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三十年

慧海五班 孫自瑛

找到安頓的家

  對於自己能坐在廣論研討班的教室裡,我的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感激和喜悅,我衷心感激師父,讓我的心終於找到可以安頓的家。

  十年前的我,是一個天真並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女孩,可是命運的安排(如今始知是因果)卻領我走了十年坎坷崎嶇的路,尤其兩年前的喪母,幾乎使我瀕臨崩潰邊緣,若不是師父創立這樣的弘法事業,使我得以從廣論的研習中撫平傷痛,我不知還要在痛苦中沈淪多久。

 

身心折磨 痛苦無比

杖坐Q年前,正當我從大學畢業前夕,醫生宣布我得了某種免疫方面的疾病,必須終生靠藥物來維護病情穩定,而此時相戀多年的男友亦不告而別,雙重的打擊幾乎毀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幸好母親不斷地給我力量,成為我最大的支柱。

  母親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因此我從出生時受洗開始,也成為一位天主教徒,慚愧的是,三十年來,我讀聖經、上教堂、勤禱告,卻從不曾感受何謂希求心和淨信心,因此,過去十年裡,我從身體生病到心理生病,一路走來痛苦無比。

  去年母親的去世對我更是一次重擊,她臨終前的半個月我經歷了這一生最大的煎熬,日子在希望和絕望中交替度過,母親躺在病床上無法言語,在病榻旁的我和她是一樣的無助,當時的我也向上帝禱告,可是心裡卻聽見自己另外一個聲音:「上帝啊!你為何如此對待我的母親?她一生病痛不斷,她是你最虔誠的子民啊!」我的禱告的確是帶些懷疑、怨懟的。眼見一個最親最愛的人在受盡病苦折磨之後終於撒手,我無力回天,那種悲哀有如一把利刃天天割著我的心。

 

誰為我解惑

  母親對我的意義非比尋常,雖然年輕時的我少不更事,但結婚生子後,我能體諒她的心情和懂得她對我的好,然而,為什麼正當我可以好好盡一份心時,她卻被「無情」的「上帝」帶走,一絲絲機會都不留給我?我的心中充滿迷惑和怨恨,我開始逃避上教堂,不再跟上帝說話,卻常常想:人生的無常苦,有誰能為我解惑呢?

  也許是機緣已到成熟時,好奇心引領我參加了八十五年二月份的教師佛學成長營,從初時被一股莊嚴的氣氛所攝,再經過思量之後發心皈依,到如今參加廣論班,這一路走來,最大的收穫是──我的心又重新拾回了寧靜。

 

迴向中克服哀傷

  廣論所言和日常師父的精神說服了我這高慢的人,他告訴我命運原來是自己造的,也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我的心因此充滿無限的希望和喜悅,於師父以及所有研習時的師長和同修們更抱持感恩的心,因為沒有師父,就沒有廣論班;沒有大家的護持和幫助,我更不可能得此機會觸發內心的種種意樂,在學佛路上奮勇前行。

  初上廣論課不久,父親亦因病去世,這次我從不斷的迴向中得到了克服哀傷的力量。

 

我是佛弟子

  研習廣論這段時間不敢言心得,只能說我明白了許多真相,而這些正是我尋尋覓覓三十多年一直在找的答案!以前我不太敢告訴別人我是基督徒(因為不夠虔敬)。現在我會很自信的說:我信佛、我學佛、我是佛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