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變成媽


台北增上班 慧華


  晚餐時還慶幸今天的廣論研討班應該可以準時上課。鈴…鈴…電話鈴響,孩子叫我接電話,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只要和對方談三兩句就好了,免得會遲到。

  當我拿起電話,對方說:「許老師,您在忙嗎?」我回答她:「是啊!我正在炒菜。」內心想,這樣她會識趣一點,長話短說,免得飩~我上課的時間,一心只想不要遲到。她接著說:「好吧!我不會講太久,但是我不說心裡很難過。」我只好說:「那您就說吧!我叫孩子把瓦斯關掉。」

  接著這位學生家長訴說著孩子升三年級以後,因不太用功,第一次國語只考七十八分,她本來就很難過了,還被平時並不怎麼負責任的先生數落一番,愈講就愈傷心,最後竟嚎啕大哭起來。我眼看著時鐘,已到了非出門的時間了,而且我還沒吃完飯,但是對方還一邊哭一邊訴苦,我實在不忍心中斷她的話,坐在沙發一旁的兒子也一直指著時鐘,暗示我時間不早了。這時我的心念一轉,我學佛,不是要利益有情嗎?現在明明有一個身心逼惱、痛苦無量的人需要你的關懷,怎麼可以捨棄呢?而且我也知道她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女人,為了維持她的形象,她不會去向親朋好友訴苦,孩子在學校兩年來,我對他家的狀況有些了解,所以她選擇了向我傾訴,如果我只為了自己上課不遲到而拒絕傾聽,她將更痛苦,也會覺得很無助。

  於是我告訴自己,放下自己的想法吧!以誠懇的心包容她的苦,以關懷的心紓解她的情緒,讓她盡情地哭訴,我只要經由電話就可以使她得到慰藉,這麼方便、簡單,我怎能做不到!

  最後她的情緒終於緩和了,她很不好意思的說:「老師,您趕快去炒菜吧!」時間已過了四十分鐘,當然,我也遲到了半小時。
隔天早上,她送孩子到學校上學,順便到我的教室跟我道謝,我對她說有什麼心事都可以找我談,就把我當做大姐好了,她竟然回答說:「我多了一個媽媽。」我聽了幾乎快暈倒,因為我只大她五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