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的汗臭味

台北 余君瑜

  限電解除,我走進教室,只見一群上完體育課回來,一身臭汗的孩子坐在教室裡,沒有開冷氣,也沒開電扇,我奇怪的問:「為什麼你們不開風扇、冷氣呢?」他們回答:「老師,你不是告訴我們要共體時艱,要惜福嗎?」

  停電了,學生一陣嘩然,看著這一群享受慣了物質文明生活的年輕人所表現出來的毛躁、不厭煩的情緒,我內心一陣心酸,這是什麼時候,台灣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我不由自主的問自己,只覺得既無助又無奈!

  這群年輕人,生長在富裕時代,沒吃過苦,所想到的都是自己,停電了,直覺的反應是「我」不能吹冷氣,「我」不能吹風扇,「我」很熱,尤其是上完體育課之後那股熱氣衝身,臭氣薰人,因而他們吵鬧,甚至怨天尤人,他們不曾也不想知道為什麼停電的理由,看著那一張張煩躁的面孔,好幾次衝動的想罵人,但念頭一轉,內心卻泛起了對他們的同情與憐憫,為的是,我體會到這是台灣的共業,這群孩子和我都是災難中的一員,如今,佛菩薩示現這樣一個境,我還能瞋嗎?還能罵人嗎?我深感慚愧,其實,我比他們好不了多少,忍下心中的衝動,我明白我該做什麼?那就是好好地去種善因。

  課堂上,我正講述著弘一法師弟子豐子愷先生的文章──「漸」一文,作者在文中寫著:「造物者騙人的手段,莫如「漸」,在不知不覺之中,天真爛漫的孩子漸漸變成野心勃勃的青年,慷慨豪氣的青年漸漸變成冷酷的成人,血氣旺盛的成人變成頑固的老頭子……一年年地,一月月地,一日日地,一時時地,一分分地,一秒秒地漸進,猶如斜度極緩的長遠山坡走下來,使人不察覺其遞降的痕跡……假如人生像風琴的琴鍵由ㄉㄡ忽然跳到ㄇㄧ,即如朝為青年,夕暮忽然成為老人,人一定要驚訝,感慨,悲傷而痛感人生無常……。」人生無常,我反覆的念著,忽然,我意識到我該來個隨機教育,從「九二一」震災上去教育這群孩子感受無常及惜福的道理,這就是我可以種的因,於是我在黑板上寫著:

  「假如我是南投災民,屋子毀了,親人死了,又處在一群傷亡的人群中,我的感受如何?」寫完後頭,請同學從電視、報紙的畫面上去捕捉,思考……接著,我請他們發表心中的感受…

  有人覺得很痛苦,有人覺得很徬徨無助,有的說不知該怎麼辦?有的話說不下去,有的不知該如何療傷走出心中的陰霾,甚至有人哭了,原因是非常害怕,怕的是事情真的發生,其中最好的是體會到要好好的活下去,年輕人的情緒,就是這麼直接,亳無掩飾,赤裸裸地表達他們心聲。

  抓住他們的感受,我把主題導入無常,我娓娓敘述著,這次「九二一」地震,災區遍及各地,集中於中部,許多人一夕之間失去親人,一生辛苦賺來的房子、家園幾秒中就被夷為平地,國土走了樣,山河變了色,電停了,水沒了……這一切都警示我們人生無常,從剛才同學們所說的話中,可以深切明白大家的感受,希望你們發揮這分感同身受的悲心,共體時艱,節約,惜福發揮同胞愛,共度國難,並希望能銘記此次災變,多積善因,不要讓這次震災在一段時日之後,淡忘了只徒留一個數字而已。

  一連幾天,我繞著這個題轉,我並不冀盼這群孩子能有多大的改變,只希望彼此種好因,當然,他們若能產生感同身受的悲心是我所期待的。數日後,有位同學跑來告訴我說「老師,停電了,全家人一起坐在客廳對著燭光聊天,那種親情的溫馨,是我以前從未體會到的。」我隨喜他的善性,善行。

  限電解除,我走進教室,只見一群上完體育課回來,滿臉通紅,一身臭汗的孩子坐在教室堙A既沒有開冷氣,也沒開電扇,我奇怪的問:「為什麼你們不開風扇,冷氣呢?」他們齊聲的回答:「老師,你不是告訴我要共體時艱,要惜福嗎?」

  我笑了!學生也笑了!

  頓然間,我感受到的這是師長,三寶的加持,讓他們的善性、善行顯露出來。

〈下文即余老師的學生所寫之省思,文中所述,足見余老師的用心,功不唐捐。〉

地震後的省思

李玟臻

  驚慌的一夜,暫時平息,一個令人驚嚇的夜晚,烏黑的夜裡,收音機中傳來一陣陣令人悲痛的消息,來自遠方親人的音訊,安撫著所有起伏不定的心,彼此的問候,彷彿是最有效的定心丸。

  曙光來臨,救難行動更加順利的展開,出自災區任何訊息,牽繫著臺灣所有人民的心弦,每當災區傳來生存喜訊時,心情有如飛上雲端,但又增加傷亡人數時,心情又跌入谷底,看著一幕幕生離死別的情景,心中的痛猶如刀割般,但也只能感歎生命的無常。

  來自世界各地援助以及人民的互助,帶給災區民眾無比的支持及鼓勵,也感動了眾人沈寂已久的心;也許這次發生在南投的「集集地震」是上天對台灣安排的一次考驗,這次的考驗雖然毀了台灣人民一生的心血,但卻使人心更加的靠近,或許這也是一次的覺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