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禮物

長青護持班

慧村

 

  一位充滿愛心的學佛老師,一群社會染缸堛瑣ル矷A老師用什麼方法「漂白」這群學生的心靈?且看為高職夜校導師的慧村老師,如何無怨無悔的付出,而後換得令人動容的至情對待...

  參加廣論研討班,才是真正修習佛法的開始。不過,要把佛法應用在生活上、教學上可是不容易啊!

  回想四年前,接掌高職夜間部的導師,領導一班半工半讀的女學生。自己常以教不嚴師之惰的態度來面對她們:希望她們做好環保、不要用或少用垃圾袋;希望他們惜物惜福、不要浪費;希望她們不可無照騎乘機車、不可...,並且在班上成立「博愛社」,幫助一些社會弱勢團體。每次上課我都有講不完的話,訴不盡的關心,談不完的希望。

  然而我失望了,因為學生白天工作,在社會的染缸裡習染,惡習甚多,使我愈來愈看不慣他們的錯誤。也因此,使我訂下的班規愈來愈多,結果我得到什麼「回饋」呢?當他們升上二年級時,我經常聽到學生責難:

  「 妳學佛還常愛發脾氣....。」

  「別人都常說妳慈悲,我看妳最不慈悲,最會為難學生...。」

  這些「心聲」,使我看到自己的問題,修學佛法那麼好,但要調伏自己的身、口、意談何容易!理念是慈愛度眾,行動卻是損惱眾生,這種一腳佛法,一腳世間法,踩不穩的狀況,層出不窮,我教書廿餘年生涯於茲陷入谷底!

  在這個「谷底」裡,我加入法人成立的婦女義工班會(長青護持班前身);研讀「王公鳳儀行誼」、「德育古鑑」等書,和同修們分享成長心得的互動中,我有所覺醒,於是,決心先改造自己的心地,轉心轉業。面對學生的叛逆,我開始學著「觀業忍受」。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真難,有一次在某班上課時,老毛病又犯了:我又損惱學生了。當眾糾正小貞,要求她坐好專心上課。沒想到她竟氣急大吼的說:「我從高一就一直努力改正我自己,妳卻它看我的缺點,我剛才又有什麼不對呢?...」一邊說一邊委曲的哭了起來...。我原本只想罰她站十分鐘,並希望愉快地講課,但她的反應立即影響我的決定,我先請她坐下,自己則到教室的走道一邊走一邊想著:孩子已經在努力了,我又何必再用我的標準去要求她呢?若我現在「憤怒相」,別的學生不是也要一同忍受我的吼叫聲嗎?...這樣想著,我的心情平靜了許多,我回到教室繼續把課上完。

  回到辦公室,又有一股念頭告訴我,該讓這個學生覺醒,我應該去向小貞的導師報告...但我終於沒這麼做。晚上下課後,我又想:明天上課應再委婉的和小貞談談...。正在猶豫不決時,常師父的教誡及時在耳邊升起:「...開口說理就錯了!!...。」於是,我決定不再為自己討回什麼了。

  於是,雖然一週三次去上小貞班上的課,我卻絕口不提此事。一週、一週...過去了,小貞上課時的小動作、小問題漸漸不再出現了。到學期末,和這班學生分享人際關係建立時才重提這個往事,我說:「...包容的力量無窮,小貞現在上課,不是變得最乖嗎?」說完,全班不約而同地鼓起掌來,讚美小貞的成長進步。我好感恩,感恩常師父的一句話,及時地救拔了我,也救拔了小貞。

  今年四月,我參加了畢業班的校外教學會。夜晚,師生四十九位擠在一間寢室裡,回憶並暢談四年的種種。從美吟的訴說中我再次看到自己的不是,美吟說:

  因為她在高一時,被服務的稅捐處主管告狀,稱她服務精神欠佳,於是她不再接受學校所介紹的工作,但卻從高一開始,連連受到就業輔導老師和導師的傷害。接著,美吟又說,她很感謝兩年多來,大家能擁護她擔任班長,但是,導師常自恃老師威權,公然訓責學生,讓學生自尊心受傷害。所以班上同學的過失,她都會原諒,唯獨導師的錯她不能原諒,所以即將畢業的最後一學期,她堅持不再擔任班長,因為和導師的溝通太難了。

  聽到這一席話,我終於了解,我努力經營這個班級已經三年多了,但師生之情,仍只能用「晴時多雲偶陣雨」來形容。我暗暗告訴自己,要更善巧地努力。

  一天晚自習時,我看到美吟啃著一塊小麵包當晚餐,我想,一個九十餘公斤的人怎麼可能這樣就吃得飽呢?而且聽說很多同學都會自動把食物送給她,於是我走過去告訴她:「從明天起,我為妳帶素食便當好嗎?」她說:「我很會吃,要帶多一點喔!」從此,我就開始用法味餐廳的飯菜和美吟結緣。並且在週六有空時把一週供佛的水果,削皮帶到班上與全班分享,或安排全班一起吃涼麵、綠豆湯。惹得其他畢業班的同學對我們班的晚餐聯誼羨慕不已。

  在這師生共享晚餐的溫馨日子裡我常自我反省,四年來,我對我最接近的班上學生,沒有盡到如佛所教導的去行持。於是,下定決心在最後相聚的日子裡用愛心、耐心、柔軟語來和學生一起成長,我告訴自己須改變自己,否則就如師父常說的,自以為在作育英才,其實是誤人子弟,是在造三惡道的因呀!由此一覺,我對佛法又生起了深一層的受用。

  畢業典上,美吟領了各項優良獎章,典禮結束時,她突然走到我的面前,叫了一聲「老師」就聲淚俱下地投到我的懷裡,師生抱頭哭成一團...。感動了在場全體畢業生。

  另一件令我最感動的畢業禮物是,上完最後一堂課,班長喊完敬禮口號時,全班同學竟都合掌恭敬地說:「阿彌陀佛,謝謝老師。」頓時,我看到學生們的佛心佛性,感謝她們接納一個努力改變自己的學佛導師。

  現在,學生畢業了,面對這份得來不易的畢業禮物,我知道,這一切來自師長的教誨及團體的保護。使我漸漸懂得如何使用佛法來化導學生,從而感受到做老師的喜悅。除了感謝師長、善友外,我也感恩這群孩子,做了我的實驗品,讓我去調柔我的性格,走上信佛、學佛與成佛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