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油煙機的功德

德遠口述 慧軒整理

  每周五傍晚,台北學苑法味廚房裡身高一百七十幾公分的邱師兄(德遠),在灶上或蹲或跪,仰著脖子猛刷頂上的抽油煙機。這個三米寬的抽油煙機,每天至少運轉六、七個小時,還能維持不袗製的面板光可鑑人,眾人都說一周總清一次的邱師兄功不可沒。您曾試過昂頭舉手半蹲一個多小時?每周嘗一次這種滋味,他不但沒有逃,明年義工還是選這一項,他究竟為了什麼?

半推半就做善後 思惟功德提心力

  廣論讀了幾年,一直沒當義工,總以另一半護持法人,經常不在家,我要照顧孩子為藉口。去年義工報名時,班長特別提醒法味善後義工缺人,我一時見義勇為,拿筆就填,寫到一半,盤算著不可能有空的,就沒寫工作的時段。但班長細心,又追問一次,不好意思耍賴,就這麼「打鴨子上架」,每周五一次,到法味廚房清洗抽油煙機。

  初進法味,在眾師姐的隨喜聲中我興致勃勃地開工了,還沒做完,就腿酸手軟,背簡直要斷了似的。一邊納悶我沒來以前,這些師姐是怎麼熬過來的?聽說以前還用鹼水,清洗時水一邊滴在臉上或往胳臂倒流,多不舒服啊!現在我用的是膏狀的清潔劑,成份自然且不傷手,已方便太多了!師姐一直說她們只需站著擦,我太高了,得蹲著擦,實在太辛苦了。心想她們都這麼善解人意,總算沒有白做。回家酸痛了幾天,一轉眼又星期五了!

  第二次進法味,隨喜的糖衣很快就溶掉,疲憊、酸疼的感覺一經啟動,一個多鐘頭的清潔工作好似沒完沒了。想罷手又死要面子,我豈是輕棄承諾的人?我做起來都這麼吃力,留給師姐做豈不更辛苦?不行!無始以來我撒下好多黑種子,都已長成一片黑森林,我再不改種白樹,後世就連光都透不進來了!於是開始想像主廚看到亮晶晶的抽油煙機,心生歡喜,煮出好菜,也讓吃的人高興健康,因而更支持慈心素食……這份推廣的功德我也有一份,就這麼又把心力再拉起來。

拔河賽中識煩惱 抽油煙機是師兄

  心力起起伏伏,在這拔河賽中,我也漸漸看出這台抽油煙機要教我什麼了。從小毛毛躁躁一不順心常撒手不管,即使在職場上打滾多年,平日和同事相處愉悅,但是萬一被惹毛了,就會率性請假半個月去遊山玩水,現在我居然能動心忍性地做下來,又為了什麼?

  我常羡慕法師在師父身邊學習進步神速,但以我這樣粗疏率性的習氣,即使有機會在僧團受教,豈不三、兩下就記滿過被退學了?要承事師長,先從眼前著手,把這台抽油煙機當「大師兄」服侍,要能擦到歡歡喜喜以後才能安忍受教。

  四十幾個周五,的確也讓我薰到一些法味。踏進廚房聽見眾師姐在討論他們遇境想到廣論上的句子,我就好讚歎。對著抽油煙機埋頭苦幹一個多鐘頭,也多了不少省思的時間,一邊擦著,一邊看到自己的心相。當我不自覺轉身看窗外的餐廳時,我會痛罵自己:又在尋找窗外讚許的眼光!有時背部宿疾復發,我仍咬牙把「大師兄」擦個晶亮,背痛居然消失,幾次下來深深感受到什麼是「三寶加持」、「淨除罪障」。

對境練心增韌性 磨去稜角學雙贏

  藉著這點堅持,煩惱好似磨掉一點,心也越來越敏銳。這點資糧用到工作上,也發揮一點功效。最近有個客戶對老闆告我的狀,所以我被老闆數落一頓。往常我一定大發雷霆,而且請假「消氣」半個月,這次只是半天就恢復平靜了。這個客戶從一開始就和我犯沖,憑我的業績,哪差他一個?實在可以不理他,但我以前必定損惱過他,他才會百般挑剔。過了兩天,他又在大哥大留話:如果沒在某某時限送來某某資料,那你就「看著辦」!我壓住第一念的不屑與氣憤,對身邊搖著頭、大嘆難為的同事說:「或許我該買個禮物去道歉,弄清楚他究竟不滿意什麼。」同事詫異得合不攏嘴。

  同事所看到我的改變就是「法」的功效。如果沒有在研討班建立知見,如果這些法沒有透過清洗抽油煙機的磨練而入心,那能這麼快就轉變念頭了?如果沒有參加這個善後工作,我還會自以為是地欣賞自己有稜有角—對方不高興?拉倒!現在自己比較有彈性,要學好「觀業忍受,廣結善緣」才是無限生命中雙贏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