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有機 拆除心籬

慧軒


  將近半顆樹長度的一串香蕉,下半部有的熟得轉黃了,一群麻雀吱吱啊啊,飛進飛出。戴起眼鏡瞧瞧,哇塞!牠們的家就在這串香蕉上面。牠們居然這麼放心地,恣意地在這裡吃、住──這裡不是野外,是雲林莿桐林?任的果園。

  林民任曾因健康欠佳,倚重健康食品,也兼賣這些產品。在聽過雷久南博士鼓吹有機的健康之道,加上在農會的哥哥也傳授給他一些有機無農藥的種植資訊及概念,他認為要恢復健康,唯有回歸自然,從大地吸取元氣,於是篤定地採用有機農法(註一)的耕作方式。

  知道麥飯石有吸附毒素、釋出礦物質的功能,他不惜成本,用麥飯石粉末改良土壤。他用黃豆、花生、苦茶的糟粕當有機肥,有時種苜蓿,翻到土裡當綠肥。為了抑制野草,他用粗糠或甘蔗皮覆地。他甚至試用漢方中藥,加強植物抵抗力,對抗病蟲害。說到蟲害,只能苦笑。香蕉有橡皮蟲,收成不到一半。樹上碩大金黃的木瓜,搖一搖掉下來,現出另一面──一窩金龜子不慌不忙吸吮著黃澄的果肉。軟蛭、蝸牛、螞蟻、雞母蟲,倒是產量豐盛。難怪小鳥索性把巢築到香蕉樹上。這些蟲害不是糖醋液或蘇力菌所能對付得了,但如果蟲、鳥活不了,人的生機也會受威脅了。

  鄰人的甘蔗園,又直又密,他的甘蔗園,稀稀疏疏,試著把歪倒的甘蔗一拔,根部已被蟲吃掉了。這樣的收成連鄰人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一般蔗農用「好年冬」來殺蟲,但林先生深知這是長效性的農藥,一定會殘留在土壤或作物中。為了養地,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他寧願收成欠佳也不用這些毒物。

  六、七年來,他一直貫徹有機無農藥的方式栽種,但相鄰的田仍使用農藥,慈心基金會評鑑組因恐果園遭鄰人噴洒時波及,他的產品只能列為「準有機」(註二)。他們曾勸他作圍籬隔開,即可升級,他郤說:「我要做示範,讓其他農夫也願意揚棄損人不利己的農藥化肥,跟著我改種有機。我如果急著圍籬,只怕先樹敵,也就沒辦法影響他們。」所以他寧願不升級,也不肯引起其他農夫反感,阻斷了溝通管道。的確,對一個拆掉心籬的人,有形的圍籬似乎是多餘的。為了推廣有機,讓更多人活得更好,不升級的損失他不看在眼裡。

  他一邊撿起鄰人亂丟的農藥袋子,一邊很得意地轉述他孩子的抱怨:「營養午餐或飯店的白米飯都沒有我們家的糙米飯好吃。」的確,吃慣了在太陽下晒乾的有機米,香Q可口,怎會喜歡外面的飯?「我希望我的孩子不只在家裡吃到有機無農藥的食品,在外面也能吃到別人種的有機、自然的作物。希望大家都吃到健康的食品。」秉著這股推己及人的赤誠,他不顧所耗的成本、心血和收益不成比例,堅持自然農法。老天酬謝他對人與大地的這分善念,讓他變得硬朗了,還認識慈心的伙伴。在和慈心組接觸之前,他的產品載到傳統市場去,常因為外表被嫌棄,壓得比市場還低的價錢賣出去,實在欲哭無淚,慈心基金會幫他解決銷售問題,提供技術或經驗交流。對他來說,嚴格的評鑑不但保障消費者,對有心想做有機無農藥的業者更有幫助!


編輯室註:


  一、有機農法:
  是不用農藥、化肥,改用有機肥料種植的農業,因植物是在良好的自然環境下生長,故亦稱「自然農法」。

  二、有機農產品:慈心基金會以栽培土壤、灌溉水源、施用肥料、植物保護、栽培期間、農地周邊環境及農友是否認同慈心理念等六個項目,訂定明確嚴謹的標準,將有機農產品評定為有機甲級、有機乙級及準有機三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