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滿星星的天空──慈涵有機農場

台北 木捷


  夏日的太陽脹紅了一張臉,也脹紅了一身樸實的澎湖農友鄭彩蕊,她親切地就像鄰家媽媽,熱心助人。原本不喜歡農耕的她,觀念一轉變,很快地就投入有機栽培,而現在讓她最引以為傲的是:「我是種有機的喔!」

  突破習性 展開有機新生涯

  以前在建築工地拔除模板鐵釘的鄭彩蕊,於二○○○年經由弟弟的介紹,來到福智基金會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沒多久,弟弟就建議她種植有機蔬菜,她直說:「你有沒有搞錯,我最討厭務農,竟然叫我去種菜!」上課之後,同伴們也常勸她種有機,連慈慧農場的原開拓者,人稱「柯爸爸」的柯金水農友也說:「你要來種有機啊!」她不了解大家的心意,也實在不願意與鋤頭為伍過日子。

  在一因緣中,鄭彩蕊獲悉日常老法師推動慈心事業,因為農藥、化肥引進全省四十多年,傷害土地非常嚴重,許多土地都種不出作物,人類最後只能面臨毒死、餓死、戰死這三條路。老法師的一席話,讓她突然覺醒,可是內心還是很掙扎,幸好有柯爸爸的鼓勵,展開她的有機耕種生涯。鄭彩蕊原本出身農家,記得小時候母親都會叫她幫忙除草,長期彎著腰,低著頭除草,她就會感到頭疼,這是她不喜歡務農的主因,沒想到世事多變,農耕這差事注定她這輩子躲不過。

  剛開始耕種的時候,先生口口聲聲不贊同,可是他的一雙手卻沒閒著,他們開始徹底清除銀合歡及堅韌的雜草。先生在除草時,村人叫他用殺草劑就好了,何必那麼辛苦用人工除草,他說:「殺草劑不能用,我們不做這個。」先生漸漸認同有機耕作後,成為她的得力助手。之前,先生覺得農耕很辛苦,卻不足以溫飽,但想到有機耕耘是一種良心的事業,而且這是父親生前留下的土地,不忍荒廢,想想還是接手來耕種。雖然辛苦,但還好不靠它過活;後來,先生做出興趣,投入的時間也愈來愈多。有一次,鄭彩蕊的母親生病住院,她陪伴母親一個多月,先生看在眼裡,體諒她的辛勞,便主動幫忙農場大小事務,現在,幾乎整個農場都是先生在經營管理。

  禮輕意重 好東西分享好友

  天空布滿著朵朵的雲彩,笑意也布滿著鄭彩蕊的臉龐。二○○二年慈涵有機農場通過慈心驗證,將近三分地,大部分種植紅蘿蔔,與澎湖里仁契作。她發現紅蘿蔔比較沒有蟲害,葉菜類蟲害比較多,她以平常心看待,不刻意防治,蟲兒要吃就讓牠吃,她心中想著:「這個契作的紅蘿蔔是有任務的,契作是因應市場需求,估算出一年的需求量,然後才分配農友去種植,若我沒達到所分配的生產量,市場上就不夠用了。」她一邊澆水,一邊送祝福給紅蘿蔔,這是健康的食物,大家吃得高興,她也歡喜,希望紅蘿蔔長得好,市場的供應才會足夠。

  鄭彩蕊一邊向來訪的友人述說著農耕經歷,一邊迅速地拔著紅蘿蔔,希望快一點裝滿簍,因為今天這批紅蘿蔔不全是要交澎湖里仁,有一部分是要分贈給遠道而來的友人,她靦爬a說:「今年的紅蘿蔔比較晚種,又遇寒害,所以長得比較小。」禮物雖小,但情義重,她以最好的東西,與好朋友分享。

  農耕經驗 找出防治的方法

  晚霞穿上彩衣,趕赴天庭的盛會,玉米螟摩拳擦掌趕赴農田,大快朵頤一番。玉米螟是農友最頭痛的一種蟲害,玉米長高抽穗時最容易入侵,把玉米啃得亂七八糟。有機耕作的防治大多採用自然的方法,一種是利用天敵寄生蜂來捕食玉米螟,雖然安全卻無法立即見效。另一種則是運用天然資材蘇力菌來防治。面對嚴重的蟲害,鄭彩蕊依然沒有防治,從農耕經驗中,她發覺蟲害也有季節性,一般來說,天氣愈熱愈容易遭蟲害,大約五月蟲害就多了。而澎湖玉米螟的危害可能會慢一點,如果玉米早一點下種的話,就可以躲過蟲害的侵襲。

  這天,慈慧農場的柯信義大哥也隨行來訪,他特別補充說明,慣行農法就是憑經驗來防治,玉米抽穗時,撒下農藥好年冬,藥效長達六個月以上。原本澎湖湖西地區的地瓜品質很好,有一陣子,台灣的速食店需求大量地瓜做成薯條,於是跟澎湖契作地瓜,而農友種的地瓜,來不及供應台灣速食店的需求,於是撒下好年冬,讓地瓜長得很漂亮,得以豐收。後來農民也把這種方法用在玉米上,把好年冬的顆粒點著在抽穗的地方,藥量沒有控制,全憑經驗,雖然防治蟲害很有效,但整顆玉米都是有毒的。

  滿天星星 帶來光明與希望

  以前有機農友默默地耕耘,現在澎湖縣政府開始重視有機,邁開有機耕作的步伐,她想再認領土地的話,只怕自己做不來,可是若不參與的話,又不知人家在做什麼,她當然也要跟上腳步。從排斥農耕到積極參與,她,真的改變了。

  遠天,星星像燈火一盞一盞的亮起。日常老法師改變了柯爸爸的想法,柯爸爸因而從事有機栽培,柯爸爸改變了鄭彩蕊,彩蕊改變了先生,先生也開始對親友講說有機的好處,並分贈有機蔬果給同好的人,大家漸漸認同有機耕作,就像一顆顆閃亮的星星,漸漸布滿天空,帶來澎湖有機耕作的光明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