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花木蘭談起

台北 慧嚴


  時序從福「虎」生風進入了「兔」飛猛進的一年。開年,中國人總習慣要在十二生肖上做做「文章」,網路上早已幫閱聽大眾找好了與「兔」諧音的吉祥成語,像是「揚眉兔氣」、「前兔似錦」等等。

  「撲朔迷離」的智慧

  中國文學裡不少以兔為喻的故事,如高枕無憂的「狡兔三窟」、戀棧權勢的「兔死狗烹」、浪漫色彩的「白兔赤烏」……而個人最感興趣的是《木蘭詩》末尾四句:「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讚嘆作者細說從頭地,將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的緣起、過程、結尾交代得清清楚楚之餘,又耐人尋味地添上這一筆。

  「雌雄莫辨」在動物界實屬少數,公孔雀有漂亮的羽毛,在求偶或防禦時會展現開屏之姿;雄獅有毛茸茸的鬃,讓牠看來雄壯威武;公雞頂著鮮紅碩大的冠,走起路來雄赳赳氣昂昂;公鹿有樹枝狀的角(母馴鹿也長角,但小很多);狗兒從解尿姿勢可一窺究竟……可愛的兔子雖然從性徵一帶即可分辨,但誰沒事往那兒看呢?

  《木蘭詩》中提供了一個分辨的方法:如果抓住兔子的耳朵把牠提起來,那麼好動的雄兔就會不安分地亂踢,而好靜的雌兔常將眼睛瞇起來休息。(這是文人學士對「撲朔」與「迷離」的詮釋,民間另有說法,然不影響文義。)但如果兩隻兔子一起奔跑時,人們就很難分辨雌雄了。

  《木蘭詩》作者用雄兔、雌兔平常時容易分別,但奔跑時就難以辨識的寫實手法,來暗喻在前方作戰的緊張歲月裡,既要殺敵又得保命的情境中,誰又有心思能「認得出我木蘭是男是女」?這一形象生動、活潑諧趣,又含義深微的比喻,道出了花木蘭的智慧與才能,也讓我感受到何以孝順的她代老父參軍時,竟能以女兒之身,在戰鬥中英勇立下許多功績?

  「捨身自焚」的悲心

  除了中國文學,佛教經典裡也有以兔為喻的故事。其中一則源於古代印度、被收錄在《大唐西域記》的公案最令我感動。大意是有一年森林大旱、草木枯萎,就連芝麻大小的糧食也找不到,一隻愛人勝過愛己的兔子,不忍猴狐友伴及共處的修行人挨餓,毅然投身火堙A用自肉供養……這樣的行為感動了天帝,立刻從雲層中伸手,抓起烈火中的兔子放到月亮堙A以昭示牠的高行。同時,天帝降下大雨,使大地恢復了生機。

  「四獸結拜」的故事也發人深省:鳥、兔、猴、象為了結拜而分長幼,透由牠們對樹成長狀態的「追憶」得知──鳥在山谷為大樹傳播,在種子生長為枝芽茂盛的小樹時,供應了兔子的食物;樹長高時,又提供猴子遊蕩所需的樹枝;生長成大樹後,讓大象得以擦身止癢──因此,四獸同意以先來後到與貢獻程度作為標準,決定了鳥排行最大,依序為兔子、猴子、大象而結為金蘭。

  四獸不以身軀力量的大小做為排序,而是以先來後到及貢獻程度抉擇,充分展現了敬老尊賢的美德。其實,四獸就是爾後的人天教主釋迦牟尼佛(金翅鳥)、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兔子)、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猴子)、多聞第一的阿難陀尊者(大象)。一些廟宇中也有這個故事的圖像:大象站在樹旁,背上站著猴子,猴子背上是兔子,兔子背上則是鳥,稱之為「四和合」圖。

  不論是犧牲奉獻還是謙讓和合,忘我的利他當下即利益了自己。祈願新的一年,是個歡喜付出、和樂耕耘、豐足收成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