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應篇註訓證選輯(四)

編輯室

不欺暗室之財

 

一、原文

  京德忠信不欺。一友人病篤(1),慮其子不肖,密以千金付京,曰:「我死,此子必蕩費(2),俟(3)其將死時授之。」

  後其子果如父言,窘不聊生。京始召而詰?曰:「爾父有產之家,何以至此?

  子慚俯(5)不答。京曰:「我有微物惠汝,恐汝又費於歌酒也。」

  子指天自誓,京即取前金與之,其父封識如舊。

  子泣曰:「我父臨歿時,但云:『善事京公』,不意今日獲此,足徵?死生不變之誼。」

  從此,改過守儉,遂以成家。

  京子仲遠,仕至宰相。

 

二、註釋


1. 病篤──病得很嚴重。

2. 蕩費──行為放縱,浪費無度。

3. 俟──等到。

4. 詰──責問。

5. 慚俯──慚愧得低下頭來。

6. 徵──驗證。



三、譯文

  京德,為人忠信不欺。他有一個朋友得了病,病情危急時,憂慮兒子不成材,便私底下把千兩金子交託給京德,拜託他說:「在我死後,我兒子一定會把家財揮霍一空。等到這不肖子快要餓死的時候,您再把這千金交給他吧!」

  後來這兒子果真如父親所料,生活窮困到無以為生。這時候,京德才請他到家裡,並且責問他說:「你父親生前是位有家產地位的富貴人家,今日你怎麼窮困潦倒到如此地步呢?」

  這不肖子慚愧得低著頭,無以回答。京德再說:「我現在有一點錢財,想拿出來幫助你,但是又擔心你在歌舞酒場裡,花天酒地,把它花光了。」

  這兒子便指著天發誓,願意痛改前非。京德取出前次所收的千金,並交還給他,而千金上他父親生前所貼的封條,依舊完整如初。
杖妊o兒子感動得哭著說:「先父在臨終前只告訴我,一定要好好地對待侍奉您。沒想到今日竟然得到這筆財物,足以證明您與先父生死不渝的情誼。」

  從此以後,改過向善,勤儉度日,終於成家立業,重振家風。而京德的兒子仲遠,後來也官拜宰相的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