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夫的足跡
           是最好的肥料


美國南加 李柟


  美國南加廣福股於五月底曾舉辦了一次知性之旅,提供學員及福友能多了解有機農耕,也讓彼此在研討班之外有一個互動的機會。此次知性之旅, 我承擔了部分聯繫及翻譯的工作。事前曾和農夫海默以電子書信聯絡,以便了解耕作的情形及他要講說的內容,先遣人員也有將他們參訪Nojoqui(和平的山谷)農場的內容拍攝下來。因為擔心同修聽英文有困難,所以廣福股股長建議把講說內容先翻譯成中文給各四部遊覽車的車長,並做成錄影帶,未到農場前可在車上放映。所以我也陸續承擔了製作錄影帶的工作。也因為這個因緣,才更深入的了解這位有機農夫海默所秉持的理念。

  他一年在一塊土地上只耕種一次,其他時間拿來養地。而且每年不會在同樣的土地上種植同樣的蔬菜,為的是土地不喜歡種一樣的菜。

  問他怎麼知道哪塊地適合種什麼菜,他神秘地笑一笑,說他頭腦裡都知道。他的田地佔地八十二英畝,在冬天不適合耕種蔬菜的時候,他會種一些草,像是麥草、蠶豆、青豆及野豌豆來蓋住泥土。他們的葉子可以遮擋雨水的衝擊,而根部能鞏固泥土以免土被雨水衝走。野豌豆的根部直接可以提供微生物養分,而微生物也會從空氣中吸取氮,再轉成大巢菜所需要的氮肥。大自然就是這樣奇妙!他會讓這些草長到六尺高後,割除及翻進土裡作為養分,另外再加上一些堆肥,等土地養好了,才開始耕種。所以他說:我不是種菜,我是養地,讓土地來培養蔬菜。

  另外他也談到了對害蟲的處理。其實在他眼裡是沒有害蟲的,他只是把牠們分類成素食或肉食;素食的蟲吃他種的菜,而肉食的蟲吃那些素食的蟲。像hover fly這種蟲在成年的時候吃花蜜,可是在幼年的時候吃的是蟲子。所以海默就會在靠近他所種的植物旁邊種一些成年hover fly喜歡的花。他說花就像是汽油站,那些蟲吃了花蜜之後,就很有精神的去他的植物上下蛋,等到蛋孵成幼蟲時,就可以幫他控制其它菜蟲。

  田地旁邊有一棵四層樓高的橡樹,那中央住著一隻貓頭鷹,晚上會幫忙抓土撥鼠。在農田裡也可以看到海默為藍箋斑儔瓵v的鳥窩,因為牠們會幫忙吃蟲。但是牠們什麼蟲都吃啊!這位農夫心量寬大,他一點也不擔心,他覺得他所要求的是自然平衡。越多的生物在他的農田裡代表著生態越和諧。在他收成的時候,他也不會全部採收,所以蟲也能享受到部分的菜!有人問他做了幾十年的農夫,那蟲害會不會越來越多?他說是越來越少,他從來都不需要噴灑什麼,農場裡也沒有噴射槍。

  他說他常常喜歡在傍晚的時候去田地裡漫步,他會問他的蔬菜:「你們需要什麼?」然後他會得到一些啟發,第二天就照著得到的啟發去做,似乎很有效。所以他很相信一句古老的話:「農夫的足跡,是最好的肥料。」

  和海默互動之後感覺他好用心,雖然他耕種這塊土地,但是他並不會以此為主而忽略整個生態,反而更努力去經營一個所有生命能共存的環境。在他的田裡沒有突顯的對立,只有和諧與包容,讓我們不禁感到田地中也蘊藏了人生智慧。

  雖然知性之旅當天是夏日炎炎,某些人因不耐太陽而回到遊覽車上,但是部分人堅持頂著大太陽聆聽到底。看來我們這些庸庸擾擾的都市人也不由自主的被海默的精神所感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