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心得》

學習承擔

慧蓮


  「護持師長志業」豈能空口說白話?慧蓮師姐訴說自己由遇事就推的個性,如何轉變為願意勇敢承擔,這段歷程說來輕鬆,事實上,箇中辛苦實不足為外人道……。

  「教師成長團」正是起步階段,是由全省具有教師資格的同修發心護持,許多人在教學之餘,南北奔波,苦思教案,無非都是為了建立十善業社會而打拼。慧蓮師姐此文,是其中的最好寫照。

  我是好逸惡勞而又勇於說「不」的人,任教多年,日子因而過得安逸卻也一無本事。學佛以來習性並無太大的改變,只要辛苦差事一概拒絕,誰勸都沒用,所以也沒長養出多少智慧與福德資糧來。


不明究堙@先拒絕再說

  今年四月底,月意師姐試探地邀我加入教師成長團課程開發群,依照習性以太忙為藉口,毫不考慮地拒絕了,連開發群是怎麼回事都沒問,就輕易地將送上門的資糧推掉,內心還慶幸自己逃過一劫。不久,有個機緣在培德班聽謝文寬師兄問護持老師們:「為何來當義工?」大家紛紛呼口號:如「護持師長志業」等等,我也不落人後的說是「護持正法」,當時對自己的口號滿意極了。不料師兄當頭棒喝的提醒大家是來「護持自己的法身慧命」,這句話以前不知聽過多少次,這次算聽進去了。五月初,當昭君師姐又問起:是否願意參加成長團課程開發群時,便含糊答應了,那時依舊不明白開發群的實際工作內涵。

  等到南部課程開發群第一次開會,才知道成長團上課分三節:第一節「宗旨理念」、第二節「德育課程」、第三節「專案輔導」。德育課程又分:公益勵志、讀經作文、善行實踐、倫理道德、團體活動五組,個人可依需要選修一組。南部負責「倫理道德」與「專案輔導」的課程開發工作。

  非常幸運地,我屬於「專案輔導」組,工作是蒐集個案、分析個案。成長團上課時「專案輔導」是由法師帶領,有必要時南部組員輪流北上支援北部或中部同修。我很高興能隸屬專案輔導組,因為上有法師與組長扛著,壓力不大;不必拋頭露面,感覺很安全;不用常跑北、中部,感覺很輕鬆,完全符合我好逸惡勞的習性。


能力貧乏 遇事就想推

  因緣忽然發生變化,一日,月意師姐來電:因為某種原因,開發群人事不得不變動;因為種種理由,只好將我調到團體活動組,情況不得已希望我能答應。一聽此言如同青天霹靂,心想:「團體活動組」?天哪!我最不相應的組耶!回想十九年前在國中任教時,由於缺童軍老師,而我只因是公訓系(此系當時分「三民主義」與「童軍教育」兩組,我是「主義」組)畢業,便逃到高中去了,從此遠離這些無聊的活動,也果真逍遙了十多年。如今一把年紀了,既沒經驗又沒興趣,居然要我搞什麼團體活動;何況團體活動組開發群在北部,從此我得常常搭飛機上台北開會;成長團上團體活動課時,雖說起初北部同修會下來支援,過了一段時候我就得一人獨挑大樑,我哪有那個能力啊?越想越惶恐,於是乎找了一堆理由拒絕。

  最後師姐仍未饒過我──明知我不適合,卻也找不到更適合的人選。我也知道師姐的為難,就這樣趕鴨子上架的,當上南部團體活動組的協辦人。心理壓力大極了,思前想後實在悔不當初──早知如此,十九年前我就該好好利用童軍教學,學好帶團體活動的本事的;一向遇到不相應的就推,碰到困難就退的習性可把我害慘了。如今能力貧乏到連積個資糧都這麼心勞力絀,心中的悔恨實在難以形容。


責無旁貸 轉壓力為動力

  月意師姐認為,找機會讓大家聽聽李學長對北部開發群開示的錄音帶,對紓解壓力會有幫助,果不其然。李學長說:「『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大家可以在本子上列下參加開發群的理由,理由愈充分就愈沒有壓力。因為這些本來是師父、團體要做的事,現在要讓它變成自己的事,如果是自己的事像吃飯一樣,便不會有壓力,推動力便愈大。其次,要有基本認知──靠我的力量怎麼可能有好點子?我本來沒有這個能力嘛!以前常說師長、三寶功德,現在是你體會這句話的最好機會。團體找你們也不是最好的選擇,能有成就是團體共業所感,你們想事情如何做,你們想出來的,也不見得是你們的智慧,而是團體共業所成就。」的確,為了止飢,自小至今餐餐吃飯,從來不覺得有壓力,因為這是自己的事,任何人都無法代勞。同樣的,積聚成佛資糧,也是自己責無旁貸的事,怎的就覺得壓力極大?

  六月開始到台北研討教案,一上飛機就覺得不舒服,忍耐了一路,最後差點吐出來,難過得不得了。其實自從答應承擔後,不知是壓力還是業障作祟,原本就差的身體變得更不好,連搭個飛機都會暈機,這才明白一個沒有資糧的人,要賺個資糧是困難重重的。問題是我到底需不需要這份資糧?如果需要,再困難都得熬過。那暈機怎麼辦呢?念四皈依吧!回程便在上飛機前用心地念四皈依,求上師、三寶加持,結果居然沒事,太奇妙了!既然念四皈依有效,搭飛機便成了我的精進時間。


嘗試學習 先答應再說

  團體活動組研討教案時,如同我所預料的,由於缺乏經驗,我像個傻瓜只能作壁上觀,完全插不上嘴,同修們不以為忤,還對我鼓勵了一番。當談到九月辦理戶外聯誼時,可以用什麼遊戲將氣氛炒熱起來,大家七嘴八舌將自己所知道的遊戲講給別人聽,看是否適用?他們描述半天,我根本聽不懂到底怎麼玩,好在中部協辦人也不懂,他們便建議大家實際玩一下,玩過一遍,中部的素琴師姐懂了,我還是一臉的茫然,於是便又為我講解一遍,我才弄清楚玩的是「什麼碗糕」。

  七月團體活動組上課,以敬師為主題,課程設計中必須演一齣戲,戲裡四個角色,同修一經請託,無不應允扮演。最讓我感動的是文志師兄,當我在法味餐廳看見他──戲中男主角人選,便拍了一下他的手背,用懇求的眼神看著他,我還未開口講任何話,他居然爽快的說「No problem.」驚喜萬分的我,事後問他:當時他知道我要拜託他什麼嗎?他說:「不知道,不過先答應了再說。」聽到他的回答,我非常震撼──世上怎會有承擔心這麼強的人?「先答應了再說」從來不是我的習性,我的習性是先拒絕再說。一直以來我以身為女性為憾,現在終於清楚為何我是女性而他是男性,想感得男兒身,不除去怯懦心是不行的。


咬牙承擔 融入團體中

  九月成長團課程是戶外聯誼,由團體活動組承擔整個活動的規劃與進行,由於北、中、南同一天舉辦,北部同修不可能下來支援;時空不同,原本所設計的教案,便得因地制宜。初初咬著牙承擔的我,還沒進入狀況便得接受這項考驗,心中著實惶恐。南部課程開發群的同修看我可憐,即使他們為了趕教案,已經忙得昏天暗地日月無光,依舊不忘安慰我;他們不會置身事外,只要忙完教案就可以幫忙;或說他們願意幫忙,就等我分派工作。唉!我要知道怎麼分派工作就好了,我根本就是丈二金剛──完全摸不著頭緒啊!忙碌中的錦桂師姐,抽空教我擬計劃書;文志師兄催我將各工作組人選敲定。月意師姐、仕隆師兄、華娟師姐及其他許多同修在整個過程中,也都非常關注、幫忙我。從同修身上,我感受到師長、三寶的功德,這些不是以前遇事就推的我能體會得到的。

  針對壓力,我曾向梵因法師請益,法師開示:「承擔不是一個人的事,背後還有師長,只要把自己融入團體中,是可以承擔得起來的。」的確,從答應承擔這項最不相應的工作以來,一直可以感受到師長、三寶的加持,我知道我一點都不孤單,因為我有師、法、友當靠山,我從來不曾像此時一般覺得與師長、三寶如此親近,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