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雨甘露

緣起贊(六)

 八十六年一月  
老師開示於香港普明苑  

qwht拮牙n唈儂oo歭哭綸t儂釳翑儂綸sq茗uvtusen輩xoo咺歭睛rzpィ弊qv
是故除緣起飢騕L有少法鬲G說離性空陞蝯L有少法
若法有自性鬥h說無涅槃 及無戲論滅 自性無滅故

之前已經很詳細的解釋無自性;但是因為我們的習氣力量很強,還一直要執著說有自性,下面就是針對這個再進一步解釋。


法有自性無涅槃坐G乘修學不究竟
杖妍繴教也說外在這一切法都是分別心造作出來的,但是一直講到最深奧的就是他們所依的主,對「主」就不這樣解釋,他們覺得這個主是有自性的,是有自相的一個主。數論派安立二十五所知中,二十三種是虛假的,他們安立有自性的就是這個「我」--具知之我。佛教內宗下部二宗,安立一切有為法是實有的,是有自性的;無為法不是實有的,不是有自性的。唯識宗安立三法:遍計所執、依他起、圓成實,三法當中--安立遍計所執跟依他起是虛假之法,圓成實是真實之法。這樣的安立,把一部份安立成是虛假的,另外一部份卻又安立成是實有的。所以,如果安立某一法是有自性,對此便無法安立涅槃。

  自續派很接近應成派,也講一切法都是虛假的,但是又承認一切法有自性,所以以應成來看自續所解釋的這一個道次第,怎麼樣去修學都不會得到解脫,只能證得《俱舍論》當中所講的一種阿羅漢果。《俱舍論》裡面講二乘怎麼去修學這樣一種道次第,靠這個道次第能夠證得某一種程度的果位,所以應成派看自續以下,無論如何修也只能得到這樣一種果位而已,沒有辦法得到趣向真正的涅槃解脫果位。
  
  總之,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自續以下,真正的內心都是覺得有自性的,以有自性為基礎,一直在破沒有獨立自主之我,以此修無我;但是其內心底仍覺得有自性,以此修持之道,不管怎麼樣修,的確可以斷除暫時粗分的煩惱,壓制這些煩惱的現前,但是沒辦法從根斷除煩惱,只能夠成就《俱舍論》裡面所講阿羅漢之果。也因為這樣,應成派立宗的時候,這些論著裡面一直證明《俱舍》中所講的阿羅漢不是真正具相的阿羅漢。應成派一直要破《俱舍論》所講的阿羅漢不是真正的阿羅漢,就要破除這一點,也就是以這個為理由。

  如果執著有一法是有自性,就沒辦法安立涅槃,也沒辦法證得涅槃。為什麼呢?因為有了這個自性的執著之後,就沒辦法從各各門中破除分別之心,「戲論」沒辦法滅除,也就是指「分別」沒辦法滅除,所以不會得到真正的涅槃果位。如果有分別之心的戲論存在,便無法斷除煩惱,這個分別心會引起煩惱,令煩惱現前,就談不上斷除一切煩惱的涅槃果位。這一切的根源又是從著有自性而來的。


故於智眾中做o大獅子吼側が衕鬫菮旳做蝠■眽鈱
婁圻]為這樣的理由,所以本師釋迦牟尼佛一直在大眾中宣說無自性之法。佛陀轉第二場無相法輪的時候,傳了般若十萬頌、般若二萬頌、般若八千頌,同樣也傳了與此有關的很多般若法門。


佛陀宣說緣起道坐j眾會中獅子吼
儂圻簹所宣說的這些般若法門,就是直接破除有自性,一直在抉擇無自性,就是宣說沒有一點微塵般的自性之法,就是萬法皆無自性。宣說此法之時,來聽法的弟子當中有證初果的、二果的,然後也有證得阿羅漢的,也有菩薩。在這些大眾當中,本師釋迦牟尼佛就像獅子,沒有一點畏懼心的大吼,宣說了這一個萬法無自性之深奧法。

  如果聽聞無自性法之前就有此習氣,則一聽到宣說無自性法之語時,內心會充滿歡喜,然後隨從此法而去修持。相反的,自性的執著如果很強的聽眾,一聽到此語就會覺得非常驚訝,有些會生起畏怖心,有些會愣住,或者生起怖畏之心而已,卻沒辦法出難題與佛陀辯。佛陀透過緣起法來說無自性,進一步透過是無自性再來抉擇是緣起的時候,外道更沒辦法出難題來跟佛陀辯論。
  
  當時在印度很有名的修行者、學者,他們也來佛陀足前聽法,透過聽聞無自性、緣起無自性、緣起性空之法之後,證得了初果、二果,有些也證得了阿羅漢果。這也是因為佛陀宣說緣起性空,於此生起無比的歡喜心,因為生起這一種歡喜心,才有辦法趣向他們追求的解脫果位。同樣的,不願意聽到這一些法的魔、還有外道,他們也無可奈何,只好惆悵的坐在自己的原位,而沒辦法對佛陀怎麼樣。

杖壯畯抳{真的聽聞緣起無自性之法,然後透過聽聞,再進一步去觀修止修空性法,則一切魔等非人也無法障礙。西藏人念誦《心經》,有一種拍手的形式,可以驅逐很多的魔、非人的障礙,因為《心經》裡面所詮的是緣起深奧的空性之法,抉擇不共的緣起性空,並且能夠除去常斷二邊。


即由緣起因偵﹞ㄗ斻鋮隻僱蝠“Y是偌L無上說因
杖坐ㄩ猻O抉擇什麼法,都是透過了它是緣起。也因為它是緣起,又是性空,透過抉擇這二者,所以能夠除去常斷二邊,是佛所宣說的深奧法,此說就是無上之說。沒有任何法比這一個更深奧,最上的就是此法,所以佛宣說的此法稱為無上說。


緣起性空無自性巫蓎K深奧無上法
杖坐隢K品可以說很廣很深,但是智慧品沒有一個法比性空更深奧,密乘金剛乘可以講出生起次第、圓滿次第;圓滿次第也有五種圓滿次第,當中第一個圓滿次第,第二個圓滿次第,不管修學如何深奧的法,以見解來講,沒有一個比龍樹菩薩在《中觀》裡面所抉擇的緣起無自性更深奧。並不是說緣起性空上有區別,而是因為緣起性空所緣之境上有區別而抉擇的。顯乘一直都是透過共許的一些法,然後緣此抉擇緣起跟性空。但是在金剛乘裡面,它抉擇緣起性空的法,就是境,是什麼呢?它一般以幻身,或以深廣無二福慧二法,以這些為基礎,然後抉擇緣起性空之法,是透過境的殊勝而講一個殊勝的緣起性空,並非直接透過緣起性空有區別而講深奧。

杖坏H緣起性空抉擇空性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破除所破,顯教也好,密乘也好,都是一種同樣細微的所破而已,並沒有區別。再宣說一個比此處更細微的一種空性的所破,它不是龍樹菩薩在《中觀六論》裡面所講解的空性的所破,也不是佛陀在第二場無相法輪裡面所抉擇的空性的所破,而是超出此,另外一種空性的所破。

婁圻釣リH解說顯乘裡面所講解的空性是比較粗淺的,金剛乘裡的抉擇所宣說的空性是最深奧、最無上的。他如此作解釋,你要進一步的去分清楚,他是透過空性的所破,然後來區別他們的深細呢?還是透過空性所緣之境,從境上分他們的深奧程度?如果是從所破上分深細,那已經是錯了。抉擇宣說緣起性空是無上之說,在龍樹父子的《炬論》裡面也是如此宣說,同樣宗大師父子也一再的如此宣說,他們都如此的抉擇,已經決定他是無上之說。超出這個還有一個更深奧的,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此皆自性空偷t此此果起陘G決定更互做L障為助伴
除此更有何鬲鬲ぅ_希有陞H此理讚尊隻事g非由餘

杖妊z過「此皆自性空」,就是指這一切法都是無自性、無自相,也因為這樣,那就是指這一切法都是自性空。然後能夠抉擇一切法是自性空的同時,以一切法是自性空為理由,同樣能夠安立起靠此因能夠生起此果,就是能夠安立起因果;同樣能夠安立起境跟持境、具境,同樣也能夠安立起作跟所作所為,這些都能夠無違的安立起來。進一步去思惟自性空,對自性空有一定的止觀修持的時候,對緣起又會有更強的決定勝解。對緣起法有更深一步的決定勝解的時候,它又成為更深一步的去了解自性空的助伴。

杖岐`之,就是要靠對緣起法生起決定的勝解,便能夠提昇對無自性的決定勝解;同樣的,對無自性有更強的決定勝解時,也能進一步對緣起有決定的勝解。這兩個決定勝解可以相互無違的成為助伴,一個幫助另外一個提升,了解到這個扼要的時候,對佛陀的教法又可以生起無比的更強大的信心,這樣的緣起性空之法是非常的稀有,又非常值得我們驚訝、驚奇的一種法。

婁妖鈰鬙肭_如此的稀有之心,覺得他是最稀有的、最珍貴的,又覺得非常神奇,透過此門,向佛陀禮讚,這樣的讚揚,會成為讚揚當中最殊勝無比的讚揚。沒有一種讚揚能夠在此讚揚之上,比它更殊勝的了。


讚揚佛陀身語意垢諨Y一偈勝三界
  「成讚非由餘」,一般性有讚揚佛身口意功德,同樣也有對佛一切事業的一些讚揚,這一切都不會成為最究竟、最殊勝的讚揚,沒辦法完整的讚揚佛的一切功德。透過緣起性空的了解,然後向佛陀讚揚一句偈頌,這一種讚揚就可以超越其他一切的讚揚之文,可以成為最無上的讚揚。透過緣起性空來思惟佛陀身口意的功德,那又是思惟佛陀功德方法裡面最無上、最殊勝的一種思惟方法。 綸圻簹有三十二相,有肉髻、有光芒、行走的時候雙腳不會落地,透過這些功德一直讚揚佛陀,一般來講也是一種好的讚揚,但不會成為無上的讚揚,它是可以集聚很多的資糧,而最殊勝、最無上的功德,是沒辦法透過這一些來集聚的。因為有這些殊勝的扼要,所以佛陀在世的時候就問舍利弗:「我送你能裝滿三界並充滿舍利子的佛像,另外一個,就是送你只有一個偈頌的《般若經》,你要選擇哪一個?」舍利弗回答:「我並不是對充滿舍利子的佛像不敬,但是我要選擇只有一個偈頌的般若經。」理由就是:過去世的佛是靠般若波羅蜜多而成佛,同樣,現在世的佛也是靠般若波羅蜜多而成道的,將來的一切佛都是必須依靠《般若波羅蜜多經》而成佛。

  也因為如此,佛陀教誡阿難:「就算你把充滿三界,並且每一尊當中都有無數舍利子的佛像都摧毀,我也不會怪罪你,可是如果你聽聞一句般若波羅蜜多經之後,又不去修持,放棄此法的話,你就不是我的弟子!」佛陀不只一次慎重的教誡,在十萬頌裡面有如此的教誡,二萬頌、八千頌裡面也有,只是廣略有點不同而已。

杖坏戌p此的殊勝,我們聽聞宣說、修持緣起性空深奧法是一種無上作法,可以藉助這一股殊勝的法,而後對此有一定的認知時,並一直去思惟,則所集聚的功德,會比之前更快、更猛的增進。也因為有這樣的扼要,聖天菩薩在《四百論》裡面也講到同樣的內涵:前二偈頌的意思就是說:福德淺薄之人,對深奧的緣起性空之法,連一點懷疑心都生不起來的。透過自己有一點輕薄的福報,然後再靠自己少許的這一些聽聞,能夠稍微對緣起性空之法生起一點懷疑之心,此懷疑心也可以摧毀輪迴的根本。同樣的內涵,至尊文殊菩薩也有教誡宗喀巴大師:「緣起深奧的法能夠生起一個懷疑之心,此心也可以成為得到解脫的正因。」


意樂清淨修持者咫ˉZ惡趣與魔道
杖宏P此不同,如果你一直觀想金剛乘--大威德金剛、密集金剛,以及顯乘的度母、還有文殊,但是若意樂不清淨,都也不會成為真正的修持;因為這樣而墮入惡趣、墮入魔道的也有很多。西藏有一護法叫作雄天護法,但是這個雄天護法是一個魔,為什麼呢?以前在修持的時候一直在持咒,他已經修持達到某一種程度,但是因為自己意樂不清淨,而轉世成魔;法王也明指雄天護法是一種魔。他之前在修持的時候,靠咒的力量有一定的威力,但是自己意樂不清淨,還有發願不清淨,所以投生為魔。也有些人在修持雄天護法,他也給予修的人某種程度的幫助,但最後因為雄天護法的意樂跟發願不清淨,始終不會令這個修他的人有究竟的好處。

杖圻b印度某一時期非常興盛修持「喜金剛」,修持者因意樂不清淨而墮入魔界的有很多。傳說阿底峽尊者在西藏聶塘的時候,有天他終日靜坐,隨從的弟子啟問:「今日尊者作這樣的舉動,是為什麼呢?」尊者就回答說:「印度有一位修持喜金剛的人,因為意樂不清淨而生魔道。他想來西藏,如果他來的話,會害了整個西藏的人,所以我透過修持、透過靜坐,一直與他鬥,最後把他驅逐出去,沒有讓他進西藏。」修持到自己能夠觀想,然後觀想的程度都可以現得很清明了,但是因為意樂不清淨,或者是福德資糧不夠,就會淪為魔道眾生。

杖完嚚t起性空之法有一定的了知之後,一直去串習、去修行,不可能成為魔道眾生。如果能夠這樣,之前所集聚的這些資糧就好像上弦月一樣,會愈來愈圓滿。我以前在西藏三大寺的時候,常常持文殊心咒,有一幅至尊文殊的唐卡。到印度之後,我也特意的請人畫了一幅至尊文殊的唐卡,努力的持文殊心咒。

婁圻酗@天,我去翻閱八千頌的時候,看到有一句就是指「不可為成為學者而來翻閱」--「為了成為學者而來為之?」好像有這種意思。剛開始我看到這一句,不知道在講什麼,因為從直接詞面了解,是說不可為成為學者而聽聞,但是我一直不了解到底是什麼密意。後來才了解是:不可以為了自己成為學者而來聽聞《般若經》,若以這樣的意樂來聽聞是不可以的。這句真正告訴我們的密意,就是應該誠敬的為了得到解脫、得到寂靜涅槃而來聽聞。

婁壯甯藒M也生起一種懷疑心,按理來講有觀世音、還有大勢至菩薩等,但是我為什麼一直在念文殊師利的心咒呢?就生起一個懷疑心。本師釋迦牟尼佛對我們來講是恩德無邊,按理來講,我應該供一尊本師釋迦牟尼佛像,也應該持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心咒才對,但我沒有這樣作。再進一步分析我為什麼會這樣,我一直在持文殊師利的心咒是為什麼?然後慢慢再進一步觀察我自己意樂的時候,意樂已經有不淨了,好像在追求自己成為一個大學者,然後一直在求文殊師利的加持。

杖夾漱@次我看透自己的意樂不清淨,所以完全放棄了為了這樣而持文殊師利的心咒。因為了解到這一點之後,我延續了四、五年一直都沒有持文殊師利的心咒,而換了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心咒,一直持此咒;慢慢的又發現這樣也太過份了,覺得持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心咒,也應該向文殊師利祈禱,並持他的心咒才對。我們在修持的時候,一直很精進認真的在學,沒有注意到自己真正的意樂,但是,不管怎麼樣學都不會有進展,這時候就必須要注意自己這麼精進修持的意樂是什麼,這點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