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仁與敬業樂群

八十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日常法師開示於新竹北門國小 全省里仁事業聯誼會

編按:

  里仁事業是為了落實慈心理念(知見建立)去實踐(依見導行)的一個善法行業,不管在心態上與做事上,生產者(農友與廠商)、銷售者、消費者之間呈現的是一種彼此信任、合作、互相感恩的互動關係。

  在日常法師的法乳滋潤下,八十七年一月起,我們結合在家居士共業的力量,成立了「里仁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以有機蔬菜、慈心食品、環保與文教圖書的開發、銷售為主要工作,目前全省除了三區學苑里仁外,尚有基隆、淡水、新竹、彰化、清水、台南等六處區域里仁。


  里仁事業,就世間眼光來看,它和一般商店一樣,是商業行為。但這個商業行為,是由很多真正學佛者共同經營,所以它經營的理念與目標,跟世間的商店不一樣。因此,里仁既然是世間的一部份,也實際上是屬於我們需要的,所以我們脫不開世間,但是我們是學了佛以後,來從事這個行業的,所以它也一定應該用學佛的精神,來貫徹其目標。

佛法不離世間覺
敬業樂群賺法財


  世間一般經營事業的共同目標是「錢」,但是現在我們要從事這個行業,不是為了世間之財,而是藉世間財的外相,去積聚佛法之財。所謂「佛法不離世間覺」,經營里仁事業就是不離開世間,卻能「覺」。同樣是世間財,但認識這點之後,會了解覺、迷,有其迥然不同的內涵。我們要積聚的,雖說不離開這個世間來談,但其內涵,是怎樣增長佛法之財。

  世間之財,有我一定沒有你,反過來也是有你就一定沒有我。但,佛法之財就不一樣了,有我一定有你,有你一定有我,而且必須是兩者兼顧,才能夠互相互利增上,如果這一點看不清的話,就不是佛法之財。我們了解佛法,知道世間種種是緣起之法,緣起就是各種因緣的聚集,這因緣的構成,要有你、我、他,而我們共同依賴的依報─外在器世間,也一定是息息相關的,所以今天我要談的事情,就在這個原則上來談。

  我們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它的重心點放在上士,上士的基礎在中士,而中士的基礎是下士,下士的重點是業,由業而提升、而出離,以至究竟。關於業,我們學的理論並不很廣,《廣論》指出,我們想走上菩提之路,必須積聚資糧,對在家居士而言,這一點比較困難。但是反過來說,目前是急速惡化的時代,假定共業不能挽救的話,則佛法的菩提樹,沒有生根的地方。這是一片沃土,以這一點來看,前面提及在家居士很難積集成佛資糧,如今卻變成了在家居士的「時大」因緣。里仁事業正好是在家居士學佛過程中,最好的必經路程。各位藉著這機會來自我提升,也由於各位努力付出的關係,為佛法的菩提樹保留了最清淨的一片生長園地!但是佛法在這方面提供給我們的訊息不太多,所以,我加了很多概念,希望確實能夠真正幫助在家人,相應佛法當中共下士的部分,這是為什麼我們研討班的同學,乃至於很多讀經班,以及文教事業的推展,是以儒家面貌出現的原因。

  理論有了之後,總要把理論用到我們的生活方面去,當然這範圍是很廣的,在這很廣的範圍之內,有兩個最主要的主流,第一個是理念方面,第二個是根據這個理念去實踐方面。一般說起來,理念比較深細,平常我們接觸不到,但是實踐卻是非常廣泛,跟人人不能分割。因此我們把它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文教,比較重視理念,除了研討班以外,所辦的從小孩子的讀經、大專營、教師營、校長營,乃至於將來非常重要的一環──讀書會,對絕大多數的「福友」來說,是極重要的。前面說過,如何把下士的「業」的理念,透過它一方面稀釋,一方面能夠讓大家普遍的真正接觸到,最重要的,如前面所談,如果沒有這個力量的話,絕對沒辦法保留這片沃土。就像世間一樣,眼看那個肥沃的沃土,形成總要千萬年,往往一場大雨,統統沖光。而現在的環境,都在製造這樣不利的條件。所以理念建立了以後,如果沒有實踐的話,就變成一種空話,而實踐的部分,就是里仁事業。

  這是意義非常深遠的一件事情,因此,在這個原則上,我們要以什麼樣的概念進入?背後當然以佛法為基礎,可是若要廣泛運用的話,除了儒家概念以外,我覺得可以用儒家比較有代表性的兩句話來說─「敬業、樂群」。業,是我們從事的事業;群,是我們所處的環境。杖坏u要我們存在這個世間,我們就有事情要做,而要做的事,必須人與人之間互相的交涉,所以業與群體之間,是有這樣密切的關係存在,這包括所有的有情,然在這當中,主宰的是人,沒有人能離得開。很不幸地,這世間,慢慢演變到競爭的局面,群,是互相對立的;業,只是一種在這個對立的團體當中,互相爭取的地盤。反觀古人,群,是互相輔助增長的,在增上的過程當中,形成一種力量,所以大家會敬業樂群,這也是儒家很重要的概念。

歷事練心積資糧
學佛切莫繞遠路


  佛法又怎麼看待呢?小乘,不太談事相,基本上是「少事少業」,但還是要借重事相,將個人欲望降到最低限度,生活勉強支撐過去就可以了,完全以提升精神為主,達到成就二乘羅漢。

  實際上就學佛者而言,這二乘只是一個暫時的過渡時期,究竟,是成佛。我們如果只希望自己得到解脫,最快的話,三生就夠了,假若一生是六十年或七十年的話,轉它三世,不要三百年,絕對證得羅漢果;最慢七十劫也可以。但是要成就大乘圓滿的佛果,以法相來說,一般的情況平均數,須要三大阿僧祇劫(那是天文數字),二者差距,不是意樂的認識跟提升,而是對事相的掌握。既然我們了解,實際上的學佛,真正究竟的只有一佛乘,而走到中間彎一下(小乘求解脫),實際上是個遠路,是很吃虧的事情,如果我們下腳第一步,就朝向這個成就大乘圓滿佛果的路去走,特別是現在這個時代,從事這個事業,就非常有意義。

  佛法有句名言叫「歷事練心」,這個「歷事練心」,通常在發願。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時候,特別強調這一點。拿佛法來說,單單發心是不夠的,要怎麼辦呢?還要廣行六度!盡力的積聚資糧,並增長內心,到最後證得空性,圓成無上菩提,通常我們稱其「業」,業,包括了事相以外,還要面對人群,以及我以什麼心去做,也就是意樂。亦即,藉著這樣的事情,來提練淨化我們的內心。

  「敬業樂群」,實際上敬跟樂,也是內心當中的一種狀態,只因為它偏重世間的,所以並不強調說要提練身心;佛法本來就是強調出世的,所以在做事情當中,比較重視這個身心提練。目前這個時代,我們應該怎麼做?因為我們的業從宿生帶來,我們怎麼將其轉化過來,使我們所學的圓滿教法,不致於流於空談?以僧俗兩方面來說,出家人,必須依靠在家居士的護持,培植學佛的環境;同樣的,也由於出家人不斷的提升,給在家居士希望與指標。希望是未來的,指標是現在的,然後從指標當中,互相輔助增長,是實際的下腳處。僧俗間實際有這樣的關係,表面上來看,里仁事業是在家居士的事情,但就整體來說,整個的佛法,在大乘道過程當中,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

  各位在運作過程當中,一定會遭遇到種種問題,種種困難。通常我們解決問題、解決困難,一定根據各人所習慣的模式去做;但是我們習慣的那套模式,是世間領受的教育,也就是眼前的科技時代,商業社會所帶給我們的概念和方式。而這正是我們要努力扭轉過來之處。

  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個大學問,也是為什麼要勞駕各位,經常進行像這樣的聚會的原因,大家從彼此經驗的分享中,互相成長,拓寬心胸,找出問題點在什麼地方。假定我們不能這樣去做的話,所謂「歷事練心」,就只是句空談,「敬業樂群」同樣談不到!因為我們現在接受的概念,是商業社會所形成,而我們無始以來的習氣,本來就與之相應,所以假使凡事以眼前的利益為先,不但這個利益不一定能得到,真正究竟的利益更得不到。千百年來,以東方來說,很多佛菩薩來世間所扮演的,不管是印度的婆羅門,或者像我們中國儒家的聖賢,都能以世俗上各種不同面貌呈現。經過了千百年的教育,已經把我們心靈的東西,有了相當程度的提升,但是古代的教育不普遍,農業時代,本來就是安土重遷的時代,所以在這種狀態當中,雖然有這個理念留在世間,效應卻不深廣。等到科技一發展,利用科技的便利優勢,形成一種排山倒海的力量,一面倒的情勢,把古人提升心靈的這種價值,統統抹煞掉了。

把關嚴謹講誠信
扭轉狂潮不能急


  再說,因為提升心靈就是要在現實生活中,面對千變萬化的身心境界,來淨化自己、利益他人,而對一般人來說,現實中永遠有互相矛盾的不安之處,提升心靈本來就很難。尤其隨著科技的發展,大眾心靈完全被物質迷醉,儘管傳統有一些很好的美德,但是以近代人的眼光看,它不是美德,它變成了包袱,應該要被打倒。例如,帝王固然被稱為專制,要打倒;我們的孔聖人,被稱為孔老二,也要被打倒。實際上並不是它本身的錯誤,而是人為的因素造成,但卻很少人真正了解這個理念。以佛法來說,現在末法了,真正懂得佛法的人很少,可是大家看了人為錯誤的那一面,就把佛法看扁了,這是同樣的道理,因此,願以「敬業樂群」幾個字,做一個簡單說明。

  我們要怎樣使理念上產生「敬業樂群」?首先可以拿現實問題來作對比,因為講理論是一回事,可是「感受」更重要!舉例來說,肚子餓了,要吃;天氣冷了,要穿衣,就是這樣。理論只有少數人用得上,這感受卻是無人能例外。特別是我們學的《廣論》上面,通常都是說:「這個對我們有什麼殊勝的利益」、「這樣做有什麼過患」,這是佛法最精采的地方。它並不像古人只說高高的理論,「應該做好事」,「無所為而為」,好像很高明,但絕大部分都用不上,到最後形成空談。

  世間人已經共同發現非常嚴重的問題,大家為了進步、提升而忙,但是不了解表面的進步有它的副作用,而其副作用對我們有絕大的害處,一般人看不見,等到看到時,想要去挽救,已經來不及了,賺回來的,要花多少倍都貼補不回來!以《新世紀飲食》為例,大家都知道現代飲食出了大問題,國內也有很多人提倡有機健康食品。這個問題先進國家歐美、日本早已發現,並很認真努力在做,我們現在雖然起步晚,但至少跟上了。不過,跟是跟上了,這問題不是說今天你想做就可以做的事,一個理念,隨便兩句空話說過就算了,可是真要呈現出來的話,所牽涉的層面是非常的廣,哪那麼容易一下就做得過來?以我的了解,儘管我是個外行,但我知道,要從事這個有機無農藥事業,須要經過幾年?至少三年!慈心基金會主事居士把關把得很嚴,我非常贊成,我們寧願把關嚴謹一點,「誠信」對我們非常重要,何況現在教育本身的理念,真是一團糟,要想把這個理念.從上到下一貫的推廣開去,談何容易?

  尤其現今社會已經爾虞我詐慣了,只要談到做生意,我們往往容易想到奸商,這個概念一定要慢慢改過來。沒有例外,大家都在謀生活,商人也是一樣,但是他們接受了世間錯誤的概念,真是最可憐的,被犧牲的一群,如此而已。他們不得已莫名其妙的扮演一個凡事圖利的人。雖然大家共同發現了這個問題,但是像這種已經存在的客觀因素,要去改變,產生的效果不大。

  既然世間大家有共同感覺,為什麼做不到?因為目標跟我們不一樣。世間人只是為了利!雖然還是同樣這種方式去做,但不管跑到哪裡,先是一窩蜂,大家來做,最後,剩下來的破壞的力量也逐漸浮現。我們不是!剛開始的時候,要擋得住自己內心的衝突,更要擋得住環境上的衝擊,當我們擋住這兩個以後,真正形成了一種模式之後,「根」站穩了,自然而然的,就可以漸漸的挺立出來。特別是現在,大家覺醒了以後,惡劣的環境,卻變成我們最好的增長滋養。事實上,最髒的東西,卻是最好的有機肥料,這也是佛出世,為什麼用蓮花做為表徵的根本原因。

  這樣來談我們的問題,就真正清楚我們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意樂了。因此,很高興地去做,不但在我們自己的同學當中互相歡喜,而且平常在世間來說,像剛才所談的,絕對不要說做生意人差勁,正因為在惡劣的時代,才會變成一種增長、成就我們最好的環境,看清楚這一點的話,對立的心情慢慢地就自然消失掉了,這點我們一定要理念上先建立。雖然理念建立了,一旦對境的時候,老習慣還是會來,別說你們諸位,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們在寺院裡面,還不是彼此有意見,可是因為事情比較少,大家有更多的機會,自然而然,這個理念會在事相上幫助我們,彼此在切磋琢磨當中,改善提升、改善提升……,到最後會產生一個效應,就是我們前面所仰望跟希望的利益跟理念,透過實踐以後,漸漸開始產生,每個人都看見這個轉化的效用。

努力邁向菩提道
己立立人王道興


  之所以出現轉化的效用,是因為在做事過程中,大家的內心逐漸淨化,我們希求好的功德,從中慢慢成長。而彼此也都很清楚,這是每個人投注心力,努力下去才出現的效應。就如同世間人做事,當自己感覺做成功時,每個人都有種成就感,這個成就感,對自己是個絕大的鼓勵。而這個成就感,因為前面已經樹立了一個非常崇高的目標─成就無上佛果,這個目標,是我們一心仰望的,而且有實踐的內涵,今天我親自去做了以後,不但有這種成就感,也慢慢覺得,這個希望不是一個夢想,而是透過實踐的確可以完成的理想,於是在這種狀態當中,成就菩提道,就不是一句空話!它是這麼的實在,就在我們下腳的地方,我們起心動念的地方,也在我們舉手投足之間,漸漸使得我們前面的信心,就變成一種實際上的智慧。

  照此情況之下,「敬」跟「樂」兩個字,也就在這當中。前面我們學的是理念,此時則是透過實踐之後開始發酵,發酵以後,轉變成甘甜法味;「里仁」本身就是基於這樣的過程談這件事情。因為這理論是可以運用在任何情況之下,對我們出家同學─僧團,也有很大的幫助,不過僧團,一方面因為,境比較狹,而且有在家居士護持,在「運用」的部分比較少,但是當我有機會出去的時候,所看見的事實,正好提供我最好的例證。舉例來說:鳳山寺舉辦圓根燈會時,每天中午里仁負責的主事者──賴錫源居士,會講些故事,這些故事發生在南北各地,都是真人實事,相當感人。圓根燈會圓滿結束以後,我有機會出去處理文教方面的工作,我們今年春天不是辦了校長營嗎?之後,有一個後續動作,就是怎樣使校長在文教方面更積極的投入,乃至能夠開始轉化。所以校長營之後,陸續舉辦校長聯誼活動,先是台北、而後高雄、台中。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得到一個很好的靈感。藉這個事相,從時空兩方面來談到眼前是什麼樣的時代:

  根據我們歷史的演變過程當中,大家可以觀察得出來,眼前的時代,以科技來說,人類文明好像是越來越輝煌,但是拿人性、心靈的提升來說,卻是江河日下。心靈提升,自古以來,學術也好,理念也好,都已經形成了,我們中國的立國精神,是所謂「王道」精神,但後來變成了霸道。王道的精神,「以德行仁」,其真正的立足點是「道」,實踐是「德」,在實踐過程當中是「仁」。仁就是「推己及人」,我不要的,也不要拿這個去傷人;我要的,就應該把這東西推廣、助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當你努力的結果,以德去行這個「仁」,推己及人去做時,周圍的人,因為受你的恩惠,所以「選賢與能」,推舉有能力的人去做事情,讓有賢德的人在高位上頭。如果他既賢且能,這個最好,再不然,在尊位的人必是賢者,由有能力的人去做事。國父孫中山先生就提倡這個理念,實際上這個概念是傳統王道思想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假定你的行為為王者所看見、欣賞,他就來提拔你,夏商周三代的精神是這樣的,這是中國古代的立國精神。

  真的要想在精神上面提升,非常不容易,而精神提升之前,還須要教育,古時候教育不普遍,所以極大部份人是一般老百姓,只要在上者好好做,起帶頭作用就可以,那時在上者跟一般百姓的關係,並不是「這是我的國家,我可以掌控它。」王道精神,老百姓稱為子民,上面的官,叫做父母官。我們只要看中國傳統的經論就知道,例如,歷史上一個很有名的公案:商朝到末代的時候,出了個商紂,這個人暴虐無道到極點,武王就出來將他推翻。後人有疑問,在《孟子》上出現了這麼一段話─「你不是講忠孝嗎?既然忠孝,怎麼做為一個臣下,竟把國王殺掉、推翻了呢?」孟子說:「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賊殘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真正重要的是仁跟義,對仁義有傷害的人,是「賊殘」之人,紂是「賊殘」之人,是最差勁的。所以孟子的答案是:「再沒有比這更差勁的了,我所了解的是,把這樣差勁的人除掉,沒聽說過弒君。」

霸而後蠻真可惜
自利利他逆流行


  所以,天子是什麼?是上天讓你來管理祂的子民的人,所以必須對待老百姓,就像疼愛自己孩子一樣。王道精神就是這樣!如果子女體力已成長到成人,可是心靈方面還停留在幼稚的層次,怎麼辦?我想在座大家都曾為人子女,極大部份也都已做了父母,當子女小的時候,你會全心照顧他,但是到他體力成長,心靈還是很幼稚時,豈不是非要心靈已經成長的父母來帶動他?所以王者,就是這樣的精神。

  西方人不了解真相,才說我們東方專制。到了現在,反正是科技時代,樣樣都是外國月亮比較圓,西方人說什麼,我們就莫名其妙地接受,身為中國人、漢人的子孫,這真是最可恥的、也是最奇怪的一件事情!

  既然提升這麼難,那後來的人呢?因為精神提升是要淨化自己,《大學》上所說:「誠意、正心、修身、齊家」然後「治國、平天下」,畢竟不是人人做得到,所以漸漸這情況就衰頹了,衰頹是衰頹,可是傳統畢竟是如此啊!更何況大家都接受這個概念,演變到最後「霸」就出現了。

  霸,就現實來說,是「以力假仁」,他並不是靠內心當中這種精神,君主之所以為君主,是因為「父死子繼」,但霸主還是借重這個「仁」,以力假仁。我們看文王,商湯,本都是很小的諸侯,到最後能兼有天下;但是「霸」就不一樣,春秋戰國的那些霸主,都是大國,霸勢必在大,但是他必須借重這「仁」來行事。雖然國王是霸,可是他治國一定有一群人輔助。我們看中國歷史,幾千年來,經常出現即使霸主德行不好,但因為有精采的大臣,國家也會出現太平盛世。之所以能夠呈現如此,有個基本的精神在裡面,大臣以仁、王為中心,或者,有的雖然做不到,但也必須借重它。因為借重「仁」,所以民間一般人的思想當中,有這個東西;就像中國人從小就接受、了解這件事,自然而然熟悉孝悌這種精神。民間是這樣,大臣接受的概念也是如此,發自內心認同此概念。只是自己做不到,卻要求別人做到,如此而已!

  輔佐霸主的大臣可能有兩種,有一種是真正實踐仁德者;有一種是對「仁」的概念只是侷限於文字上的,就是《廣論》上所說的嚼甘蔗皮。《論語》說得很明白,子謂子夏:「汝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透過文字,應該了解文字的義理,這是成功的君子儒,千萬不要只停留在文字上頭,(可是文字是必經之路)。所以歷史上很多文人呈現的面貌是小人儒的時代,大概不是太平盛世,甚至有時候是亂世。反過來說,如果文人多是君子儒的話,那就是太平盛世出現的時候了,中國幾千年來就是這樣的情形。

  但是,西方科技進來以後,這套東西統統不要了,王道思想被說成專制,儒家也變成孔老二,「要把他打倒,徹底破產。」面對現代的相狀,實在想不出適當的字來形容,不過以王、霸這個精神來對比,現在可以說是個「蠻」的時代,完全比誰的力氣大。因此,這個里仁事業,今天扮演的角色是有無限意義的,正因為如此,我們能夠盡一分力量,其價值是無比的。

  最後,我特別要強調一點,我們做這件事情,目的不在業績。里仁事業的「業績」,和外界所談的業績不同,這裡不是要跟人家競爭,與人斤斤計較,勉強過得去就可以了。真正的業績是什麼?就是在做的過程中,我們的心靈提升了沒有?這才是極端重要的一件事情。工作時每人投注,總希望盡心盡力去做,但盡心盡力做的過程當中,有沒有想到自利利他?我們需要的「業績」就在這個上頭!若能透過這樣去做,我們對這一份事業,會越來越發現其內在價值是無可比擬的,不知不覺當中,我想這個「敬」字就在做事中漸漸的放進去了。然後呢?當我們看見這麼多人,投注心力,努力增上,樂群的這個「樂」字,慢慢地慢慢地會產生。這個時候我們會發現人與人之間習慣性的互相磨擦,也隨之逐漸降低了,這個時候,《廣論》上面告訴我們的觀功念恩就用得上,所以它並不是一句空話,真的是可以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