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緣來如此奇妙

台北 邱麗惠

  生命究竟是不是無限的,以前是抱著「未知」,但因為後來生命的一些經驗,讓我完全相信生命是相續的。

故事之一 重遇老友

  我曾經服務於台灣的一家知名雜誌社,當時擔任主管的我,部門有相當多位的同事,可是平常無論事情大小,總是特別喜歡找一位同事幫忙,平常只要叫一聲「楊」或抬一下眉毛,尚未開口,她就知道,我要什麼,那時,覺得跟她默契十足,別的同事卻常解釋半天,還是會錯意。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突然想要一張衛生紙,我叫一聲「楊」,她就說你要衛生紙是嗎?我非常好奇,因為,我沒有在吃水果,也沒有感冒、流鼻水,也沒有站起來去化菻ョA幾乎沒有任何蛛絲馬跡可以聯想,但是她說:「她就是知道!」

  還有一次,我想要以前一位同事的電話,叫一聲「楊」,她就說:「您想要『某某人』的電話是嗎?」當時,我心媟Q,「慘了!」我大概所有的祕密,在她腦海堙A都無法「遁形」了。

  一九九四年,我參加琉璃光在美國加州舉辦的研習營,在研習中,雷博士協助引領我們回到與這一世最有關的那一世(也就是一般所謂的催眠),當時,我看到明朝時代,一個頭帶氈帽,正在開藥草單的七、八十歲的老先生,當時,一看,就知道,那就是我,當時,雷博士說,您們注意看四週出現的人的眼神,有沒有這一世您認識的親友,我旁邊,正好出現一個青少年,一看他的眼神,天啊!那不是我的同事「楊」嗎?

  我終於明白,原來我們的默契在三百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培養了(也許更早)。

  後來回想,我與她的緣份相當深,我們以前在另一個公司也是同事,而且,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覺得跟她特別有緣。這一世,她對我的幫助很大,我想我們生生世世可能都是互相協助的善緣吧!

故事之二 超越貪愛

  我的祖母,從小就非常疼愛我,每個認識我們的人,都說,我是她的「心肝寶貝」,我們連晚上睡覺,都要手拉著手,還記得有一次,她到日本去玩,臨走前,問我,我想要什麼,我隨口回答:「絲巾!」回來時,她的皮箱裝滿了各種尺寸、顏色的絲巾,她把她所有的錢,都買了絲巾。

  祖母年老時,有一次跌倒,從此不良於行,我非常擔心,她會得老年痴呆症,我每天播放著一些台語民謠,我唱一句,就逼她接下一句,縱使,祖母已失去了生命的熱誠,為了我,她只好辛苦的熬著。那時,我尚未學佛,我們的貪愛,帶給我們兩個人,內心巨大的痛苦,束縛著我們彼此透不過氣來,後來,祖母還是離我而去。

  過了一年,已結婚多年的弟媳婦,突然懷孕了,當我姪兒小的時候,我覺得他的言行舉止非常像我的祖母,個性上更是相似。

  在他四歲的時候,我決定要測試一下,有一天,我故意唱起以前我與祖母對唱的台語民謠,我唱一句,我的姪兒,馬上接下一句,我將以前的民謠一首首唱,他一首首接唱,這些已封箱的錄音帶,平時也很難得可以在電視、收音機聽到的歌謠,他都能接唱,我知道,也相信,祖母又轉世回來了。我很高興,他又獲得了人身,我現在最大的期望是,能協助他,在因緣成熟時,依止善知識,學習佛法,不再因貪愛而糾葛,而能早日離苦得樂。

  我相信,很多人,就跟我一樣,不由自主,陷在貪愛的糾葛中,不斷的輪迴生死堙A希望所有陷在這樣因緣的人,都有學佛的機緣,能轉親情的緣份為增上緣,而早日步向解脫之道。

故事之三 找回宿願

  我曾經是個極端追求享樂的人,認為春天就應該在京都的櫻花樹下欣賞繽紛的落英,吃牛排就應該飛到神戶去才夠鮮嫩……所以停薪留職三個月,專心去日本吃喝玩樂,尤其刻意追求精緻美食,以致四十幾歲就痛風,手腳腫到無法彎曲,整夜不得安眠,醫生宣佈我這一輩子只能靠類固醇等藥物過活。我怎麼可能讓醫生一句話就決定我的未來,我不服輸,開始改變飲食,調整生活,竟然無師自通醫好大半的症狀,因而發覺飲食、情緒、大自然,乃至全宇宙與我們都是息息相關,病痛帶來生命價值的省思,我發願要辦一份雜誌,幫助別人也獲得身心的健康和快樂。不可思議的是,我發願沒多久就從弟弟手中拿到雷久南博士的一卷錄音帶,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雷博士是浩瀚的大海,於是一九九四年到美國跟著學習,才發現雷博士也正想要辦一份華文雜誌推廣身心靈整體健康的理念,我自告奮勇承擔,願意共同為眾生的身心靈的提升而努力。

  研習期間,經雷博士的催眠後,才發覺生命的戲碼,從未落幕,一直都演個不停。

  我看到自己在明朝曾是一位頗受敬重的中醫,在那一世往生時,幾乎全村的人都來送終,應該是個醫德醫術都還不錯的醫生。而我在這一世未痛風之前,似乎完全忘記了我這一生再來的目的,應該感謝那一場病苦,讓我因而慢慢醒覺,得到我過去生的老師──雷博士的引導,找回我曾發願救病救苦的宿願,繼續為了眾生的安樂而努力。我相信,這是個永不會結束的故事,因為生命是這樣一生又一生的延續著。

  我認真的去思索,前世和今生的關係是什麼?這一生和下一生的關係又是什麼?

  我和同事「楊」一世又一世的相遇,一起共事,到底為了什麼目的?我們要一起努力的方向是什麼?

  我和祖母的親眷關係,輾轉相繫,如果只是寵溺憐愛,對我們彼此的無限生命又有什麼幫助呢?我要怎樣做才能真正幫助我的親人呢?

  我曾於前世為醫、懸壺濟世,那麼我今生又為何而來?怎樣才能幫助所有的人都得到身心靈的健康與快樂呢?

  正如《前世今生》的作者魏斯醫師,所告訴我們的「人的每一生都有目的和任務」。我曾經獨自摸索,試圖找到解答,走過一些冤枉路,身心受苦,感謝師長和同修的協助,我走回我曾經努力的道路,但是必須有老師教才慢慢清醒,否則都在昏睡當中,很感恩諸佛菩薩、師長讓我找個我這一世要努力的方向。

  我們都會帶來過去生的習性和習慣,比如曾經當過中醫師,這一世碰到自己生病時,很自然的會抉擇該如何自我醫治,也會想把所體驗到的身心靈整體醫療的妙法和別人分享。我們前世的努力,這一世還是有用的,「凡努力過必會累積」。正如日常老和尚所告訴我們「無限生命,無限希望」,真正關鍵在於必須要找到自己要追尋無限生命學習的環境,然後持續不斷的努力。

  透過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學習,我知道決定的關鍵在於跟隨有經驗,且知道正確方向和道路的老師學習,生生世世持續的努力。我朝著這個方向去走,這一生的任務是接續著前一生的願望,很感恩得到師長的正確方向的引導、教誨,有機會學習佛法,希望我能引導身邊的朋友、親人,還有有緣讀到「琉璃光雜誌」的朋友,都能得到明師的指導,為無限生命開拓更高廣的視野,知道自己生生世世要學習的道路。

備註:

  本文作者邱麗惠是琉璃光雜誌的發行人,琉璃光雜誌在一九九四年改編成期刊雜誌,近十年來她跟隨創辦人雷久南博士,透過一季季的刊物,傳送「身心靈」的愛語,讓數不清的人找回「身心靈」康復的道路,她也從追求物慾享樂的迷途中,找回這一生真正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