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專輯oo匴sn絟釳窌⑻弊qwhs

 《級任老師甘苦談》

歡喜當級任

科判班奎斂R卿o

~q級任,是許多國小老師的夢魘,避之唯恐不及。但是偏偏就有一些人自願跳進去,放著行政工作以及事少輕鬆的科任老師不做,向學校請纓擔任一、二年級的級任老師,這是很痛苦的決定,但是秉持對師長的信心--只有擔任級任,有更多時間和學生相處,才能落實德育教化。其間有淚有煩,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生活難處,他們一路行來風風雨雨,而今雖則稍見成效,但路還很長,真箇令人欽敬。
o漦咺歭睛rzp躲rqlwuィ弊qvhq
杖壯鶪賮^老師打電話來問我:「聽說你辭了組長的工作,那你下學期要教什麼?」
杖妤虼|原是百年樹人的工作,影響學生最大的應該是老師,也唯有把學生帶在身邊,每天耳提面命的讓德育在他們內心中生根,才能得到更好的效果。幾番思惟之後,也就興起轉教級任的念頭。於是我邀李月琴老師及周淑惠老師一起來推動,感謝這兩位同行善友,他們一口就答應了,之後我們就返校向教務主任報告,我們三人願意下來擔任一年級的級任老師。

綸t教書雖近二十年,之前曾擔任組長的工作,每天早出晚歸,兢兢業業。如今自告奮勇,挑戰一年級級任,就像新兵上戰場一樣的興奮。本校一年級有十八個班級,當大家聚在一起時,才發現每個老師都很年輕,而我竟然是年紀最大的一個,學校同事看到我就說:「你真有勇氣,教一年級最累,你們還真不怕累!」另有一位與我同校畢業的學長,不只一次的勸我說:「你的腦筋是不是有問題啊!放著好好的組長不做,偏要去帶那個一年級?」

杖坐@個禮拜下來,周淑惠老師的嗓子啞了,李月琴老師也生病了,回家不敢喊累,否則又要換來先生的一頓罵,當初先生勸她去教三年級,她卻自願教一年級,苦水只有往肚裡吞。周老師說,早上壓力好大,怕睡太晚;我則每天早上五點多醒來,就不敢再睡,因為住北投離學校有一段距離,更要早出門。對我們三個人來說,與那些一年級的小朋友一樣,都在適應當中,我們皆揶揄自己是三個老菜鳥。

杖坏悕韞翮開放教育的熱潮,社會大眾注意的盡是多采多姿、琳琅滿目的各種新穎教學活動,對於「德育教育」、「兒童讀經」,這種乍看之下以為索然無味的教案,都興緻不高。但校長及主任和同學年的老師,看了我從弘法中心請回去的「德育計畫教案」,紛紛讚許,也得到家長的同意,本學年則以「德育」做為開放教育的主題。

杖坐@年級的小朋友是那麼的單純、天真,告訴他誠實,他絕不隱藏自己所做的錯事。有一天,沂文忘了帶彩虹筆,向我借十元。兩天後,媽媽在聯絡簿上寫「沂文把要還老師的錢,買零食吃掉了,對不起,今天請他帶還給老師!」明剛有一次上數學課,我看他低著頭,桌上空空的,就問他:「是不是忘了帶課本呢?」這時隔壁小朋友悄悄的站了起來,走到他旁邊,幫他把合放在腿上的數學課本,輕放在桌上,還體貼的幫他翻到今天要上的頁數才離開,一句話也沒說。這一幕幕不同的溫馨感人畫面,不時會在教室內外上演,演的是互助、行善、誠實、忍耐、體諒別人。

杖孜}學一個月後,我因車禍受傷,靜養一週,雖可再繼續請公傷假,但熱切想回校推動「德育教育」的心情刻不容緩,我拄著拐杖,每天搭乘計程車去上課。婁

  家長慢慢也感覺他的孩子比較會尊重別人,能主動幫助父母做事,和兄妹相處也較融洽。在親師懇談會上,家長也肯定的說:「輔導孩子的功課,我們家長還可以勝任,但是要教「好」孩子的行為,很不容易。」他們也很想瞭解德育計畫,願意跟孩子一同學習成長。

杖妖Z上小朋友有人問我說:「老師,我的筆芯沒有了。」就會聽到周圍有許多人說:「老師,我的鉛筆借給他!」這時內心最高興的--當然是我自己。也許有些人無法瞭解為什麼我要放下組長的工作而去教那很多人都不敢碰的一年級,外人看來我是腦筋有問題,自找麻煩,但是我知道,我正在做一件平凡而偉大的事業。如果能夠透過教育,點亮學生的生命,照亮更多人,那人生將會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