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加油!

爸爸是好

英雄不怕出身低

勇闖「黃金」城

與習氣拔河

 

老師加油!

台中福圓班 張雅琪

  班上的過動兒小龍一直是我教學上最大的考驗,每天我總因為他而有處理不完的事件,「老師,小龍打我」「老師,小龍又罵我!」「老師,小龍藏我的課本」……,只要我一開口制止或指責,小龍馬上面露凶狠,雙拳緊握,毫無悔意,等著待會兒再給告密的同學苦頭吃,面對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發生,內心時常感疲憊無力。

  今天小龍又發飆了,不斷的欺負同學,又口出惡語,一天下來,我早已精疲力盡,下午掃地時間,到他負責打掃的廁所,進門一看,臭氣沖天,地上一團亂,我到處找小龍,好不容易找到了,靜下心來好好和他說:「小龍,你打掃的廁所沒有掃乾淨哦!快再去掃!」他連忙搖頭說:「我掃了呀!我不要去!」累積了一天的怒火再也無法忍耐,睜大了的眼睛,瞪著他說:「這是你的責任,你要再去打掃!」我說完甩頭就走,回到教室的座位一坐,心情由生氣漸漸轉為沮喪,想想自己又被打倒了,想著自己什麼辦法都用遍了,打、罵、柔情、鼓勵,十八般武藝早已使盡,為什麼還是這樣呢?想著想著眼眶不自覺就紅了!覺得自己挺沒用的。

  上課的鐘聲響起,深吸了一口氣,打起精神來上課,打開弟子規,小龍的經本又忘了帶,我沒氣力再去應對…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說:「小龍,老師不知道該怎麼教你了!是老師能力不夠!」小龍臉上掛著不知所措,班上其他同學全都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氣氛,全班靜默。

  接下來背弟子規,小朋友體貼的賣力演出,深怕老師再受打擊,同學的認真感動了我,心情逐漸在孩子們的讀經聲中平撫,背到最後一句「勿自暴、勿自棄、聖與賢、可馴致」,我開口問同學:「你們會不會自暴自棄呀!」妙妙舉起了手說:「老師我說一件事你可不要生氣哦!」「妙妙妳說!老師不生氣!」「老師我覺得您剛剛在自暴自棄耶!老師您不要自暴自棄啦!老師要加油!」全班紛紛給我加油打氣!我沉默了好一會,露出尷尬的笑容:「對呀!老師剛才在自暴自棄!你們不要學老師,這是錯誤示範,真對不起!」孩子們笑了起來……一起大聲的唸「勿自暴、勿自棄、聖與賢、可馴致」。

  對呀!如果連老師都放棄了,孩子還有什麼希望呢?我要加油!小龍,老師不會放棄你的!

 

爸爸是好

台中福圓班 黃昇傑

  最近幾天,我連續聽到了兩次那念幼稚園大班的老二,不經意地說了這麼一句話:「爸爸是好人」。我知道孩子是真誠的,所以當時我的內心現起的是欣慰的感覺!原來我的所作所為,孩子都看在眼裡,幸虧我沒有辜負他們對我的信任!

  自從參與讀經班的護持工作之後,我把「弟子規」帶進了我教學的班級,也帶進了家裡,作為學生以及我那三個小蘿蔔頭的生活準則。也把「德育故事」加在鼓勵他們的話語裡面,當然,我也時常提醒自己要「以身作則」。譬如:出門上班時,不忘向父母說:「爸爸、媽媽我去上班了!」回來也先對父母說:「我回來了!」因為弟子規上說:「出必告,反必面」嘛!到了晚上,一家人圍在一起,頒「善行獎」,看看誰今天做了甚麼善行;比賽「觀功念恩—誰先說」,看誰最會找別人的功,念別人的恩!讀經班上完回家之後,我要利用時間批閱「聯絡簿」,孩子有時候會圍到我身邊看我在做什麼;我在做資源回收的時候,他們會在旁邊幫忙;我在做家事的時候,他們也想要參加一份……

  我在學校是一位老師,在家裡是一位爸爸,學生和孩子無時無刻不在看著我的舉止學習。每當課堂上那一雙雙專注渴望的眼神望著我時,我都有一種「責任重大」的感覺。我期許自己時常記得這麼一段話:「你應該對你的權力產生敬畏,你不可違背學生對你的信任,你絕不可相信你真的有如他們所想的那麼偉大;你只是一個媒介,你對音樂和對學生的愛,將透過這個媒介使學生發展成懂得負責和充滿愛的人」—這是一個偉大的爸爸對他擔任教師的女兒所訓勉的一段話。

  孩子!謝謝你講了這一句話,你讓我知道我曾經用心,謝謝你給爸爸的鼓勵,你讓我更有信心地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英雄不怕出身低

麻豆 陳錦滿

  一身筆挺的軍服,英姿煥發的文雄,受邀回到母校向九百多名的學弟妹演說。被視為青年楷模、學校之光的他十幾年前在這所鄉下的國中就讀,與哥哥文發分別就讀國一、國三。

  被列為低收入戶的殘破家中,住有顏面神經麻痺的智障母親,和靠撿破銅爛鐵維生的父親。就學期間的穿著和使用的物品,幾乎都是撿拾來的,但文發從不以為恥,做事認真負責,任勞任怨,人緣頗佳,幾乎囊括了三年的班級模範生,成績更是名列前茅,這在普遍不愛讀書、常規不佳的就業班來講,是一個異數。每天一下課,玩心重的文雄,總被負責的哥哥文發拖著一路趕回家做代工。文發的所作所為,任教理化的譚老師看在眼裡,內心充滿想要提拔他的熱情,本想說服文發轉到升學班,但因他已是國三生,為時較晚,所以只好放棄,轉而培植弟弟文雄。一年後譚老師轉到離家近的國中任教,在取得先生同意下,帶著文雄轉學到她服務的新學校,並住宿在她家。宛如自己孩子般的照料著文雄的生活起居和課業。

  畢業後這位與譚老師三位女兒玩在一起、生活在一塊的文雄,果然如願的考上中正預校,帶著譚老師一家人旳祝福,展開他另一階段的學習生涯。哥哥文發也在譚老師的鼓勵及建議下,一路半工半讀,終至完成高等教育,現服務於某大銀行,擔任主管職務,因其穩重堅毅的特質,頗獲上司的賞識。

  面對台下的學弟學妹們,文雄以穩健的台風,侃侃地敘述著自己從卑微的過去,如何立志向上,不畏艱難,直到今天獲得軍官的奮鬥過程,以「英雄不怕出身低」的事實,來鼓勵這群故鄉的學弟妹。文發、文雄雖已在社會上貢獻所學,但他們也不忘在假日中,抽空回到心目中的另一個家,探望昔日的恩師,報告自己工作及生活上的點滴,享受著師生之間那份溫暖的交流。

 

勇闖「黃金」城

高雄善行班 洪錦月

  最後一節下課鐘聲響起,想到今晚要上善行班,不禁加快手上的工作,準備早點回家。這時有位老師前來詢問是否本班打掃廁所?他說他路過廁所前,發現幾位女同學用「衝」的出來,且臭味異常,好像有狀況,我就先請打掃的同學去看看,不久,就進來了幾位學生七嘴八舌地叫道:「老師!受不了!臭的受不了!整間廁所,連牆壁也被弄髒了!」我一聽,連趕帶跑的過去看。才到廁所大門就臭氣薰鼻了,打開那間廁所門的剎那,欲吐之感立即湧上,心裡一直告訴自己要忍住,其實學生已處理過,只是沒處理好而已。這時內心十分佩服,他們才國一,遇到這樣臭穢的境,竟仍不畏懼地處理,真是難能可貴。於是我也立刻動手把牆上、四周再整理乾淨,連垃圾桶也刷得乾乾淨淨。

  但學生仍然不平地說:「是一位二年級的同學,我聞到她身上好臭!」又七嘴八舌了!這時內心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必須小心說話啊!以免助長怨氣。因此告訴他們:「目前我們要關心的是這位同學將怎麼辦?她如何走進教室呢?怎麼挨到下課呢?她一定生病了,希望她現在能好一點!」這一提,學生想想也是啊!換成是我,多難過啊!於是心漸柔軟了,做起事來也歡喜了,甚至再把各間廁所重新打掃一遍。

  在進行時,我內心充滿感激與歡喜,感謝師長的教誨,感謝佛菩薩給了我最好的教材,這一切都是活教材,有這樣的逆境,大家才有增上的機會。記得蘇東坡一個公案:一日,東坡與佛印皆在禪坐,東坡因心中無佛,所以視佛印如一團糞便,而佛印禪師心中有佛,所以視東坡是一尊佛。感謝三寶的加持,賜給我們師生共同成長的機會,令我們在糞穢之中成就內心的佛性。

 

與習氣拔河

台北 慧智

  我因為在學校擔任科任,無法落實地推動德育,但又很想參加師父的文教事業,所以,看到讀經班師資培訓時,便報名參加了。

  每個星期一次來匆匆,去匆匆,沒有前行,也沒有結行,對自己的習氣沒有太大的影響(但當時也不覺得有啥不好),再加上自己還有一些外面的事情放不下,所以每次讀經班開會,葉師姐聯絡我時,我總是「有事」、「沒空」、「沒辦法」參加,葉師姐每一回都很平和、溫柔地回答我「沒關係」,或「希望下一次你能參加」,她的態度總是如此的誠懇,沒有絲毫的責備。就這樣過了一年。

  今年暑假,有一次要開籌備新學期事務的會,葉師姐又通知我,當時我第一個反應是「我看看」,她仍是很誠懇地說:「希望你能來」,實在覺得過意不去,就想:「好吧,暑假比較有空,那就去吧!」

  那次開會,讓我深刻體會到:平日自己能如此輕鬆地來上課,是因為背後有這麼多的人,用心地籌備、規劃,心中油然生起對師長、團體功德的感恩。麗卿師姐在會中,提出她與其他師姐互動失敗的故事,讓人印象深刻,也獲益良多,這時我心中出現這樣的聲音—參與開會,也不錯嘛﹗

  巧的是,之後沒多久便接到學校的通知—下學期擔任導師。當下自己的習氣馬上現前—推!找了幾位資深的讀經老師,請他們接受這職務。但每一位都微笑地告訴我:「你可以藉此機會學習承擔」,我心裡想:「這下子是推不掉了,只好乖乖地接受。」但也並沒有進一步參與開會的念頭。

  一直到有一次,麗卿師姐結行時說:「請擔任導師的同修,務必參加每月一次的幹部會議。」當時心中便開始掙扎。因為原本每月一次我所參加的清潔組義工共修,正好是這個時段,而且我也滿喜歡去上。但,又覺得自己應當要代人著想,不能隨自意樂!這應是我該去學習的吧!所以清潔組義工共修安排了其餘時段,這個月的幹部會議,我就乖乖去了。

  會中,麗卿師姐提到要關懷外圍教室的讀經班,當時,雪華馬上說,她家就在捷運站旁,似乎沒有理由不去。我心堨縝b想:「雪華實在勇猛,真是隨喜她」,沒想到雪華又說:「咦,你家不也離捷運站滿近的嗎?」大家看著我,但我實在說不出「好」,心媟Q著:「我這麼差,要去和人家互動什麼呢?要說受用,也不知有什麼受用呀!」「但,每次就會說要承擔師長志業,真的遇事時,跑得比誰都快,如何承擔呢?」接下來幾天,心中一直念著這件事,想到平日上課時,班長常提到「多和同行造共業,來世才能感到有助伴」,所以心中便作了這樣的決定—去!

  雖然決定去淡水,但師姐沒有詳細說明,實在也不曉得自己要去做什麼。一直到前五天,瓊慧師姐說「你負責帶讀經還有心得分享」我馬上起了煩惱:不知道要說什麼。瓊慧師姐很有耐心地在電話中給我很多的意見。

  正行當天,心裡一直擔心等一下要和淡水的同修互動,真怕丟臉。但是,我知道我要做的是對的,我要去和同行造業,為自己的來生種對的因,何需煩惱呢?我應該高興才對。反正,就是真實地把自己的相狀呈現出來嘛!這時,我的心轉為隨喜自己及同行的師姐和淡水的同修們,畢竟我們是在造增上的共業啊!

  在這一連串的過程當中,我真實地看到自己習氣之頑強,也體會到與習氣拉拔的苦,心中真是對許多師姐、學長們生起無限的讚嘆與隨喜。在這條漫長的道路上,我知道自己走得很慢,但我期許自己:要與師法友造更深更廣的共業,為自己的無限生命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