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從不是簡單的事

新竹 慈妤


  「天空之旅」每一場都帶給觀眾許多感動,特別是年輕朋友對父母懂得感恩、想要回報,尤其讓人欣慰。以下就是三篇學子心得,邀您一起走進他們的生命世界,共享成長的喜悅。

  「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康,姊妹兄弟很和氣,父母都慈祥……」我輕輕地唱著這首耳熟能詳的歌謠,記憶中那個深深的遺憾,也悄悄的被勾動著……

  陶瓶的苦汁

  小時候家境還算富裕,但父母常常爭吵。小三時,媽媽帶著行李離開了家,爸爸埋首工作,每天不見人影。

  大家都對我說:「慈妤啊,爸爸那麼忙,你是姊姊啊,要好好照顧弟弟妹妹喔!」「你長大要做個乖孩子!」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做?而且很害怕!不得已之下,我擔起長姊如母的責任──比如學著下廚,有次把僅有的錢買了包起司回來,當成麵條煮,結果變成一鍋白白的湯;弟弟喊餓時,我就拿出餅乾,教他想像成好吃的飯菜。

  老師知道媽媽不在我身邊,特來關心,我就故作堅強地說:「老師,您放心,媽媽會來看我,還會拿東西給我吃;爸爸也很疼我,會拿錢給我。」其實心裡想的是:「我才不要你們的同情,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

  隨著父親不停地換工作,我們幾個小孩也不停地轉學,適應新環境。國中時被安置到鄉下的阿公阿嬤家,半夜常被大人的爭吵聲驚醒。

  媽媽若打電話來關心,阿公往往很不高興,叫我掛掉電話:「不要跟她講話!她都不要你了,還跟她說什麼!掛掉!」如果發現媽媽悄悄拿東西給我,阿公更會暴跳如雷,所以我往往要把媽媽給的東西先借放同學家,每天一點一點拿回去,假裝是不同的同學送的。

  有時候,我耍孩子脾氣,不肯收下媽媽給的東西,她就很憂傷地說:「你是嫌媽媽的東西不好嗎?」媽媽不知道,我為了拿這些東西每次都要說謊,好累!好煩!我真的不喜歡這樣躲躲藏藏地騙阿公阿嬤啊!

  升高中時的一天,無意中看見戶口名簿上,爸爸的配偶已經不是媽媽的名字。「這是誰?爸爸又結婚了嗎?我怎麼不知道?那我們怎麼辦?」慌張不安、被遺棄的感覺,讓我的心陷入黑暗。

  爸媽各自有了家庭,跟爸爸見面的機會更少;媽媽生了一個新弟弟,她要我好好用功,以後要教新弟弟;阿公阿嬤持續爭吵,妹妹越來越暴躁,弟弟越來越安靜。曾經看過一本書,它的形容很貼切我當時的生命──像一隻窄口、長頸、寬腹的陶瓶,把所有的一切都塞在裡面,甜的、酸的、苦的、澀的,都塞在堶情C在時間中釀成一罈酒,日復一日,變成酸液苦汁,倒也倒不出……

  生命的貴人

  高中的時候,生命出現了一位貴人,我的地理老師。

  「各位同學,老師今天想要跟大家講的是『魚餌』的概念。你們知道嗎?我們的生命中有好多包裝著美麗外表,但是背後隱藏的可能是讓你痛苦的東西。例如我們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廣告,說只要買了什麼就會得到幸福。仔細想一想,真的能因此快樂嗎?還是會帶來更多的煩惱與負擔?你們還年輕,但是要記得老師的話,人生中有很多魚餌,你們要學習認清真相,凡事做正確的抉擇,才會越來越快樂!」

  老師的話很有智慧,啟發我心中的光明,奇妙的是我的問號越來越多:「怎麼樣才能知道世界的真相呢?什麼是人生最需要學的?我喜歡幫助別人,應該怎樣做才最好?」因為地理老師的引導,我們班的向心力越來越強,加上後來一位同學生病,大家開始認真的思索生命的意義。畢業前,當老師推薦我們利用暑假參加福智大專營時,許多同學都一起報名了!

  走出孤寂

  在大專營,我遇見了一群非常棒的人:小組員、小組長、帶組老師以及義工,更重要的是,聽到了許多法師及老師的教導及分享,我開心不已,覺得能夠來大專營真是好極了!但是,當我們學到「觀功念恩」的那個晚上……

  「慈妤,你可以分享觀功念恩的經驗嗎?」

  我好為難,因為我可以對其他人觀功念恩,但對爸媽,真的沒辦法……

  當天晚上,我第一次打碎了心中的苦罈子,把那些苦澀的、不想去面對的生命,完整地告訴了大家。老師跟同學給我的擁抱,讓我有種被支撐的感覺。帶組老師說:「慈妤,你才十八歲,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的眼淚不停地流下,第一次有人這麼對我說,第一次感到被他人全然包容,生命不再孤寂。營隊結束的回程,我鼓起勇氣撥了通電話給爸媽。

  「媽媽,我參加了一個營隊,營隊裡面教我們要對父母感恩。媽媽,雖然我不喜歡你跟爸爸,可是,我要謝謝你們。」隨即掛上電話,因為心中的情緒好複雜、好複雜。

  發現父母的恩

  大一的生活繁忙,仍不時接到媽媽關心的電話:「上大學了,仍要好好唸書。你要用錢,我會跟叔叔拿,再想辦法給你…」

  以前我聽了會嫌煩,但持續上福智大專班課程後,知道要認真聽媽媽講話,但最多只能做到不討厭爸媽,還沒有辦法對他們觀功念恩,好像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跌倒、挫折中走過來的。

  二○○九歲末,為了要籌備竹區大專班的「感恩禮讚」,我跟同學們一起學習觀察父母親、老師的恩,還聽了日常老和尚的開示,老和尚談到他小時候,母親是如何關愛他,這番話讓我印象深刻。仔細想想,爸媽要照料我幼小的生命,應該很辛苦吧?因為對小時候的事沒什麼印象,所以打電話給媽媽,請媽媽說一些以前照顧我的事。

  結果媽媽哭了。她說,小時候我腸胃不好,半夜都要帶去掛急診。以前聽這些話,會覺得她在騙取我的同情,這次認真地聽,竟然可以感受到媽媽的好,真的有感恩的感覺了!

  隨著每次「感恩禮讚」培訓,我愈來愈喜歡父母。日常老和尚說,當母親的對孩子都是「一切損害悉皆救護,一切利樂悉皆成辦。」想到媽媽懷胎的不方便,剛生下我時作息又備受干擾,何曾埋怨過?啊!媽媽是愛我的,只是不懂得怎麼愛?

  老師說:「看一個人不要看他的是非,要看他的苦樂。」爸媽工作賺錢難,很苦;結婚了不會相處,很苦;在社會上和別人摩擦,很苦……所以才會不小心傷害到孩子們。

  我變得有耐心聽媽媽說話,聽她話裡真正想表達的意思。其實,她很愧疚,也需要我的關心。很高興日常老和尚給我這麼好的學習環境,讓我在大專班成長很多,更明白「愛」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現在的我想更加充實自己、努力學習,有一天能回報爸爸媽媽的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