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日食三餐


各有方便巧門


編輯室整理

  七月天的正中午,南京東路上車水馬龍,頭頂上巨大的火傘,幾乎曬焦了路上的行人。甲先生邀了同事乙先生,快步走出公司大門,穿過行人穿越道來到馬路對面一棟大樓,坐上電梯到了八樓,走進了明亮清雅的「法味餐廳」。

  甲先生與乙先生都不是廣論的同修,到這兒來吃飯,是為了一頓簡單均衡的素食。他們的出現,引起了《福智之聲》採訪組同修的注意,替他們做了一段專訪。

  已經來法味餐廳吃過好幾次飯的甲先生首先說道:「我過去有一位在輔仁大學食品營養系教書的教授朋友,不幸罹患肝癌死了。去世之前,他自己告訴我,生這種病與吃了過多含農藥、化學添加物的食物脫不了關係;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警惕。

  「兩年前,我看了安東尼.羅賓寫的《激發心靈的潛力》一書,書中對於植物性蛋白質和動物性蛋白質做了清楚的比較,我因此相信素食對健康有益,也開始吃肉邊素。」

  「吃素以後,下午工作不會昏沈,頭腦非常清明。因此,我願意介紹別人吃素,也希望慢慢能影響我太太跟著吃素。」

  「我是被他拉著來的,」乙先生笑著說:「我也相信素食對人類健康有利,只是目前還是每餐不離肉。吃素多麻煩啊,很多時候,我們根本沒有選擇的機會嘛!」

  兩位先生或許並不知道,來到這裡,吃的不但是同修們善心巧手調理出的少油、少鹽健康素食,而且,很多的原料來自不噴灑農藥的有機蔬菜。有機蔬菜,背後蘊涵著慈心的耕耘,和妙v父十善業的崇高理念。這樣一頓飯的背後,不知道有著多少因緣呢!正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啊!

  比起他們,廣論同修就更有福報了。自從法人事業創辦以來,不論身為事業的一份子,或是護持事業的消費者,我們直接、間接都參與了「人間十善業」的共造工程。一路走下來,有人很有心得,也有人起過煩惱。我們特別採訪了許多同修,請大家都來談一談如何吃飯。受訪的同修當中,有些已經吃全素了,有一些則隨緣吃著肉邊素,更有些在每月的六齋日、十齋日吃素,還有一些同修,或是因緣未成熟,或是習性使然,正朝著目標前進。真是「一樣吃飯,百種心情」呢!

吃素使我精力充沛,神清氣爽

  定心班的黃義助師兄早在民國六十六、七年間就開始吃素了,原因是當時他的身體狀況亮起了紅燈--每天他都覺得頭腦昏沈,脾氣暴躁,嚴重健忘;即使才剛睡飽也不例外。師兄回憶當時的情況說:「教了兩年半的學生,忽然就叫不出名字來了;當了訓導主任,站到台上訓話,腦中常常會一片空白,真是又糗又怕。」

  就在這時,師兄與一位分別十年的老同學重逢,發現這位當年吊兒郎當的同學變得文質彬彬、中規中矩;細問之下原來是受了宗教的薰陶。黃師兄就在老同學的引導下,開始吃素。半年後,昏沈、暴躁和健忘的毛病,通通不藥而癒。

  慧海班的謝淑珍師姊吃自然健康的全素飲食,已經將近兩年了。她每餐以乾果、種子作為主菜,佐以青菜一盤,紫菜、海帶或豆腐湯一份。謝師姊的「主菜」是這麼調理的:抓一把核桃、松子、南瓜子、葵瓜子或是花生等,加少許的鹽在鍋子上用小火乾炒,或放在電鍋用乾鍋略微烘烤,就完成了。此外,她把黃豆泡軟,煮滾後丟到鍋裡和米飯一起煮,當飯熟了豆子也就熟了,既營養又好吃。

  聽了謝師姊的供養,我們都瞪大了眼睛:「你就這樣吃了兩年?」

  面色紅潤,神采奕奕的謝師姊笑得很燦爛,她說:「來弘法中心的日子,我就吃大餐了啊!」

  黃師兄和謝師姊都不約而同的向讀者推薦素食的好處。

  黃師兄在民國七十年曾經有半年時間沒吃全素,結果老毛病們又紛紛回了頭。謝師姊更願意以親身經歷,打破吃素者常常擔心營養不良的疑慮。她說:「記得有一次學生賽球的日子,我抓了一把種子當作乾糧,配上充足的水,就在場邊為他們加油。一整天下來,精神仍然很好。由此可見種子所蘊涵的養份不容忽視。」

退步原來是向前

  也有一些同修,才剛發心想要吃素,就造成了家人的煩惱,這樣的例子很多。

  吳祖忞師姊身體一向比較弱,自從決定要每月初一、十五吃素,就引起了她先生的深度關切。「是嗎?一開始是吃素,然後就是不殺蚊蟲,然後是念經拜佛,然後你就『不見了』!」

  科判班的謝雅師姊,在最初吃素的時候,也遭到了家人的反對。「吃素會營養不良!而且,素食品中人工添加物很多,反而更容易致癌。更何況,就算你吃素,也不該和家人分鍋煮,如果分那麼清楚,『何不出家算了』!」

  從這兩段談話中,我們發現:吃素的舉動,如果不能先讓家人瞭解其中真正的內涵,很可能會造成他們情緒上的不悅與不安全感,這樣的情況非常普遍。家人通常不容易改變,幸好兩位師姊都體會出:「要改變家人,不如先改變自己。」

  於是,祖忞師姊決定儘量用事實向先生證明:吃素使她更健康,學佛使她更快樂,學佛並不會讓她背棄家庭。她「用柔軟堅定的語氣,讓先生瞭解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的照顧自己的健康,改變自己愛撒嬌的習氣,不再埋怨自己哪裡不舒服。一方面,偷偷地隨緣吃素。」

  祖忞師姊瞭解自己現今的「點」在哪裡,她暗自期許吃全素的願望,但是,在不損惱先生的情況下,有時讓一點,有時進一點。時日久了,先生倒也軟化了,有時還會提議上哪兒吃素去。他說:「其實我也不是反對你吃素,只是……」

  「哈哈,慈悲先從身邊的人下手吧!」祖忞師姊說。

  謝雅師姊也「遵從家人的建議,少買加工品,多吃自然的青菜;除非簡單的烹煮,否則不與家人分開煮;常常帶著有機蔬菜回家與家人共享,趁機介紹理念。」果然,家人慢慢也不那麼反對了,帶回去的有機蔬菜,他們也都覺得好吃。

  增上班的陳素英師姊開始吃素,卻是由同修主動提出的。當時她還擔心同修只是嘴上說說罷了,故意煮了他最愛吃的干貝白菜,以「小人之心」試探「君子之腹」。當師姊發現同修真的無動於衷之後,便歡喜的清空了冰箱內的庫存葷食,走上嚴格的吃素之路。沒有想到,兩年之後,陳師姊的同修開始想吃一點葷食。這時的師姊,意志變得十分堅定,她說:「家中一定吃素,絕不改變!」

  僵持了一段日子,吃飯問題好像變成了意氣之爭。這一天,素英師姊忽然想通了:如果因緣是如此,僵持下去難道會改善嗎?她試著調伏自己,熬了一鍋同修從前愛吃的排骨菜心湯。當她看到同修臉上高興又感激的表情時,心中對於過去的堅持十分的難過。於是,師姊陸續的煮些同修愛吃的葷食,又過了一段日子。

  慢慢的,同修過意不去了。而且,為他一個人準備的葷食,有時吃不完,熱了再吃也失去了好滋味。他又一次主動的告訴師姊:不用再煮葷食了。如果想吃,就到外面去吃好了。

  陳素英師姊的感觸很深,她語重心長的供養出來:「唉!別把人逼急了,留點空間吧!『退步原來是向前』啊!」

愛就是堅持給他們最好的

  每週來大寮當義工的林貴玉師姊,卻另有一種好方法。她努力的學習烹調,藉著自己的好手藝,照料家人的飲食,讓家人愛上素食,因而不排斥吃素。

  九年以前,因為受到孩子老師的鼓勵,她邀了全家一起去聽聞有關素食優點的演講,更進一步鼓勵全家一起吃素。為了怕家人吃不慣而起煩惱,在素食尚不普遍的當時,貴玉師姊每逢週四都要騎著摩托車,由板橋大老遠跑到天母的慈生佛堂去學做素菜。往返路途遙遠,師姊還發生過幾次摔倒的意外,摔疼了皮肉筋骨,摔壞了機車,卻摔不斷她堅強的意志。她一口氣學了四期,練就了一手好本事。

  貴玉師姊不但做給家人吃,還常常做了素料分送鄰居。逢年過節,回婆家團聚,更在事先就準備好材料,帶回去煮「素食大餐」給全家享用。她不但讓婆家人見識到了素食精美的一面,還解決了小嬸不善於烹調的煩惱。後來,師姊更發心在板橋的念佛團體開了烹飪課,義務教人做素菜,一教又是好幾年。「鼓勵人吃素,根本上是在放生。」貴玉師姊說。由於她的付出,許多人對於素食增強了信心,也跟著吃素了。

  現在,貴玉師姊進了廣論團體,孩子們也都健健康康長大了,她不再像以往一樣餐餐煮得那麼「鮮炒」,但早上一定為家人準備沖泡即可喝的五穀雜糧粉,再配上素食飯。正餐一定有深綠色蔬菜,紫菜、海帶、根莖類則交錯著吃,再加上一些營養好吃又容易調理的豆類製品,生活簡單又歡喜。

  余君瑜師姊是另外一個例子。十多年前她的先生得了當時稱為非A非B型,如今稱為C型的肝炎。在一位親戚台大醫院醫師的囑咐下,她開始改變家中的飲食習慣。「少油、少鹽、少糖、不加味精,儘量不吃罐頭食品及醃漬物,或者添加物多的食品」。總之,「一切以天然、清淡為主。」是余師姊十數年來的飲食原則。

  認識余師姊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個開朗、熱心,而且凡事盡心盡力的人。所以我們都猜到余師姊的「天然、清淡」之中,必定用了非常深刻的心血。果然,在我們的套問下,余師姊一一道出了她的訣竅。不用味精,怎麼過得了講究口味的婆婆那一關呢?師姊用黃豆、海苔類……不辭辛苦的研究熬製了婆婆如今不可缺的調味替代品,收服了婆婆的口和婆婆的心。陪著先生到歐洲考察商務的時候,師姊更發掘了橄欖油的妙用。於是,橄欖油加少許鹽水,再滴幾滴醋,就成了拌食生菜的最佳調味品--少用了醬油,也免去了買來的沙拉醬含防腐劑的困擾,味道卻更清爽好吃。

  「這些年下來,最令我困擾的只剩下蔬果的農藥殘留問題了。雖然我一定盡力沖洗,但也知道很多農藥根本沖不掉。正在苦惱之際,卻出現了希望……」師姊說。

  您一定猜到了希望是從哪來的!余老師進了廣論團體,在師父領導的慈心事業裡見到了一線曙光。她內心充滿了希望與感恩,決定進一步改變自己的飲食。由早齋,進展到十齋日吃素,到現在的「隨緣素」,一路走來,十分平順。家人不但沒起煩惱,有時還主動陪著吃素。余老師謙虛的說:「在素食方面,我並不精進,只能算是隨緣、自在而已!」

  隨緣、自在,余老師還是不改她一貫的真性情。她說:「每當煮飯時,那陣陣從電鍋中飄來的『有機米飯』香味,總不覺把我的記憶拉回中學時代,當我踏著落日餘暉,走過田間小路,來到村莊,聞到那一縷縷從附近人家煙所飄來的米飯香味。那種健康、和諧、善良的社會情景,歷歷如繪呈現在我眼前……。」

  為了與人共享這種現代社會難得的心靈饗宴,余老師「堅持」她的小嬸們和其他親友們也該吃「有機米飯」!為了這個「堅持」,余師姊一包一包的為她們把米扛回去。大家現在都同意,這種米飯,吃起來、聞起來,「真的不一樣」!

心懷感謝,一粥一飯養身心

  廣論大家庭裡,有一個大家的朋友,她常常為我們扛起病痛的苦惱,那就是廖珍蘭醫師。接近廖醫師的人都知道,她對於各種食物和我們體質的關係,以及食物受季節性的影響一直很有心得。但是今天,我們想聽一聽廖醫師自己平常吃些什麼?廖醫師的答案,卻只有一句話。她說:「我什麼都吃!」

  「不適合您體質的也吃?不符合季節性的也吃?」我們追著問。

  「是啊!愛吃的,不愛吃的,只要我有的,通通都吃下去。」廖醫師說。

  「這是為什麼?」

  原來廖醫師本身吃的很簡單,每頓飯只要有米飯,其他都不重要。

  「現代人嗜吃的所謂垃圾食品,或是糕餅糖果等加工食品,我一律不會去買來吃。我是個不折不扣的『飯桶』!」廖醫師開玩笑說。

  可是,雖然廖醫師看病會酌收費用,還是常常有人會送她各式各樣的食物以表示感謝。「這些食物,有些適合我,有些不一定適合我,送的人卻都是一片好意。食物中蘊藏著別人的心血、情感,我當然應該感謝。所以,我就依照收到的順序,一天吃一些,全都吃下肚子去。」

  如果明知不適合,還吃下肚子去,難道不會不舒服嗎?

  「很奇怪,如果心懷感謝,真的不會不舒服。所以,雖然在醫理上食物有這個性、那個性,適合吃、不適合吃,我們從佛法上來看,人會生病卻是因為業感。我嘗試打破醫理帶給我的執著,結果身體真的健康無事。」

人人日食三餐,各有方便巧門

  我們還訪問了許多的同修,可惜限於篇幅,不能一一細說。像定心班的高慶珍師姊,心裡也很想吃素,可是和媽媽住在一起,媽媽總是擔心她的身體太瘦,工作太忙,營養不良。「我就邀請媽媽來參加長青班,讓媽媽耳濡目染。或許將來媽媽會和我一起吃素。」高師姊用隨順的方法,慢慢的等待因緣成熟。

  余宗瀚師兄全家三代皆已茹素多年,母親湯秋惠師姊有時會用中藥熬作湯底,煮些豆腐、麵筋丸之類,給家人加加營養。莊嚴班的劉燕菊師姊吃純素已經五、六年了,可是因為患了關節炎,普林類太高的番茄、豆類較少攝取。

  有一些師兄、師姊,住得離弘法中心不遠,或是在弘法中心工作,就乾脆把民生問題,交給了法味餐廳。真是人人日食三餐,各有方便巧門。

  親愛的讀者,您是屬於他們當中的哪一類呢?還是,另有一類,別樹一幟?歡迎您來稿和我們繼續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