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他是我父親

台北 茱鸝


  有一天,想去訪友,走著走著,竟然下起雨來,且越下越大,巷子堙A就只有我和一位拄著柺杖的老人,正吃力的一步步往前邁進,看起來有點像中風過的樣子。

  我撐著傘,心想,我要不要替他遮遮雨呢?這個時代,太過熱心了,怕引起人家的疑問;但不幫他忙,眼看著他就要被雨淋濕,內心實在不忍,做與不做之間,還真難抉擇呢!

  我在他背後,看著那舉步維艱的身影,判斷他的年紀,大概七十來歲了吧,當我的父親足足有餘,假如他是我的父親,我會讓他淋雨嗎?

  此時我想起了我師父的教誨:在無限生命流轉的過程中,有多少人曾經當過我的母親啊!所以要把每一個人都當成自己的母親一樣來看待。我心想,有母親,就有父親,也許他也是我多生以來的父親呢!我怎麼能讓我的父親淋雨呢?

  想到此,於是我勇敢地走向前去,幫他遮雨,一面走,一面聊,知道他是去做復健的,我依他的要求,把他送到附近的郵局去避雨,中間需穿越一個十字路口,我也很自然地伸出手扶他一把,最後終於走到了郵局。雖然右肩濕了大半,但我一點都不後悔,因為我想到假如他是我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