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

高雄採訪組


  九十一年初,華山有機農場接到土壤成分檢測報告,重金屬「鋅」的含量雙倍於農委會訂定的標準值,眾人皆大為咋舌:「你們是怎麼對待這塊土地的?」愈來愈多質疑的聲音不絕於耳,愈來愈多關懷的電話應接不暇,壓得農場主人蔡華山與楊永華夫婦喘不過氣來,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請教專家後才明白肥料過量使用,可是有人揣測肥料成分有異;有人認為施肥不當;還有人說都是溫室惹的禍……眾說紛紜。慈心基金會為了慎重起見,九十一年五月一日起暫時取消其慈心驗證資格,全面休耕改善。蔡華山夫婦六年來的生活所緣突然被抽掉,法真正學多少此時才見真章。

  回想八十五年六月,正是蔡華山人生的轉捩點,在飲料界與有機農業的天平上,他把籌碼押在有機上,他相信師父所說的,如果農藥、化肥再繼續使用,最後人類只有三條路:毒死、餓死、戰死,於是毅然從光鮮亮麗的白領階級轉而投入胼手胝足的農耕生涯。對農事一竅不通的他,把空心菜苗誤認為雜草拔掉的糗事至今還傳為趣談。然而在這樣的窘境下,蔡華山夫婦咬緊牙關堅持不退,數不清多少次的只問耕耘,沒有收穫;到處討教,虛心學習。經驗、技術、體力……在在考驗著這對年輕夫婦,六年來,終於在有機農業闖出了一片天。

往事歷歷猶在前,非理作意繞心頭

  正當做到順手了,忽聞土壤遭重金屬鋅的污染,簡直晴天霹靂,打得楊永華招架不住,「怎麼會是我們華山有機農場?六年來耕作有機,從無到有,歷經多少困難與失敗,苦熬堅忍絕不退縮。至今農場所種的菜一年年因技術提升,口感佳,產量豐,親友、消費者紛紛前來訂購,幾乎供不應求;先生也常應邀到教師營裡分享心得,甚至多次至大仁技術學院專題演講,還屢屢被基金會推薦參加有機農法研習、有機蔬菜展覽……沒想到卻因驗出土壤有重金屬殘留,我彷彿從雲端跌下來,一下子無法面對週遭的人……」

  本來是忙得不可開交,突然間休耕賦閒在家,生活好像失去了重心,很不適應。蔡華山安慰她,可趁此好好靜養,在法上用功!可是無論誦經、持咒她都無法安住,不知所云;上研討班也索然無味,一直擔憂休耕沒收入了,怎麼辦?雖然眼前開銷還夠用,然而她始終沒有安全感。

  蔡華山起初還穩若泰山,三番兩回與基金會互動,卻屢次溝通不良,內心苦不堪言,幾趟下來,積壓的怨懟愈來愈深,終於一發不可收拾。

  在一次淨智營,與北區廣福組同修互動,驚訝自家的消息傳遍十方。不能諒解別人合理的懷疑,一瞬間,心涼了半截,過去種種如波濤洶湧般地從記憶中席捲而來,往事歷歷猶在眼前。

  回想幾年前教師營的一個下午,師父抽空為屏東的慈心農場打氣,因為華山農場距離教師營的場地最近,所以被排在最後一站。蔡華山滿懷期待等著師父大駕光臨的加持,可是卻因行程的緊湊趕不及前來。「如今打開塵封記憶的箱盒,觸及的是當年師父踏遍屏東的每個農場,惟獨缺我華山農場,一定是我和師父的關係有違緣。」

  思緒又飛快奔至善行班的課堂裡,「我滔滔不絕分享有機耕作的種種,當說到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供應里仁蔬菜時,盧總幹事點醒我,不要以里仁要靠你們供應的心態從事有機事業……三、四年前陳學長也曾要楊永華告訴我:除了耕耘農場,廣論也要好好學習,畢竟淨智為根本……近來為了擴大耕作面積,向賴學長請教,學長要我審慎考慮,想想自己花多少時間研習廣論,想想自己有沒有認真做善行,如果只顧發展事業,卻未把握法人事業的本懷來歷事練心的話,那麼造的業豈不和世間一模一樣?」

  往事如電影般一幕接一幕迅速從眼前閃過,非理作意壓得蔡華山沉到谷底。往昔眾人的肯定與掌聲,如今卻是「天啊!你們用那麼多有機肥?」「華山,你要養地啊!讓它休養生息,莫為收入壓榨地力!」眾人的言談皆成針砭,刺入耳中;學長的關心也被解讀為:學長早就認為他的方向偏了。「既然大家都否定我,那我何必還執著做有機事業?乾脆不要種了。」「可是果真不做,卻又繼續擔任廣論研討班班長,該怎麼面對大家的關懷?」此時蔡華山心生離去的念頭。至此楊永華方覺大事不妙,不種有機可以,可是不能離開團體啊!她一邊和蔡華山一起向南海寺見慈法師請益,一邊祈求師長能為蔡華山點出迷津。

值遇善知識明燈,原來所求皆名利

  對著法師傾訴近日來的心結,法師說:「離開團體不是解決之道;做不做慈心事業都可以,你可以選擇其他的法人事業,但根本是不要離開團體。」

  「為什麼師父不來告訴我,我做的沒有錯?」

  「你看你多在乎人家的肯定,師父怎麼會來跟你說這些呢?你這是希求現世啊!你為修行而來,我才跟你說這些。」

  一語敲醒夢中人,「原來我在希求現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得到人家的肯定,當人家否定我時,我就垮了。」聽聞隨轉,蔡華山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當下向法師說:「我錯了,佛菩薩出的這道考題,我不及格,差點離開師長,我對師長的信心不堪一擊。」法師還舉了諸多自己親身苦熬的經驗,蔡華山聽了更有信心。楊永華也發現自己的病:「原來我的信心是建立在『物質』上面,而非『心靈』,所以當失去名聲,沒有收入時,我的心力就提不上來了。」

錯把肥料施用多,山貓翻土力改善

  回程途中,蔡華山簡直變了另一個人,楊永華簡直不敢置信,前刻像隻鬥敗的公雞,不停觀過念怨,現在竟然神采飛揚。有幸得到善知識引導,看清問題的所在,兩人一方面懺悔、祈求,另一方面也努力改善土壤。夫妻倆多方請教專家,原來表土上的白點斑斑是鹽分積累的結果,難怪這地方菜長得不好。又有專家說溫室蒸發速度慢,所以肥料不能用太多,農改場曾經做過試驗,大約是露天施肥的四分之一。這些從前都不知道啊!以前真的是無知,認為有機肥施用愈多,對土壤愈好。還好歷年來施用的肥料廠牌、施用量都有詳做紀錄,才容易察出端倪。

  既然土壤的問題也真相大白了,他們於是著手嘗試多方的改良,再自行採土去化驗,以深入了解土質。最後將溫室的網子、錏管部分拆除;因為之前做過檢測,確認底層都是清淨無污染,便用山貓將深層無污染的土壤翻至表土,再把原來表土埋在下面,算是大工程,卻也是個改善方式。完成後,即和慈心基金會連繫,申請改善後的複驗,並相約在農場碰面。

  經過「漫長」四個月的休耕,努力改善,將固定式的塑膠布拆掉,換上捲揚式的塑膠布,讓雨季能遮雨,平日又能採光充足,加上山貓的深層翻土,一切就緒。多麼期盼基金會快來採土化驗,審核通過,就可恢復耕作,讓菜的供應正常,全家生活安定。

  沒想到評鑑人員來的當天,關懷、溝通之後,未採土就離開,所以期盼又落空了。為什麼基金會老是這樣拖延呢?「這樣日復一日,又要我等待到何時呢?」當時蔡華山夫婦煩惱熾盛,只緣自己的苦,不能考慮基金會的工作流程與立場,也忘了當時菜檢驗出鋅量過高時,驗證人員曾設法幫他把菜銷到鳳山寺和南海寺,而非任其爛在田裡。

雖識名利是賊頭,捉不勝捉又來襲

  楊永華實在按捺不住了!撥電話給基金會的評鑑人員,結果都在開會,倒是研討班的同學接電話,楊永華彷彿見到親人似的,傾洩自己多日來的掙扎與痛苦,忍不住大聲哭泣,內心有百般的不解和不滿……當掛上電話,撫平情緒後,蔡華山在旁平靜地說:「看看妳剛才的樣子,妳要的就是這些嗎?」聽到此話,猶如當頭棒喝!

  接下來幾天在田G除草,一直思惟「究竟我希求的是什麼呢?」認真回顧過去的生命,追求名利、貪求飲食、注重健康和美貌……乃至於做慈心事業,本是要得師長攝受,淨罪集資,哪知一頭栽下後,仍未改習氣,要求品質,講求效率,還是名利心作祟。以為這樣可助有機事業的推廣,利益更多的眾生,卻忘失師長真正的用意是要弟子藉著法人事業歷事練心,對境用法,串習好等流,成就無上菩提。

  「我錯了,方向偏了,真正有問題的、需要改善的不是土地,是我的心,我的意樂啊!我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家,更對不起我自己。」想到這G,楊永華簡直無地自容,泣不成聲,於是發願拜三十五佛來懺除罪障,並至誠寫了一封「悔過書」放在評鑑人員的辦公桌上。「都是我的錯,我要從『心』出發。」

  至此和評鑑人員的互動才漸入佳境,開始感覺到他們的關懷和用心,也漸漸放下對復耕的執著,對於是否能通過基金會的審核標準,那種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不再強烈到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對境方知幾兩重,從心下手調慢心

  耕作有機六年,如果不是透過鋅的事件,是無法看到自己的心,也就沒有機會修正。雖然痛苦錐心,但沒有白受,苦盡甘來後,他們對「無苦無出離」和「苦功德」有更深刻的體會,也看到自己只想解決眼前的苦樂─土壤改良,未從正因─「心的偏差」下手,更看不見團體的緣起和功德。楊永華深沈地懺悔著:「以前人家說我勇猛精進,說我菜種得好,我志得意滿,驕慢心油然而生。這次考驗失利,才醒悟自己是那麼的差。」

  蔡華山有感而發的說:「買到含高鋅成分品牌的肥料,看似運氣不佳,實則是心出了問題才招感此業,怨不得別人。當初別人的意見聽不進去,現今檢點起來確實應該改善。至於壓榨地力一事,種植的頻率也真的太高了,於是採用休耕及輪種綠肥的方式改善。這次才看到對師長的信心是多麼的薄弱微劣,以前還自認努力承擔法人事業,信心很強呢!至此慢心調伏下來,思惟既然走哪一條路都會面臨境界的考驗,那麼即使我逃得了這次,也逃不了下一回;況且只有選擇師長攝受下的事業才不會走冤枉路,有幸得到善知識引導,讓我存留下來。」

  休耕的這段日子看似精神物質兩相損,但就無限生命而言,他們卻獲得心靈上無形的財富。也因他們的故事,讓基金會未來在輔導農友上擁有更多的經驗,他們的失敗讓彼此往成功跨上了一大步。

  九十一年十月,他們重新取得慈心基金會的驗證資格。恢復耕作後,夫妻倆的互動關係也大為改善。以前常為了工作上的一點小事,雙方僵持不下。現今就不一樣了,楊永華比較懂得尊重蔡華山,蔡華山對她的改變也大為稱許。舉一例來說,有一回楊永華要蔡華山和她一起疏苗,蔡華山說他要澆肥。她當下就想:好吧!疏苗做不完明天再做。可是如果是以前她會很堅持,因為每天的工作計劃要切實完成,如今她看到此舉正是追求事相圓滿,也就是只求現世安樂。想起以前碰到突發狀況岔進來破壞計劃,就會執著痛苦,楊永華至少認得這個煩惱賊了。


後記

  我們隨喜蔡師兄夫妻跌倒了又爬起來,順便還撿到掉在地上的金塊。至於過程中和驗證同修不快之事,人之常情,在所難免,就套用賴學長對此事的看法做個總結。

  賴學長說:「這一條有機之路,農友和驗證雙方都沒走過,過程中的努力和經驗都是不斷走下去的珍貴基礎。驗證人員的工作重點不只是在判定符不符合驗證規格,而是在透過這個方便,讓有機護生、養地的理想落實、綿延。農友的困難,就像朋友有難,解決不了就轉請專家協助。南區驗證員在事發後也請鳳山寺和南海寺護持含鋅過多的作物,他們也盡力在解決。不圓滿的部分,雙方宜以『常敗將軍』的毅力,歷事練心,轉危機為生機,才是整個法人事業真正的價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