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麗的邂逅──專訪川永生技休閒農場

高雄採訪組


  諾麗(學名Morinda citrifolia 簡稱Noni)就是中國古書記載的橘葉巴戟,屬於雙子葉茜草科植物,這種熱帶果實開白色小花,它的聚合果後熟、發酵後,富含賽珞寧原及賽珞寧轉化纂A兩種物質會在大腸內形成對人體重要而且有益的「賽珞寧」,是人體必備酵素之一,持續飲用能強化身體,增加細胞膜化孔的通透性,換言之,有益細胞的活化。

  美國的Johns Hopkins醫學中心的營養學專家所羅門博士特別以諾麗做臨床實驗,證實諾麗中的賽珞寧對癌症、過敏、心臟病、疲倦、失眠、健忘有大幅度的改善;它也含「斯可朴拉丁」,這種生物鹼對糖尿病及高血壓頗有裨益。

  關懷老人 一段美麗的邂逅

  目前風行的保健飲料諾麗果汁多由大溪地進口,所以在里仁架上找到本土的諾麗果茶及諾麗吸凍,頗為驚訝,所以特別拜訪它的出產地──屏東內埔東片村的川永生技休閒農場。農場主人徐榮銘栽培諾麗果樹已多年,他怎麼會選擇種植諾麗呢?說起來還是一個有趣的因緣。

  徐榮銘接下父親的農場,因為學佛不忍傷害眾生的緣故,從減農藥到轉作有機;因為社區人口老化,他年紀輕輕就擔任社區理事,對周遭老人家的生活與健康一直很關注。他的弟弟在台北當中醫師,每月固定回南部看診,還為村裡的老人義診。

  多年前村裡有位老太太在醫院檢查出肺部有腫瘤,徐榮銘的弟弟為她看診開藥,由徐榮銘定期把藥和熬煮五穀雜糧的飲食送過去。三、四個月後老太太到醫院回診,發現腫瘤不見了!徐榮銘以為是他送的配方很有效,老太太的先生拿出一顆諾麗果,半開玩笑的說:「我老婆的腫瘤不見了,不知是你的藥效好?還是我這個東西好?」

  不管是哪一種效果好,總之中藥、五穀雜糧、諾麗果三種搭配起來,讓老太太身體愈來愈好,足見諾麗這東西不錯,徐榮銘詢問:「我有農場可以種植,不知道能不能要得到種苗?」老先生慷慨地送他一千六百多顆種子。

  徐榮銘一邊積極收集相關資料,在南台灣的墾丁也有台灣原生種,只是最早人們並不了解其用途,直到近幾年來大溪地諾麗果汁及相關產品進口推廣,才開始受到大家的重視。徐榮銘用老先生送給他的種子,自行繁殖種苗。有感於自己的知識及經驗不足,他向住家附近的屏東科技大學尋求協助,屏科大的教授對諾麗非常感興趣,甚至希望建立台灣土生土長的諾麗對人體實際療效的臨床實驗報告,於是雙方展開合作。

  佛法薰習 逐漸轉作利自他

  徐榮銘學的是汽車修護,兄弟共三人,大哥經營餐飲店,小弟是中醫師,父親的農牧事業就由他承接下來。父親的三甲地,除了種植水果、牛蒡、檳榔,並畜養豬、牛、鴨等,退役後接手農場,自己看書研究土壤學及農作資訊。

  父母耕作的方式造成土壤流失,檳榔噴藥讓周圍的生物蒙受其害。十年前徐榮銘開始學佛,不再養經濟動物,也不想種植會致口腔癌的檳榔,轉種檸檬、萊姆、香草,曾經種過一甲地的香草,單價在七個月內,由兩百元下降到五十元,毫無利潤可言。而檸檬易生蟲,一個月需噴藥一次,萊姆帶刺,採收時需跪著、趴著採收,每次採收母親總會來協助,老人家不堪勞累,所以弟弟就得回來幫母親看病。有一次弟弟勸他:「檸檬、萊姆一年收入才二十萬多,累壞了母親,值得嗎?而且噴藥遲早也會中毒!」他衡量利弊得失,最好改種有機。本想局部改種有機,到興大參加慈心的農友說明會,認同慈心不殺的概念,所以決定全部有機耕作,現在已通過慈心驗證。

  規劃實踐 不疾不徐有次第

  徐榮銘為人謙虛內斂、不多話,做起事來不疾不徐有次第,是位實踐力行的人,譬如他想把檳榔改種無患子,並非大刀闊斧將檳榔整個鏟掉,而是先把無患子種在兩排檳榔樹之間;檳榔樹可以幫無患子遮蔭、擋住強風,兩年過後,無患子茁壯了再砍掉檳榔樹,檳榔樹的經濟價值與水土保持同時都兼顧了。

  緊鄰著徐榮銘自家的土地,有塊約一甲多的果園,鮮豔的天堂鳥花為樹籬,一邊種桑椹,一邊種諾麗,綠草覆地,處處可以看到蚯蚓的土堆,空中蜻蜓、鳥兒自由自在的畫弧,處處生機盎然,讓心情不知不覺地放鬆、雀躍。

  園中諾麗果樹有台灣原生種、大溪地種及印尼種,以印尼種為最多,產期長達九個月,大約每半個月採收一次,整株都有價值。印尼種的果實大,果肉、果膠多,而且味道沒那麼嗆,熟透發酵的果實成米黃色,色澤也比較美觀,但不耐寒,只要寒流來襲或日夜溫差較大就凍傷了。不過透過優生學的汰弱存菁,現在有三十幾株連續三年安然度過寒流,徐榮銘把這些耐寒的品種當母株,視若珍寶,特別命名為「祖母綠」。

  開發產品 尋覓最佳的拍檔

  有一年,當諾麗成熟後,他將果實摘下來放在桶中發酵,沒想到在釀製的過程當中,諾麗的果實竟然這麼濃稠!一直過濾不出汁液來,而市售的諾麗果汁很稀,而他的諾麗果汁為何如此濃稠?他一直想辦法克服難題。再則,釀出的東西,除了又酸又澀,味道又異常難聞,誰能接受呢?雖曾經試著加水稀釋,然而臭味依舊,只是稀釋了酸澀度而已。他發現經過完全發酵的諾麗,異味降低不少,於是再接再厲,嘗試搭配蘋果、橘子、柳丁等多種果汁,終於找到了最佳拍檔─桑椹果汁,諾麗原汁帶著酸澀的味道,而桑椹汁有著酸甜的口感,兩者的顏色相當接近,味道融合之後,不僅去除了異味,更添增諾麗的丰采,兩者簡直是天作之合的絕配。

  諾麗果樹每年都需修剪枝條,他認為拋棄枝條很可惜,既然是佛菩薩的賜予,這一整株都是珍寶,一定有用途要善加利用,加上弟弟不時提供他建議,於是將諾麗的根、莖、葉、花、果,全株都派上用場,烘乾後切成細末,裝成茶袋後就是諾麗果茶,熱開水沖泡就能飲用,也可搭配糕點、點心,也是下午茶的好組合,除了茶香還有獨特的韻致,可以幫助消化,加強代謝功能。

  徐榮銘想讓諾麗的產品更多樣化,尋求製造諾麗吸凍的可能性,透過里仁介紹三福公司。農場內有機栽種的諾麗果實,經過長時間發酵過程,嚴謹的初級前處理後,再委託三福公司加工製造,多次的實驗後,讓人一口就可滿足的吸凍誕生了。它是利用製作諾麗果茶的原料,即諾麗的全株烘乾、切碎後,加水稀釋,再加入適當比例的桑椹汁、海藻膠、有機二砂糖而成,不含添加物及任何防腐劑,諾麗本身就有特殊賽珞寧元素,有殺菌作用。吸凍的味道含有淡淡的諾麗花果香,像飲料又像點心,不用擔心老人、小孩會噎著,可說是老少咸宜。

  這麼大一片地,一個人怎麼耕種呢?他將農地分成四個作業區,有規劃地整理,邊持佛號邊耕作,他的心是這麼真誠地念,連割草機的噪音在他耳裡聽起來都有佛號的抑揚韻律,一邊工作一邊修行,「整理完後,回頭看看,很有成就感!」這是他對工作的輕描淡寫。除了忙自己的園子,他還要關照村子的老人家呢!

  健康長壽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台灣農村年輕的就業人口外移,留下的老年人比例就更高。徐榮銘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看他所收集的德、日兩國老人福利政策,就知道他對老人的健康、居住、經濟、休閒等問題頗為關注;不過礙於個人能力有限,目前只把有機農場朝休閒農場來規劃經營。

  他怎麼招呼村里的銀髮族?除了低價或免費供應有機食品、穀物及諾麗產品等健康食品,分享有機理念,他也結合社會資源,如請醫院支援健康站,辦理為老人量血壓、健康諮詢等服務,針對老人養生、保健提供一些幫助。不過,養生的概念只照顧身體,也只能利益這一世的生命;一般老人家畏懼死亡、忌談生死,唯有結合宗教,才能真正讓他們心靈有所寄託,甚至關懷他們的無限生命。

  學佛這些年,他常有機會參與臨終關懷或助念,想到自己村裡的老人家同樣需要關懷協助,他便和他的國中老師黃俊秀老先生在村子成立「東片聽經班」,引導老人家誦經念佛、說因果故事及討論生死問題,每個月還會帶著這些老人家參加放生、法會,讓他們看看外面的世界。因為課程非常豐富,老人家學得很快樂,成員愈來愈多,現在已擴大為四十幾人的「東蓮念佛會」,定期講經,若有村民往生,這個念佛會從臨終關懷、助念、入殮、做功德到出殯完整協助,令生者、死者兩無遺憾。

  徐榮銘目前忙著把農場規劃成休閒農場,如此一來,念佛會的老人家就可以走到戶外來活動,甚至農場也可提供他們平價的營養午餐,解決日間老人家獨自在家用餐的不便,並與當地醫院結合,附設健康站,為老人家量血壓及健康諮詢服務,安頓他們身心。除此之外,他還組織了志工團,為臥病、坐輪椅、行動不便的老人及身心障礙者送餐服務,希望從東片村開始,推廣到其他社區;更與政府關懷老人的政策配合,為低收入戶及單親家庭的老人付出一點心力。

  多年來的引導,老人們感覺自己的生活愈來愈有尊嚴,且多已能坦然面對死亡,而家屬也能學習放下難捨的親情。有一對七十多歲的恩愛夫妻,老太太過世後,老先生痛不欲生,徐榮銘安撫他一起為妻子祝福,兩個鐘頭後,老先生說:「佛號化解我思念的痛苦,心境清爽多了。」徐榮銘說:「這就是佛法的力量,每個人都會老,有一天我也會老,所以這樣做也是為了自己。」

  徐榮銘以永續經營的模式來經營事業體系,希望諾麗產業成為屏東內埔客家社區的特色產業,同時也實踐他的理想;建構「健康長壽村」是他勾勒出來的願景,他隨分隨力地朝這個理想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