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心伴我成長

台北 慧珍


  廣福組義工慧珍師姐,長期負責慈心理念推廣的工作,認識真相後漸漸改善追求物質的心,也發覺長時以來的菩提願心,可以落實在生活中,在回顧一生的學習中充滿了感恩與懺悔,以下是她回顧成長的過程。

  在我青澀的中學時期,做事就很負責,也很願意助人,所以一直深得老師信任。這種服務的心,時時縈繞心頭,使得對自己與對別人的要求也相對提高。

  當年我順從父親的堅持,進了護理學校。在護校實習中接觸許多臨床的病人,而從小就多病的母親要我多體察病人的苦,並做到視病如親。回憶母親的一生,她幫忙所有農務、照顧子女,勞心勞力大半輩子,最大的願望是後半生能有個兒孫滿堂、幸福美滿的生活。但天不從人願,在她中年時罹患甲狀腺癌,當醫生宣判她的生命僅剩半年時,她當然不能接受。從檢查到治療我一直陪伴著母親,感受她身心煎熬的痛楚。當癌細胞在她的脖子上增生擴散,甚至堵住呼吸道,只好氣切以呼吸器維持生命。以往對病患服務的態度,抱著把差事做好的心情大過母親要我視病如親的叮嚀,如今看到至親受苦,感同身受,此時為母親抽痰時,會仔細觀察她的反應,以免刺激呼吸道引起劇烈痛苦。

  母親從拒絕接受到無奈埋怨,我看到她捨不下對生命建構的種種期待以及對死亡有著未知的恐懼,我反覆思索:到世間走一遭,到底要學什麼?生命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每念及此我只會哭泣,這段期間我深刻感受到臨終病人的家屬,也同樣遭受極大的痛苦。

一心嚮往菩薩行
 始知行願兩相違

  母親往生後,我發願要用未來的生命為臨終病人服務,並輔導病人家屬一起面對這種苦難。由於這個願力,很快的我由報紙上得知某佛教團體有相關的課程,因此毅然前往學習臨終關懷和佛法。一段時間後上到《入菩薩行論》,對菩薩的行誼非常嚮往,發現光有一顆想服務別人的心是不夠的,解決生命的痛苦必須透過修學及實踐菩薩的行誼,才能自利利他,因此一頭栽進佛法的領域。剛開始像吸水海綿一般,學得又快又歡喜,但兩年後,發現和周遭的人相處,還是以自我為中心,無法將所學的法和自己的願力結合,內心很苦。後來決定從修身養性開始,因此轉而修學禪七和內觀的課程,希望改掉自己見解強的習性。此時,每個月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到山上禪修,享受著心靈平靜的快樂,但回到山下和人相處後,內心的繁雜更甚,形成更大的落差,對境時心依然不能自主,煩惱仍然不斷。有一機會,我接觸了廣論班,對教法和師父帶領的方式非常相應,覺得過去生曾經學過,尤其對於生命無限和苦樂這兩個概念的建立特別受用,很快的便投入義工行列學習。

認識共業的真相
 一改追求物質心

  初學佛時我依然和朋友逛百貨公司、訂做衣服、出國旅遊,我認為這是一般的生活調劑與享受,不覺得追求高品味的物質生活與學佛有何相違。即使廣論學了一段時間,經過百貨公司還會忍不住想探頭一看。直到當了慈心義工,體會因為貪欲增上,在追求物質過程中已造下傷害自己及眾生的業。

  例如,在慈心義工的課程中,看到「海洋偷偷的警告」影片堙A因為人類在食、衣、住、行中廣泛製造、使用、丟棄大量化學物質,造成海洋污染而導致海豹死亡,我想到醫院有那麼多痛苦無奈的癌症病患,警覺我也有一份共業。就像雷久南博士曾提到:「我們在打一場沒有流血的戰爭,這場戰爭所用的武器是化學物質,被殺的對象很廣泛,包括昆蟲、微生物、細菌、各種大小動物、癌細胞及病毒等。」天哪!雖已吃素多年,但日常生活中竟不自覺造做這麼多殺生的共業!這才體會出師父說,在里仁買一把有機菜,在法味吃一頓有機餐,都有殊勝功德。

  認識真相後的我不必刻意對治,追求物質時就會想到:我還要造這個業嗎?內心清楚又篤定,追求的心自然就降低了,相對的勻出心靈成長的空間。

策勵自己精進行
 突破遇難想退心

  初做慈心義工時,我對行政事務及電腦操作不熟悉,學起來很困難,遇難想退,但想到有機農友們為堅持理想而奮鬥,過程中面臨技術生澀、經濟拮据、家人反對、親友嘲笑等種種困難,但他們心中有目標,最後都能突破。我受到農友的啟發,策勵自己要突破學習的困境,漸漸的這些事已難不倒我了。

  有一次,我白天護持慈心活動,晚上繼續上大夜班,下班後已疲憊萬分,正要休息時接到廣論班同學的電話,說明她的哥哥遇山難,脊椎骨摔傷,山上霧濃無法立即以直昇機救護,臨時需要護理人員為他打止痛針和點滴。此時的我疲憊不堪,但想到人命關天,又想到菩薩行誼及有機農友遇難不退的心,提起心力背著點滴上山急救。病人經過一夜的照料,隔天,救援的直昇機不斷在風大樹高的山林間來回盤旋,最後有驚無險的用空中擔架把傷患吊走,完成救護的任務。這一次我突破了自己體力的極限以及遇難想退的習性。

聽聞師父的行誼
 明瞭正是受學處

  有一次,聽到以前師父跟法師到南部的途中,看見稻米收割後,農夫在燒稻草,一般人看到被燒的是稻草,師父看到被燒的是活在那塊土地的生命,並警策自己也有一份共業,因而啟發創辦慈心事業的緣起,藉此轉自他一切有情的業。聽了這個故事,對比之下發現自己對周遭的人以及生存的環境卻很冷漠,很少付出關心,我最關心的還是我自己。

  又一次聽法師說:師父在鳳山寺的院子散步時,在落葉堆堥ㄧ迨W有蟲洞,感慨地說:「將來園區蓋好以後,多種一些花草樹木,讓大地的生命都有安居所,不要受到農藥的毒害。」由此感受到我的生命是物化的,而師父關懷大地一草一木的背後,在他眼堥C一樣東西都有生命,觀待眾生的苦樂,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學到和師父一樣的心。

  我對自己局限的生命價值觀,透過認識真相,並經由師父行誼的體會和薰習,策勵自己可以從緣我轉為緣他,這是我眼前努力學習的方向。

莫將法鏡照別人
 反省懺悔求改善

  當我找到生命中所要學的,只顧自己很努力的衝,很少去關心身邊的人,我一心做功課、持咒、誦經,希望趕快成長,在未來生命好去幫助他們。漸漸的,我省思慈心有無落實在我的生活中?無限生命中我在追求什麼?建立教法、成佛靠我自己可以嗎?才發現如果我要觀照別人,平常就須練習我與別人是有交集的,不只是空願而已。

  在我認識添加物及農藥的過患後,覺得推廣與實踐慈心有機理念更是重要,我不但要求自己也要求別人要做到。有位室友由於較少接觸慈心的理念,有一天,她買蛋糕回來為我慶生,我非但沒有感謝她的用心,反而自以為是的告訴她添加物的種種過患。之後,她在外面買水果回來,我脫口而出:「天哪!你買這水果,殺業那麼重!」看到對方的反應,我才驚覺自己有問題。到底在學什麼法?我認識真相後,便拿法鏡去照別人。師父要我學慈心,而我看到自己這顆冷漠又無明的心。檢討後,漸漸才看到應該把對境當下生起包容與慈愛的心列為學習重點,一定要觀待緣起,委婉和對方溝通理念才易被接受,理念是需要時間內化、實踐的。

  因老家遠在屏東,我很少回家。就在去年過年回家團聚,晚上聚餐時父親沒有出現,妹妹向我訴苦並抱怨父親很難相處的種種苦境。我聽了之後很難過,我反省自己很自私、冷漠,也很懺悔對父親未盡孝道,便向妹妹說出自己心中的感受;當時妹妹由於苦受太強,並沒有馬上聽進我的話。返回台北後,有一次妹妹在電話中說出,其實侍養父親不是問題,他的情緒才是負擔,妹妹覺得應該好好的努力學習承事父親。她很歡喜並衷心的支持我學佛,並相信家裡會因為我學佛而更好、更有福。感恩師父,透過師父的教誡,發現自己關心別人的心非常不足,欣喜的是當自己有所成長也能影響到家人。

生活隨處種正因
 願心行持漸相順

  在慈心理念的薰習中,讓我了解整個大環境的危機、氣候災變、地球暖化、垃圾問題、土石流等等,所有環境危機的造成,是我領受的增上果。從效率上來看,單靠我們這群人想要扭轉危機,幾乎是不可能的,每天有多少人在使用保麗龍碗、衛生筷,有多少人在食用化肥、農藥栽培出來的蔬果,相對之下,我們的力量多麼微小!但有一次我聽學長說到師父將一支拆下的釘書針,從二樓一路拿到樓下的資源回收筒,我體會到世界之所以有希望是因為有人堅持理想,雖然是一支小小的釘書針,但師父看到造業的重要性,啟發我要從自己的生活改變起。

  時下一般的沐浴產品都含有很多化學物質,我的室友們很可愛,用苦茶粉或香茅皂從頭洗到腳,剛開始我很難接受,但認識真相及過患後也試著做做看,生活變得簡單卻很快樂。在慈心的學習,透過師父行誼的策發,同行的提攜,我體會到生活上的每一點,都可以將過去受世間薰染錯誤的價值觀,轉為正確的知見與抉擇,並可藉此練習發心,造一個建立十善社會、建立教法清淨的業,在生活中種下正因,菩提願可以落實在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