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富人生 從心出發──專訪宏基蜂蜜賴朝賢

編輯室整理


  賴朝賢,幾十年來「與蜂共舞」,八十一年榮獲台灣省十大傑出專業農友,目前擔任埔里鎮農會養蜂產銷班班長,所出產的蜂蜜從八十年起迄今連年得獎,養蜂協會譽之為「評蜜博士」。

  這樣一位蜂蜜達人,卻在九十四年八月出現信譽危機。那陣子媒體連續報導消基會的蜂蜜檢測報告,多家蜂蜜廠商被驗出蜂蜜有摻假之虞,「宏基蜂蜜」也在名單之列,剎那之間,真是風雲變色。事後雖然證明他是清白的,但就在與消基會抗爭的過程中,他體悟到:對立只會造成兩敗俱傷,一切回歸到專業的努力,進而教育消費者認識產品,一切從「心」出發……

  原來危機就是轉機,他不再只賣蜂蜜,更設立「宏基蜜蜂生態農場」。歷經歲月吟釀,再蘊掠世醇香,且看賴朝賢「蜂」富的生命力。

  埔里小鎮好山水 拜訪精心釀蜜人

  七月溽暑,拜訪埔里山城,沿路好山好水盡收眼底。經過愛蘭橋,順著河流一路行駛,來到位於枇杷路上的宏基蜂蜜生態農場。穿越過堅實的水泥地後,清澈的能量池映入眼簾,雙腳浸在冰涼池中,暑意頓消。裡邊綠樹成蔭,充滿各色植物,產期將盡的樹葡萄(嘉寶果)更是結實累累,這是窩心的主人特別為我們的到訪而留下來的,甜美多汁,令人忍不住想多吃幾口。

  賴朝賢跟大家分享經營過程,談到早期的種種困難,真的是有點不堪回首。從小就得經常騎著鐵馬,幫父親載著一兩箱蜜蜂,到四十公里外有花蜜之處,讓蜜蜂能就近採蜜,來回一趟八十公里,兩個星期之後再走一趟把蜂箱載回來,有些養蜂人甚至就在路旁搭起帳棚,像游牧式地逐花香而居。

  走過這些艱苦的歲月,如今當然不必這麼辛苦了,一箱蜜蜂三年繁衍成三、五百箱不成問題。這一兩年國外媒體都在報導各國蜂群突然大量消失的狀況,專家認為是電磁波的干擾,影響蜜蜂的導航系統,以致造成迷航狀態。但賴先生長久和蜜蜂相處,倒是有另一種看法:他認為應該是暖冬效應,花朵無法流出花蜜,蜜蜂為了採蜜得飛越各地、四處奔波,不是「過勞死」,要不就是餓死,因為蜜蜂必須採集一千六百朵花,大約飛過六公里,才能採得兩顆小花粉,如今花蜜較少,牠們必須飛越更遠以採足花蜜。所以了解蜜蜂的生態及習性,以蜜養蜂,做好環保相當重要,他的傳承即是:小心的呵護,讓牠們好好的成長。

  在收購國內蜂蜜的同時,賴朝賢努力透過概念的傳遞,使得蜂農誠信的心態提升不少,不會因為產量減少就餵糖給蜜蜂吃,這是很值得他安慰的。

  蜂蜜的類別大致可從其香味來分辨,例如剛開花時期採的蜂蜜,味道比較清香,花朵盛開時,採的蜂蜜則較香濃;此外,不同的花,顯現的味道也不同。賴老闆說:「雖然我的蜂蜜通過農藥、抗生素以及躉簿尷瑰侅,但我不敢說我的蜂蜜是有機的,因為蜜蜂到哪裡採花蜜,我無法掌控,因此只能說是安全級的蜂蜜。」

  但這已經相當不容易了,因為農藥容易造成蜜蜂的大量死亡,環境的污染,也是蜜蜂容易生病死亡之因,所以一些蜂農往往會加抗生素,蜜蜂吃了抗生素後,蜂蜜的躉簿嶸銃q會減低,所以宏基收購的蜂蜜都必須經過三項的檢測,一是農藥、二是抗生素、第三則是躉簿嚏C一般坊間摻糖的蜂蜜,絕對驗不出躉簿嚏A因此多年來宏基蜂蜜已經建立了良好的口碑,在國內外廣受歡迎。

  賴朝賢養蜜蜂,也從蜜蜂生態中學習很多做人處事的道理。例如九二一大地震,他人在加拿大,聽見台灣發生大地震,且「埔里夷為平地」,心急如焚地趕回家,當時心想:「只要有命在,什麼都不要計較。」回家後本以為這些蜜蜂應該都死了,到達養蜂場,蜂巢果然東倒西歪,但是仔細一看,眼前的景象令人驚奇──蜜蜂已經在採花粉、花蜜,蜂王還是持續在產卵;工蜂將擠壓在一塊兒的蜂巢清理好了,已經到達可以正常生活的地步。才幾天的時間,牠們可以做到這樣,從中可以了知,蜜蜂是隨時隨地就定位,就現有的環境從新出發。

  為什麼蜜蜂每天要採花蜜?因為今天不採,花朵明天就枯萎,牠們就採不到花蜜、花粉。為了延續下一代,蜂王還是持續在產卵,蜂巢裡有一群蜂嗷嗷待哺的幼蜂,所以蜜蜂們從不懈怠。賴朝賢從中得到很大的啟發:我們應就像牠們一樣!於是不再等待政府的救助,開始自行復建,宏基蜂蜜以這個觀念獲得各界肯定,並成為災區八縣市業者的典範。

  假蜜事件傷害大 抗爭對立無濟事

  就在宏基一切都頗為順遂之際,民國九十四年八月,發生消基會事件,媒體報導得沸沸揚揚,公司人員一天到晚接電話,全是來罵人的──宏基專門騙人!業績,從每天一、二十萬,掉到每天一、兩萬,真是慘不忍睹。賴朝賢說:「廠長哭了三天,第四天他跟我說:大哥,我們不用怕,我們經營那麼久,從來沒有摻入一滴假的,我們去抗爭!」員工憤憤不平「主戰」者多,所以他就召開記者會開始「反攻」,並花了一百萬元重新做檢測,更提出五百萬的保證金,假如摻假,五百萬沒收。

  那次消基會是委請台大實驗室檢驗,檢測以蔗糖含量判定真假,宏基被驗出的蜂蜜含蔗糖百分之八.二。本身具有國家評審資格經歷的賴朝賢認為這種檢測方式不正確,假蜜只是果糖加上香精、色素,所以根本檢測不出蔗糖,而天然蜂蜜在活性蘆甄鉥咫U會產生少許的蔗糖。

  賴朝賢說:「我不是否定台大,我只是想表達我沒有錯,而是消基會錯了!但是消基會創會二十五年以來,對社會貢獻很大,在社會上也博得很多人的信任。後來我又找了立法委員,和消基會大戰幾回合,結果是兩敗俱傷。」

  還好,此時有人雪中送炭。事情發生後,里仁公司開發人員,立即前去關懷,宏基提出種種檢測報告,里仁人員聽過說明後也採取相信的態度,保留可讓宏基申訴、查明之路,在事情未明朗前先不下架、退貨。支持廠商,願給時間查證,對消費者方面,里仁本著誠信原則,接受消費者的詢問,若消費者仍有疑慮,里仁也接受退貨。賴老闆說:「當時如果沒有里仁,我一定會倒,在那種情況之下,里仁就像我的精神支柱一般,一路陪著我面對風暴。在這之前,我只把他們當成客戶,但是那時候看到這群人這麼善良,我問自己:『為什麼到現在才知道?』那種感覺──馬上就能信任我,那種感動,是說不出來的。」

  原來很想平反,也想提告訴,後來了解對立只有傷害愈來愈大,每一次抗爭後就是遍體鱗傷,所以終於覺悟:「絕對不要去抗爭!」不過也因此事,讓賴朝賢對蜂蜜這個產業愈來愈了解,摸索出很多專家學者所不知道的,現在他很自豪地說:「我們的蜂蜜每一瓶都有產品代號,就可以看得出農夫是誰、產地在哪裡。」

  從消基會事件,他也學到:「如果我們有錯就馬上道歉,馬上修正,其他不要多講;如果我們沒有錯,不要吵,一吵局面會更糟糕。」

  找到生命皈依處 心懷感恩分享愛

  這一事件後,賴朝賢與里仁人員有了更密切的接觸。不僅開發評鑑部門,也包括賣場、物流、商品管理等等的人員,都陸續來埔里關懷,一波波的暖流,讓他逐漸了解里仁事業的核心精神──誠信、互助、感恩;良性的產、銷、消三者關係。

  漸漸地,他後來不想再提告訴,因為考慮到此事件若再爭辯誰對誰錯,只會增加對自己、對消基會、甚至對整個產業的傷害,更可貴的是他能體會到消基會除了應更嚴謹、審慎處理發布的檢測報導以外,也肯定其存在對消費者的把關與幫助,仇恨對立之心一次次消弭,甚或取代以體諒感謝之心,後來即使有些媒體想再來平衡報導,他都不想要了。

  他也日漸理性看待「蜂蜜摻假」這件事,過去他會教人如何辨別真假蜂蜜,但是現在他不再這麼做了,因為,那是很負面的,每一次講都會被「叮」得滿頭包,落得裡外不是人──賣真蜜的業者說,做這一行已經很辛苦了,你還在那裡吹毛求疵,教人家選最好的,那較差的怎麼賣?賣假蜂蜜的人則說,你講你的是真的就好,幹嘛教人辨別我的是假的?

  他一直思考如何做,才不會因他一直強調自己是純蜂蜜,而打擊了別的走低價位、摻假的廠家,如何做才能讓大家都有一條生路可走!因此他決定走教育路線,與其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於是開放農場,不斷接見一批又一批訪客,告訴他們有關於蜜蜂的種種,讓消費者了解製造過程,他也認同里仁所做的「誠信分級」,讓消費者清楚用什麼價位買什麼等級的東西。

  賴朝賢夫婦也在里仁義工的鼓勵下,開始學習佛法,找到生命的導師──日常老和尚。以前賴朝賢只拜祖先,不拜神明,但是在宏基最艱困的時候,有一天夢到「自己坐在驚濤駭浪的船中,突然空中出現一片祥光,我就從那片祥光中走下來……」學佛之後,他知道這就是佛菩薩的保佑,才能安然度過難關;而且也了解業果的道理,他深信,如果以前沒種過這個因,怎麼會得這樣的果?因此對於一切的紛爭,他釋懷了,認為只要一心造善,很多的好事都會跟著來,自己的生命也跟著轉彎。

  他說:「消基會事件,讓我回到師父的懷抱!記得有一天晚上,耳中突然聽見師父說:『你的生命到底皈依在哪裡?什麼時候是轉折?』那時我完全醒了,我心想:『師父怎麼到這個時候才把我叫醒?』過去就讓它過去吧!凡事向前看,跟著師父走,心裡很寬敞,而且很豐富。我已經找到生命的寄託,這個才是我要的生活。從此以後,我還要和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健康、安全。在我有能力的時候,我要學習如何擁抱大家,不再以賺錢為唯一目的。」

  現在的他,除了呵護蜜蜂外,對任何的生命都抱著尊重的態度,農場中有蛇來吃雞蛋,他會跟牠溝通,小心翼翼地移走牠,他認為只要了解動物的習性,牠們是可以全力配合、互動的。此外,他也全力整治農場旁的小溪,他覺得欠這條溪太多,因為當年為了生活,晚上常在溪中捕魚、電魚,以貼補家用,如今歷經風風雨雨,當塵埃落定,也該是回饋的時候了,就像他的農場手冊裡邊寫的「我們的定位──蜂農的榮譽與定調再也不是產量,而是質量與能量,安全健康、愉快享用。」以愉悅、分享的態度來經營這塊農場,以誠信互助的心來面對消費者,這也應是宏基蜂蜜的能量之一吧!

  編按:

  宏基蜜蜂生態農場

  地址:南投縣埔里鎮枇杷路52-1號

  電話:049-298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