操心的不二法門吧!

  人們常說:「小富由簡,大富由天。」我爸當然是前者;他怎麼理財我不太清楚,只知他一份薪水前前後後一共養活過十三位家人,那真是一項大工程。怎麼節儉呢?譬如說:在台北要去某個地方,一般人不會多想就可能隨意搭乘兩班車才到達,但我爸凡事有計畫慣了,他一定事前研究好路線,知道怎麼搭車才不會浪費車資,想來「小富由簡」的最佳定義正是如此。就這樣,幾十年下來,他幾乎沒收過兒女們的紅包,還能夠給每位出國研究進修的孫字輩一筆零用金,他喜歡說:這是「以壯行色」。當然,我爸六個兒女中他最擔心我,因為我一向都隨興過日子,沒有金錢概念,所以今年八月退休後,三天兩頭就接到老爸催促的電話,因為他比誰都關切我的財務規劃,最後終於在他「親自督陣」下做了保本保息的動作。

  想起相約和理財專員見面的那一天,正是八月八日父親節後一天,我轉搭第二趟車前往銀行,一上車就瞥見老爸的身影安穩地坐在左排座位上,頓時我的嘴角泛起笑意,安全感也油然而生,好像有了老爸,六十歲的我又可以回到孩提時代,永遠有人可以替我遮風避雨了……

  幾年前的中秋節,老爸確立了他的遺囑,兒女們人手一份,讀來是既驕傲又心酸,我覺得那是可以作為典範的一份遺囑,謹恭錄如下:

  遺囑

  1. 余身故後,遺體捐贈國立陽明大學,已辦妥志願捐贈卡(#155),捐贈聯絡中心電話:23912241。
  2. 由於子女均各有所成,所有遺留之財產,不作任何分配。交由次子小逸保管運用。
  3. 與上海郵政恰定之「曉英獎學金」,每年人民幣十萬元,以十年為期,迄民國一百年為止。交小逸執行。
  4. 淺水灣山莊之房屋,雖登記為盛文絢所有,但仍供在台兒孫共同使用。該屋應繳之房屋稅、地價稅、水、電、電話、修繕及管理費等,均於遺產內開支。
  5. 花園新城屋內之遺物書籍可整理後捐贈山地學校,堪用之衣物,捐贈慈善機構。值得紀念之衣物,移置淺水灣山莊。然後將該屋出售,併入遺產運用。
  6. 倘余往生在前,郵局月退休金停發。媽媽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盼予適當之安置,而以彼情感型之個性,不宜掌握錢財。
  7. 民國一百年後剩餘之財產,分贈慈善機構。
立遺囑人盛天明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九月十一日


  我的父親是平凡中見其偉大的人,我想用更生動豐富的文筆來描述他,但總是覺得困難重重,再怎麼回溯他一生的故事,好像也只能表達於萬一。我也好像從來不好意思當面謝謝他或誇獎他,但養育的深恩卻隨著歲月的流轉而更形珍貴,所以先寫下以上的心情,表達兒女對他的些許敬意和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