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心大地》
  慈心農場一瞥

 

蘆筍園中草深長

 


  如果在夏末秋初的時候,覓一畦南台灣的良田,種下一園綠蘆筍的種苗,不久,種苗就會在朗朗秋陽下拔高長大,變成一尺多高的植株。然後,植株根部會分生而出許多新筍,當新筍逐漸成長,根部又生出更多新筍,如此經過七、八個月的時間,老枝、新枒一叢叢相互簇擁,這時候,腳下再冒出的新蘆筍,就可以採收了。立足田埂,單看秋雲下一園濃纖合宜的綠,就是賞心樂事一件,更何況滿園鮮嫩的綠蘆筍,人們早已期待多日!

  屏東公館慈心農園的主人林星進師兄和莊秀英師姐,卻沒有這麼好的運氣。這一年,九月初才種下種苗,隨即遇到了幾場秋季難逢的大雨,而這一批種苗,是歷經賀伯颱風的倖存者,體質本來就弱,有些還帶著病原。幾場大雨一打,許多種苗就都夭折了。學做農夫還沒多久的林師兄夫婦,馬上面臨新的考驗:他們得一一拔除病苗,重新再種!事過境遷之後,平日就不多言的林星進師兄娓娓道來這段往事,讓人幾乎感覺不出當其時或應也有憂苦。

  兩位主人有一股傻勁,度過最初的艱困期之後,蘆筍開始蓬勃。而且,在這段期間,他們在蘆筍植距之間移植的另外一種蔬菜——皺葉萵苣,也已經開始成長。蘆筍一尺多高精巧淡綠的枝葉,纖纖迎向天空,柔軟而又堅定,襯著綠中微帶暗紅的皺葉萵苣,富麗豐腴如一朵朵平行伸展的大花;這真是一幅充滿生機的畫境。

  生機帶來豐收,林家的確享受了兩個月的豐收。蘆筍採了又長,長了又採,好像大地取之不盡的禮物;臉盆大的皺葉萵苣,一棵超過一斤重,讓高雄學苑的同修吃到怕。卻沒有料到,新的功課又來了!六、七月間,夏天來臨前,南台灣的陽光已經很豐沛,大地一片盎然。林家的蘆筍園採行有機栽種法,不噴灑人工殺草劑,雜草便抓住機會,和蘆筍爭搶一片天,轉眼間成了強勢。蘆筍園整個「淪陷」了!林師兄夫婦從來不和雜草對立,如今對此境界,卻不禁傻了眼。

  「去惡,如農夫之務去草焉。」孔老夫子用「除草」來比擬去除惡習的重要。而現在,雜草已如喧賓般奪了主,做農夫的當然也只好一棵一棵拔除了。

  這些雜草比蘆筍還高,蓋滿整座園子。長條形的蘆筍園,有五十幾公尺長,二十幾公尺寬,總共三分多的地。估算一下,從這頭散步到那頭,轉個圈再回頭,差不多需要二十分鐘。

  「所以說,你拔完這一園的雜草,花了幾個小時?」問者好像不痛不癢。
  「總共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林師兄平靜的回答。
  「一個月的時間?每天做多久呢?」聲調中微帶著驚訝。
  林師兄笑了笑不說話,一旁的莊師姊開口了:「他如果一做下去,三個小時也不起來走動一下,做到天黑也不停……」爽朗的莊師姊抱怨聲中帶著微微的疼惜。
  「都是你一個人做的嗎?」
  「我和秀英、還有我母親,三個人一起做。」林師兄話語還是那麼平靜。
  「三個人一起做,從天亮做到天黑,總共拔了一個月,會不會覺得辛苦啊?」驚訝中開始夾著讚嘆了。
  「會啊,我在田裡常常跟他『有境界』,意見不合!」莊師姊笑著說。
  「在田裡還會『有境界』?是對什麼事情意見不合呢?」
  眾人追問之下,林師兄解釋說:「都是對一些『工作順序』意見不合。」


  請你先別忙著笑,讓我們來設身處地想一想:

  三個最親近的人,蹲在長滿雜草的蘆筍園中,各據一方,誰也看不清楚誰的眼目;放眼望去,只有望不到盡頭的雜草。藉著一手一使力,身子一步步跟著挪進,雜草被拔起,蘆筍得以重見天日,天光卻也一寸寸的暗了下去……。從清晨到日頭落山,這是他們的一天。

  明天,再一人蹲一個角落,從天亮拔到天黑。後天、大後天,漸漸的,腰直不起來了,手上也起滿了繭……。一個月的時間,有人足夠賺進千頃良田,也有人足以輸卻一片江山,他們三個人,卻全部交給了雜草。有時候他想快快拔完,她卻希望他偶而站起身來伸伸腰;有時候她順手整理蘆筍枯枝,他卻建議先拔完雜草……,一整個月重複的工作,難免想在「順序」上來點「修正」或是「突破」吧!

  親友看了心疼,悄悄勸說:「你就偷噴一點嘛!只要不殘留,他們也不會發現。」真的,如果背起噴藥筒,噴槍左噴右灑,可能只消幾個下午,就所向披靡了;只要注意安全採收期,別人的確不一定會發現。

  「喔,不行,我們有打契約,不管發不發現,噴了藥,就違反契約了。」莊師姊簡單的向他們解釋。

  關於這一點,夫妻二人一向同心,從不會意見不合:他們是在承事師長的志業,為人間種下善因。她沒有把「誠信」掛在嘴上,也不特別說什麼深奧的道理,鄰人親友漸漸發現他們夫婦的堅定,又親眼目睹不好看的蔬菜還真的有人要,得到一個結論:「你們那些學佛的人,都比較好啦!」

  常常有同行善友來田邊打氣,確實是比較好。可是,新的考驗還是不停的到來。舊草才除完,回過頭,新草又在抽芽。目前,公館農場蘆筍園,又感染了真菌性的「莖枯病」,青翠的枝葉只要一磨擦到病葉,很快就枯黃了;病原真菌從這一頭傳到那一頭,只需要幾陣風。婁坏L們堅定一如往昔:「沒關係啦!無農藥確實比較難種,可是這是經驗,是我們的學習過程。」「我們既然要走這條路,既然是為了以後生生世世的路,當然還是要繼續下去。」

  這是大原則,是共同的方向,哪怕蘆筍園裡草深長,他們不是已經同心走過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