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你不公平!

台北增上班 君不器


  現在的高中生大多盲目的追求時尚、熱中流行,視學校服裝儀容規定為負擔,時常『秀』出令人驚奇的菃瞗C染髮、剃眉畫眉、綴上成排的耳環、塗上五顏六色的指甲、戒指、項鍊、迷你裙、靴子、踝鍊……,已非少數的特例。為了維護學生應有的清純形象,讓學生去除奢靡,專心向學,學校一直將服裝儀容列為重點要求,導師自然得嚴格督導,配合學校的管理政策,以確保校風的清新。

  那天領著學生準備從技藝大樓回校本部。門口排隊時,一眼瞧見高眺的若亞將校裙摺得短短的,露出有如筊白筍般修長的玉腿,我心裡有點緊張,心想待會兒經過熙來攘往的馬路,讓人看了,豈不招來指點,也有損校譽。立刻,我走向前去,輕聲說:

  「若亞,裙子太短了。」

  她眼看遠方,頭都不回,沒動靜。我好聲好氣地再說:

  「若亞,把裙子拉下來。」

  她抿抿嘴,眼神飛了飛,不理會我。我心弦連跳了幾下,十分吃驚。

  「若亞,我說把裙子拉下來,聽到沒有?」我聲音有了硬度,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這時,班上同學的目光全掃向她。她斜睨地上,頓了頓,最後撇撇嘴角,蠻橫粗魯地把手上的書扔在一旁,動手調降藏在裙頭的摺布。我看了看,仍然太短,知道她沒有全放,暗暗嘆了口氣,又說:

  「還是太短,再拉下來些。」

  沒料到,緊接在我聲音之後,她火山爆發似地大吼:

  「乾脆整條裙子扯下來好了!」

  我愣了愣,怒氣立即上湧,直衝喉頭,才要迎戰,心想太難看了,眾人之前,又在校外,硬將這股氣施了壓,但仍掩不住激動的說:

  「回學校,到辦公室前的鏡子,我們一起來看看,是我太苛刻,還是你不講理?」

  「好啦!」她仍驕慢不服氣,恨聲回我。

  一路上,我依然昂頭挺胸走路,只為了身旁還有好多學生,其實腳有如著鉛鞋般的沈重,我的心正在碎裂滴血。從小至今,除了父母有過的嚴厲怒責之外,求學、就業……,有誰這樣對待過我。

  我錯了嗎?錯在哪裡?是我要求不當?口氣惡劣?或是平時我對她的關懷不夠?還是我未與她建立好關係?可是兩周前才為了相同的事情,我們懇談溝通過的,她也和善地表示配合,……腦子裡千迴百轉,我苦思這其中的究竟。

  雖經一路的反省,我仍百思不解,但也因此更相信事出有因。進了辦公室,我急急喚她前來,耐下性子再作溝通。

  「學校規定裙長到哪裡?」

  「膝蓋中線。」

  「我要求過分嗎?」

  「沒有。」

  「所以,你的情緒來自哪裡?」

  我問出重點,她不言語,表情冷硬,拒絕看我。於是我坦白露出我領受她態度時的震驚,以及內心波濤洶湧的情緒,真誠地說:

  「告訴我,可能我有所疏失,或者做錯的地方,否則我不知道,事情不會改善,你的憤怒也變得沒有意義。」

  「你不公平啦!如育裙子那麼短,你為什麼都不管。」她終於抬頭來看我,用力蹦出這句話。

  「這就是你情緒的來源?反抗我的理由?」我訝然問。

  「對!」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我再次確定。

  「嗯!」她點頭。

  「很高興能聽到你的真心話,我覺得對你耐性的溝通是值得的。」我感慨萬千,心中的石頭也有了著落。她的臉色也在這一瞬間柔軟了下來,不再僵持對抗。

  「謝謝你告訴我你的真心話。我不知道自己是不公平的,我一直以為我是,我會好好地檢討反省。現在我得去上課,我們明天繼續再談好嗎?」

  她溫順地點了點頭。

  第二天,若亞如約前來,神情愉快地誠懇和我溝通,我赫然發現由於自己的疏忽差一點造成大的錯誤,祈幸能及時挽回,真是感謝三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