措手不及

編輯室整理

  校長主任營下午即將開鑼。當日義工在各樓層拖地、打掃,希望校長、主任們看到環境清幽也跟著神清氣爽。

  十點已過,可是十一樓還有十幾間尚未退房,無法打掃。這些房間住的是某公司的員工,他們在此培訓,原先已和他們商量過,約定在十點退房,為何至今毫無動靜?輔導組負責這層樓的服務員開始不安了,以往有些遠道來的校長會提早到,他們自然希望及早安頓行李,休息一下,屆時房間亂成一團,豈不尷尬?幾經波折,農訓的工作人員才打聽出來,對方公司的總經理臨時蒞會致辭,導致整個時程延後,事出突然,也無法預先知會我們。怎麼辦呢?他們沒退房,義工只能乾著急。

  十一點,對方終於退房了。但是這些房間媥謅C豎八,服務員一看,急得跳腳。照說此時營隊服務員要各就各位,在各樓層招呼貴賓,可是現在床單沒換,浴廁也未清,如果有校長、主任看見,這是多麼不好的第一印象!旅館人力絕不可能在短時間做好這些事,剛才一大群打掃的義工不知何處去了,時間緊迫,服務員決定:自己動手!於是有的兩人一組換被單,有的撩起長裙刷浴廁,早到的佳賓正好看到手忙腳亂的這一幕。

  輔導組發現服務員忙著打掃,無法招呼校長及主任,便向義工組求援。義工組組長接到訊息,氣急敗壞地找那群打掃義工,發現他們在地下室用餐,一照面就大聲責怪:「怎麼都跑來吃飯?」義工捧著飯盒,愣在一旁—「早上不是宣布十一點提前用餐,接著支援報到組引導或歡迎校長嗎?難道照計劃行動也錯了?」

  當天檢討時,服務員覺得慌亂中無法保持一貫的冷靜愉悅的心情,沒有盡到招呼賓客的職責,而打掃義工也覺得無所適從,他們該怎麼做呢?

  師父、如證法師和陳學長以此事為例,教義工如何對境用法,提升心靈。師父透過這個無常的例子告訴我們:世間本來就不圓滿,所以佛法才會出現;但是因為生命無限,我們可以透過做事的過程中,不斷提升自己的心靈。我們的自性執常會以預期的想法去認定這一切該這樣該那樣,碰到雙方各執己見時,越去講道理就越不能擺平,這和世間打官司沒有兩樣。碰到這種狀況時,不是執兩邊誰對誰錯,而是脫離本位向上發展。

  就拿這個延遲退房的案例來說,如何寬廣思惟,不造成對立而向上提升?從房客的角度來想:十二點退房是正常,他們答應提前退房,要感恩他們願意配合,他們因開會延誤而影響到我們作業也是情非得已,我們開會時間拉長也是常有的事,這樣將心比心就不會責怪。對農訓員工極力配合我們的需求,出狀況了一直在幫忙,要觀功念恩。至於對校長招呼不週,我們可以坦誠地說明原委,他們會諒解。看到義工整理被單,照常理判斷這應是農訓的員工該做的事,怎麼反倒是義工在忙?他們看了,反而會覺得義工很用心。

  如證法師認為這是「在事相中提升」的好例子。整個過程中,大家一直在想如何配合別人補漏洞,當場可能無法調適,但只要事後知反省,在意樂上不斷提升、淨化,自然能漸漸進步。去找事情發生的原因,到最後可能發現連主管也不一定處理得了,這時要學師父說的「當董事長的兒子」,學著去應變配合幫忙補漏洞。這種事做多了,對事理觀察力增強,是智慧增長;而心理調伏能力增強,越會代人著想,是慈悲增長。這就是事相中提升意樂的本質,事情未必樣樣圓滿,但會增長福智資糧。

  陳學長特別點明我們面對無常的心相與因應之道。無常是世間的真相,如果沒有這樣的認識,內心希望一切如預期進行,遇境時心跟著境團團轉,亂成一團,就會抱怨對立。反之,認識了無常,心很穩,依法對境,調整自己,繼續完成該做的事。對著千變萬化的境,內心安定自在,樂因由此生。無常苦的根本在有「我」,因「我」不喜歡變化,一切希望順著自己,所以外境變時,就與境對立,苦受就產生了。今天一心為團體,累積資糧,盡心盡力去做,即使事相不圓滿,卻讓我們體會到「無常」,不是更深刻的讓我們體會到法的真實嗎?

  至於事相上要如何改善,陳學長如是說:負責的同學應以事情的輕重緩急來判斷協調,當時事況緊急,房間沒整理好不行,而報到組沒人迎接校長也不行。所以義工組組長應該請示輔導組和報到組兩個負責人,由其權衡輕重緩急做決定。這個呈報工作沒做,時間到了,義工下去吃飯,看不到人再做反應,就來不及了。再說義工對整體運作沒有概念,只聽著上面的人怎麼指揮就怎麼做,責怪他們並不恰當。整個狀況是業力在推動,這些單日義工在清理房間之前,已經收到一個指令,那就是「十一點吃飯,之後到大廳迎接賓客。」如同催眠一般,時間到,指令就發揮作用。

  陳學長說:透過此事,我們可以看清楚業很現實,緣起法即是如此。由於我們的智慧經驗不圓滿,觀察力不夠,一點缺失就造成問題。現在不是從混亂的局面去做強烈反應,而是回到原來的次第慢慢收拾。一個差錯的來回,一定留下一片困擾,世間碰到這種狀況,會互相抱怨、推諉責任;在佛法的概念,就是透過這個經驗成長,把它看成未來成功的因,從中學習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