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生涯第二春

桃園增上班 江秋英

  退休後的我,日子過得很閒散,除了念念英文,每周一次的佛學研討課還算正經之外,其餘時間都耗在和朋友吃吃喝喝、郊遊、旅行等。所以當朋友麗鳳要我帶讀經班時,我心想閒著也是閒著,帶小朋友讀讀經書也滿不錯;何況,憑我二十多年的教書經驗,帶帶小朋友念書又有何難?所以我就一口答應了。但是,當我正式開始帶領南門國小星期三下午的讀經班時,我才發現不如我想像中的輕鬆。

  原來這班是雜牌軍,學生來自不同的學校、不同的班級;程度也參差不齊,有的已經高年級了,有的注音符號還不會。我從來沒帶過像這樣的班級,還真不知道從何下手。後來經過福智文教基金會對帶讀經老師的培訓,才慢慢知道如何去帶領他們。過了一學期,雖然學生被我越帶越少,但是在留下的孩子當中,也著實讓我看到了些許的成績。有些在他班上原本是成績不甚理想的孩子,居然可以進步到前三名;我想他們由於讀經的緣故,找回了他們的自信心,有些孩子們告訴我,背書現在對他們來說並不困難,很長的文章,只需要花一點的時間,就能把它背得滾瓜爛熟。此外,孩子們在教室中的常規也愈來愈上軌道。這時的我,心中有一份說不出的喜悅;想不到退休後的我,尚有一點剩餘價值。

  後來,桃園的福智教室成立,我們就把南門國小的讀經班遷移到福智教室,並且擴大招生。一班幼教班,一班國小班。我當然義不容辭地又擔任了讀經班老師。孩子們除了繼續背誦了更多的經書外,在品性上也有些明顯的改變。有一天,有位姚老師突然問我說:「宜龍是不是你們讀經班的學生?」我心想糟了!不知道這小傢伙出了什麼差錯!原來宜龍是姚老師同事的孩子,常到辦公室來,不喜歡和別人打招呼。但是,最近居然不但和每位老師打招呼,並且會走到每一位老師面前行九十度的鞠躬禮,口婸★D:「××阿姨好!××伯伯好!」他的改變,的確讓大家為之一驚!

  回顧這些帶領讀經的日子,與其說我教了孩子們些許的事情,還不如說孩子們教了我更多的事情。它讓我重新拾起久經塵封的經書,讓我重新體會到中國經書之美,三字經概括了倫理忠義,可以說是一本伴隨一生的行事寶典;四書代表了儒家經典的精華,其中啟示我們做人處事的道理,仍是千古不易的準則。

  能在退休後的日子裡,帶小朋友讀經,讓經書中的倫理道德觀念,根植于小朋友心中,這對我的教書生涯來說,無疑的,將是另一個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