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常人生》

母親•公公•婆婆
                 ──十四個月內,我失去三位摯愛的長輩


高雄福圓班 陳瓊衡

  老天爺對我太殘忍!在短短十四個月中,我失去了三位摯愛的長輩,承受不了這樣沉重打擊,我病倒了。

   今年三月參加廣論研討班,佛法的滋潤,讓我漸漸走出傷痛。樹欲靜而風不止,子女行孝要及時,祈願大家看了這篇文章能奉父母為珍寶。


  在每個人的生命旅程中,總有幾件事會常常縈繞腦海,午夜夢迴。

母親劬勞 身兼父職挑大樑
教養子女 樂觀進取無怨尤

  五0年代,台灣物資正缺乏,先父不幸意外辭世,留下九個兒女及幾塊薄田給先母,當時母親因受不了打擊而一度病倒,然而在回首看見兒女一雙雙驚恐與期待的眼睛,她默默祈求著佛菩薩給她再生的力量,堅定的信仰及母性的光輝支持她走出喪偶的陰影。很快的,她母兼父職,入門教養子女,出門下田工作,從不因勞苦而有半點怨天尤人的話語。

  樂觀、開朗、熱心助人,笑口常開是鄰居們對她敬愛有加的主要原因,親朋好友或左鄰右舍家裡有難,她會主動去關心,有喜事則別人會自動來找她分享或請她去幫忙。在我們居住的小鄉村,男女老幼,先母少有不認得的,別人也鮮有不知道她的名號。由於我是老么,和母親的關係最緊密,她常在夜裡,全家吃過晚飯乘涼時,背誦「三世因果經」,背到眼框濕潤,並且教導我們兄弟姐妹要和氣團結,莫要辱沒祖先及家門,同時提起先父生前的種種好事,希望我們要記得先父的恩惠。

  當我上大學時,便因為先母替我種下的因緣,加入探索佛學殿堂的行列,可惜自己鈍根,祇有在佛門前徘徊再三,就又縱身紅塵,在人海間浮沉。完成學業後,思及母親年邁且故鄉有工作機會,一舉兩得殊勝機緣下,便收拾行囊返鄉陪伴她。此時她老人家最大心願就是「受菩薩戒」,卻苦無善緣,結果等到替我完成終身大事後的一個月,竟如願地參加了戒壇大會,領受神聖的「菩薩戒」,從此終生持齋,從未厭離佛法,直到往生。

慈悲心腸 學佛多年人欽敬
高齡往生 遺體化出舍利花

  在此不能不提到的是,先母一生慈悲心腸,身體健康,八十二歲時,因頸椎病變,首次住進醫院撿查,醫生們都誇她各項生理機能依然像五、六十歲的人,常常喜歡到病房堜M她聊天,先母說:「活了大把年紀,才曉得醫院長得什麼模樣。」惹得醫生護士們哈哈大笑。後來這個頸椎的毛病使得母親晚年行動不便,虧得我家賢慧的二嫂,無怨無悔地日夜照顧,讓所有的兄弟姊妹和親友為之折服,她是我家的第二尊菩薩呢!先母也常在我們面前稱讚二嫂的細心和耐心是無人能比的。

  先母遺體火化後,化成許多舍利花,半透明猶如白木耳,大姪女習佛多年,帶回兩朵舍利花請她的師父鑑定,確認後,令我們為之振奮,先母學佛多年,謹遵佛規,以出世精神經營入世間法,而有實際具體的成果,使我們頓時轉悲痛為歡喜,兒孫們均以她為榮!

公婆疼惜 視如己出我何幸
三代同堂 愛心打造樂融融


   世事變化無常實難逆料,憶起十八年前踏入婆家大門,公公婆婆對我即視如己出,從無棄嫌,尤其在新舊社會交替的那個鄉村,「清晨早起」對我就是很大的考驗,然而他們總以體諒、寬容的心去看待我的笨拙,甚至擔心我難為情,還一味地為我打圓場,像這樣的親情,十七、八年中未曾減少,反而與日俱增。在我有了第一個孩子時,外子因工作無法天天返家,公公婆婆便順理成章協助我照顧孩子。他們其實也很忙,公公上班、婆婆下田,可是卻忙得很踏實,很快樂!而我在他們愛的庇護下,也過得平穩而歡喜。半夜孩子哭鬧,他們必定雙雙來關心,是尿布濕了?或肚子餓了?幫著哄孩子,直到她平靜地睡下,他們才安心去睡,我們相處多年,他們從未挑剔晚輩任何事。

  為了讓祖孫三代能有好的居住環境和空間,我們同心協力改建房子,但最辛苦的仍是婆婆,除了田裡的工作,家裡的孫女,還要煮點心給蓋房子的師傅享用,卻從無埋怨,為的是有「美好的期待」。她總是用欣賞、幽默及至高無上的愛心在打造全家的幸福,雖然不識字,卻通情達理,未曾或違。新居落成後,陸陸續續第三代子孫都在此誕生,公公婆婆忙進忙出,我們怕他們累壞,他們反而忙得更開心,年年都好整以暇地迎接每個小生命到來,歡天喜地照料「嬰兒與媽媽」,洗澡、換洗尿布、餵牛奶、煮三餐、無一不是親自打理得有條不紊!每當洗澡水放妥,抱起了娃兒,奶奶便溫柔地撫慰他:「洗白白,看吹笛!」此情此景歷歷如昨。照顧孫子孫女雖忙碌辛勞,婆婆從不以為苦,可是看在我眼堙A惜在我心底,所以暗自對天發誓,我必盡全力孝養公公婆婆,俾使「上無遺憾、下有希望。」感謝天,十餘年來,全家三代和樂融融。

好景不常 老人家相繼過世
慈輝永澤 下筆為文抒懷思


   婆婆知足、樂觀、慈愛的光輝溫暖著每個家人,讓全家大小都裝滿滿她的愛,公公也不例外。他們一向都是剛柔相濟,身教重於言教,勤儉持家,重視子女的教育。祇是好景不常,病魔悄悄降臨婆婆身上,待醫生檢查後,發覺為時已晚,前後八個月便撒手人寰,公公一向疼愛婆婆,自從失去老伴,猶如晴天霹靂,一年後的中秋節,因氣喘痼疾發作,回天乏術,群醫束手後,亦隨婆婆而去。

  就這樣,老天爺給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在短短十四個月中,我先後失去三個摯愛的父母,所以承受不起這樣沈重的打擊,我也病倒了。每見家中公公婆婆的遺物,便不禁悲從中來,雖明知世事無常,緣盡則滅的道理,卻仍難以釋懷!
 
  自從今年三月參加福智學苑的廣論班後,鄭班長、涂副班長及宋師姊對於廣論精闢的解說,非常吸引我,同班師兄師姊謙讓誠懇向上的學習態度,令我感動,使我漸漸走出傷痛。今天正值婆婆逝世兩周年前夕,班上同修鼓勵我寫下這篇文章,順便也將一、兩年來對媽媽、婆婆、公公的思念之情抒發一下,祈願天下所有父母健康快樂,所有子女能奉父母為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