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人學生

高雄善行班 凌智美

  三十五年前,我在和平國小帶一班五年級,班上有位身材嬌小、又黑又瘦而且家境貧困的小女孩。不過很幸運的是她聰慧、伶俐討人憐愛,她叫做陳碧蓮。看到她凡是須經繳費才能參加的活動,她都只能站在一旁,默默投以羨慕的眼光,我心中十分不捨。

  當老師的我理所當然要幫助她,一直到六年級將畢業,她又陷入不能升學的困境,我三番兩次的去說服她的母親,並四處協尋支援,使她順利上了初中、高中、大學。師大畢業後,她就立誓要當個「好老師」以報答老師的提拔之恩。

  後來她進了福智文教基金會,也許學習到「觀功念恩」、「關懷與助人」吧!八十三年起,她便常勸我來學《廣論》,當時我找了許多藉口一一婉拒,直到八十六年初,她又再度邀我,並且找了中山高中蔡振麟校長夫婦,由蔡校長到學校校長室去勸我先生,並告訴他,學這個可以提升領導統御的能力,我先生才點了頭。當她接到蔡校長回電的當天晚上,立刻備好七十卷師父的錄音帶、兩本廣論及一個隨身聽送到我家,請我們下個星期二開始上課。當時我有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可是又盛情難卻,她怕我們臨陣脫逃,每逢上研討班,她必陪坐在我們身旁,只要看到我眉頭一皺,她立刻寫上註解,將小字條貼在我書上。這樣辛苦地陪了兩個多月,她才放心的去忙她的事。但還是不斷的直接間接的關懷我們上課的狀況。

  從此之後,我由於接觸到這個團體,有如重獲新生。在這裡我學習到謙卑和如何付出,也調柔了自己的心性,沒想到從前不經意播下的一顆種子,在她成長茁壯的過程中,有了師父的引導,讓她將以往那些微不足道的「師恩」,居然用這種方式來「報恩」,多有智慧,多難能可貴!她救了我,影響了我先生,也引領我的孩子,我們一家人,都因她而受惠,心中無限感激。

  她常向人介紹:「這是我的恩師,她改變了我的一生。」我會立刻接著說:「她是我的恩人學生,她改變了我的後半生。」

  她在師長那娷I亮了自己的心燈,然後引燃了更多人的心燈,包括她的家人、老師以及她所教過的學生,甚至周遭所有的人。

  看到她的愛心、用心,及所努力過的一切,我不得不說:「現在,她是我的老師。」由於受她的感動,我反省到三十七年來的教師生涯,我並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於是我發願「退休」,回到學校做專職義工,好好協助老師推廣讀經,落實德育教學,和孩子一起做善行,以便再去點亮更多更多的心燈,讓這心燈代代相傳,綿延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