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2010憶師恩法會影片簡介

2010年憶師恩法會南北兩場共有10部精采的影片:「阿里山上的慈心大地」、「關愛總動員」、「我們在一起」、「生死無懼 只因有你」、「蔡阿嬤勤學記」、「益群利他師所喜」、「愛的泉源」、「師在我心」、「茶‧師」、「攜手轉動業的巨輪」。

阿里山上的慈心大地 關愛總動員 我們在一起 生死無懼 只因有你 蔡阿嬤勤學記
益群利他師所喜 愛的泉源 師在我心 茶‧師 攜手轉動業的巨輪

 

 

阿里山上的慈心大地

  一九九五年光復節,師父在朴子農場灑下第一把三界六道有情護生種子後,十五年來,弟子們秉持師父教誡,透過種種方式,將飽受農藥化肥摧折的大地,一片又一片地光復。耕種者得以無後顧之憂,安心耕種;消費者得以透由購買,造下一份成佛的善業。

 

阿里山上有藍天

  這樣既深且廣的內涵,明確地體現於團體與「瑪納有機文化生活促進會」的合作案中。

  「瑪納」是個長期關心台灣部落發展的團體,在阿里山上深耕多年,藉政府推行廚餘轉做肥料為起點,協助原住民部落永續發展。「瑪納」執行長陳雅楨說,既然開始在土地上從事有機堆肥的工作,自然不可能再以慣行農法耕耘。朝有機發展,成了時勢所趨。

  為解決有機種植與輔導上的種種困難,二○○八年,雅楨在教育部主辦的公益團體執行長會議中認識了慈心基金會董事長賴錫源學長,學長允諾提供協助,並分享多年來依師教誡、推動有機農業的經驗及心得。於是,慈心基金會開始參與瑪納產銷班的輔導及驗證,更透過銷售體系,購買當時苦無出路的轎篙筍,由農管單位牽線,於三區法味進行護持。

  二○○九年六月起,慈心基金會產業服務部門的同修加入瑪納每個月固定進行的有機農業研習課程,協助原住民農友不僅在行動上轉作,更傳遞了有機農業的概念。

  沒想到,隨之而來的八八風災,讓阿里山上才剛起步的綠色足跡,面臨了外境急遽變化的考驗。大批土石隨驟雨崩落,讓入山的公路柔腸寸斷,許多居民受困其中。福智佛教基金會即時捐款數十萬協助農友進行道路與灌溉管線的重建,里仁更以提撥預付款項的方式,讓農友們能安心進行下一期的耕種。

  二○一○年五月,突如其來的豪大雨再度帶來了衝擊。里仁公司再度提出一張大訂單,以預付款方式大量收購轎篙筍(約全部產量的四分之三)。瑪納以此款項添增冷藏設備,克服採收後的出貨困難。在農管人員積極的規劃與協助下,讓來自瑪納的農產,包括轎篙筍等一批批進入師長所攝的事業體中:法味餐廳、各大營隊(企業營、提昇營、大專營),處處皆飄散著恢復大地生機的馨香。

 

有機 讓原住民的精神回來了

  「瑪納」理事長幸朝明神父說:「因為有機,我看到原住民的精神回來了!」神父說,以前的環境單純、人心單純,原住民很重視互助合作,農事方面多以輪工制進行,哪家需要幫忙,總能號召到左鄰右舍。但後來受到經濟發展的影響,凡事向錢看,輪工的形式與精神漸漸消失。現在做了有機後,由於有了共同的信念,過去那種互信互助、分工合作的精神又回來了,他看到這情形,內心滿是歡喜。

  「瑪納」有機蔬菜班的班長汪良善說,瑪納是天主教團體,山上的居民也有部分是基督教的,現在又加入了一個佛教團體(慈心),透過這三個團體的合作,阿里山上的有機天地,開展迅速。

  另一個班員湯志偉說:「農業上的技術修正、管理修正,心態不修正,這個還是不行。我們跟你們學習到最多的,就是心態這個部分要修。要修這個心啊!把它修得越接近自然,就會知道,要懂得對別人謙虛、對大自然謙虛。」透過彼此的合作,師父的心,開始走進原住民們的無限生命,留下後續萌芽的因緣。

  「瑪納」執行長陳雅楨說,不只是阿里山,瑪納農友們更希望的,就是可以把做有機的經驗,提供給其他有相同需求的原住民部落(如南投)。有機事業的推展,不僅是「瑪納」的一步,也是慈心與里仁努力實踐師父理念的共業網絡。

 

光復大地 淨化人心

  師父曾提到,「求無上菩提」是我們的理念與希望。有了這個希望,就要有實際上的行為,如果可以一步一步這樣走上去,發了這個願後,緊跟著很實在的步驟走下去,這就會是一個真實、不虛的願。集合你我的一份心業力,不待劬勞,即可共創健康和樂的世界。 (管理部廣福處)(回上一頁)

 

關愛總動員

  上師說,一所德育學校的出現,要用許多淚水和汗水灌溉。以下是園區一群老師實踐關愛教育的故事。

  國小六年忠班曾經是全校最頭痛的班級,吵架、打架、犯校規都是家常便飯。園區老師面臨極大的挑戰。

 

老師暗自垂淚

  周淑慧老師回憶起去年一次讓她記憶深刻的朝會事件。那一次朝會現場,小六忠同學為了不明的原因,無法控制他們的情緒,把他們這幾年來內心對學校的不滿、憤怒統統都表達出來,簡直就是對老師「開罵」了!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吐槽」,淑慧老師說她簡直無法招架,只想馬上逃出去。

  總括他們對學校的不滿大致就是:想要的都沒有、不想要的給太多。王同學說,學校規定很多,不能打球,不能玩電腦,很不自由,太無聊了。張同學說,一天只有三餐,不行有茶點、不行有消夜,太無趣了。其實他們的叛逆從小四就開始了,每天吵架、打架不斷,老師面臨極大的挑戰。

  李俊男老師說:「三年來,我每天照三餐供燈、供香,一直祈求,跟師父上師祈求。哇!好苦哦!師父您一定要幫助我。」甚至有幾次祈求到流眼淚,「可是我怕被人家看到,趕快擦掉。」

  林錦雪老師更是常常淚灑教室,但是小朋友還是無動於衷。所以只能跑到後面,眼淚擦一擦,然後帶著哽咽的聲音再繼續上課。但是那時候會覺得,最瞭解她的是師父。所以她常常祈求,怎麼樣能夠開啟他們心中的那把鑰匙,怎麼樣能夠契他們的機。

 

陳學長也震怒

  為了了解學生,陳學長也走進教室。陳學長說:「上課到最後,發現到小孩子趴的趴、玩的玩,我那時候真的是受不了了。」氣一上來以後,就開始大聲吼了。最後學長就說:「算了!你們這一班啊,既然是這樣子,太對不起你們的家長了,也對不起師父,與其耽誤你們未來,我覺得乾脆你們這班就解散算了!」

  事後學長一直反省,突然間瞭解到,他的苦和這些學生的苦是一樣的,他們以學生的方式在做他的呈現;我是老師,我也一樣的這麼苦,我用我的方式在呈現,只是每一個人用不同的方式在表達他內心裡面的痛苦。

  隔天在課堂上,陳學長向同學們說:「各位同學,昨天生了這麼大的氣啊,非常抱歉。」他就站起來:「學長在這裡跟你們鞠躬。」結果他站起來以後,同學全部都站起來,他們也同時的回應學長深深的一敬禮。

 

學會從「心」出發

  二○○八年,上師特別為園區老師開示一堂關愛教育,為困頓迷茫的老師帶來光明和希望。在上師的加持下,老師找到從「心」出發的動力,愛的力量,一波又一波的湧進六年忠班,從上到下,從班群老師到全校。面對這場學生出的考題,老師後來發現講故事最契機,所以開始在課堂上講因果故事。

  林錦雪老師說:「有時候我只要講一句『從前⋯⋯』這一句話一開頭,學生不用我講,自動紛紛各回自己的座位。」她發現她那一年所講的故事,把她學佛二十幾年所知道的故事全部都講完了。她說,講故事還不能講道理,所以講故事的當下還要偷偷的把道理放到故事中間去,讓他們不知不覺慢慢的吸收。錦雪老師還精心設計獎品屋的活動,鼓勵孩子做善行,凡是集滿四百個善行的孩子,就可以進入獎品屋挑選喜歡的獎品,這對孩子的誘惑力頗不小。

  一個下大雨的午後,曾經是四年級班導的劉惠如,淋著雨衝進教室,趁孩子不在時,把他們杯子的水都加滿,因為她想起了之前性銓法師教她們:有時候可以為孩子的水誦六字大明咒,為他們祝福,希望他們喝了這個水,可以繼續學習下去。

 

蝴蝶脫繭而出

  除了班群老師的努力,班導賴怡如老師更進一步向外求援,她特別請託高三的同學一起幫助孩子。高三的大哥哥們分享自己的因果故事,告訴他們恭敬老師的好處,主動學習的重要。

  由於上師的關愛教育,老師們找到從心出發的動力,從班群老師到全校都加入關懷的行列。六年下學期,他們像脫繭而出的蝴蝶,長大了。過了一個暑假,小六忠全班升上國中。他們熱愛學習,喜歡親近老師,做起事來特別賣力,全班散發著積極向上的活力。 (福智教育園區)(回上一頁) 

 

我們在一起

  里仁中區物流中心是中區二十一家里仁的後盾,所有里仁架上的貨品及生鮮蔬果等,都需經過物流的進貨、理貨、包裝、配貨及送貨,才能達到消費者手中。物流同修在每天事相繁雜急迫,不斷重複緊密複雜的人我溝通協調境界,相互配合中不斷發現別人和自己的問題,由於堅持對師長修信念恩,以及實踐觀功念恩、代人著想,雖然每天仍然境界不斷,共業的力量愈來愈和合。

 

確立學習主軸

  以往物流同修因為只緣自己份內的事,對於突如其來的變化就會顯得措手不及。兩年前,由於推動ISO認證的因緣,在胡克勤主任的指導下,物流課長廖明燦師兄及物流各部門主管、資深同修組成九人小組,關懷物流同修在推動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並協助他們在法上學習。

  為了使物流的同修更和合,胡主任到物流關懷時,便以「觀功念恩、代人著想」做為物流學習的主軸,幫助物流同修們在做事過程中不忘提昇意樂,觀察同行功德,擴大所緣。

  在全職廣論班開跑前,物流已提前半年組成共學小組,在繁忙的工作之餘,仍見縫插針聽聞研討。透由長期共學,原先常聽到的「不要叫我改單」、「你這邊弄錯了」、「我現在很忙,沒辦法幫你!」等聲音,逐漸消失。調伏內心的過程中,工作流程也跟著改善,同行間的摩擦越來越少,調心速度越來越快。

  此外,物流也特別分成小組,造種種善行。諸如放生小組會把有機菜葉上的菜蟲「集中管理」,最後集體放生;打掃小組會主動清潔物流環境;廣供小組則會在廣供時殷重造塔,並在工作之餘主動擔任義工,接待參訪物流的同修。

 

觀功念恩大轟炸

  為了實踐觀功念恩,物流同修會不定期舉辦觀功念恩大轟炸,他們會針對某個同修,寫下對他的觀功念恩,並在活動中念給他聽,甚至會輔以婚禮中的拉炮,製造「大轟炸」場面。

  透過這些活動,大家會透過別人的眼睛,發現平時自己沒有注意到的美。並在同行身上看到師長的功德與恩德。由於觀察到越來越多同行的功與恩,在工作中,大家會不自覺地越來越願意代同行們著想。特別是商品倉負責理貨的同修,他們實踐出的善行尤其感動人心。

  為了確保冷凍冷藏貨品的品質,理貨的同修常需要在零下23度的冷凍櫃中整理貨品,在酷熱的夏天,內外溫差高達50度以上,身體狀況無法適應如此嚴苛考驗的同修,常面臨中暑或感冒的考驗。身體要經常地承受暈眩等不適,其實非常難受。看到這個情況,身體較好的同修就會發心多承擔,身體不好的同修也願意多配合將保冷袋和配貨籃事先準備好,以便進冰櫃的同修能快速理貨。彼此無間的合作,讓物流處處充滿美。

 

眾志成城之美

  全體同修的進步,可由今年五月某天將近下班前,突然接到的緊急電話說起。一通來自總部的電話,提到有一批五千多公斤的發霉紅蘿蔔,急需大量人力投入處理。物流農管同修一反往常抱怨的態度,立即承擔下來。下班時,商管同修及運輸人員,都被農管同修造善的勇猛業力所感動,紛紛加入處理紅蘿蔔的行列。原本預計要兩三天、利用空檔才能完成的工作,居然在當天晚上八點多就順利圓滿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總結物流之美,每個人都說,因為有同行,所以可以對境練心,實踐師父的法;更因為有師父,所以一群人願意在一起,依循宗旨,生生增上。大家都希望把在物流的共學、每日淨罪集資,化做朵朵心花,供養上師。更希望就在自己工作的此時此處,實踐上師教授,在法人事業中修行,不斷破除以自我為中心,最後能做到以上師、教法、眾生為生命的中心。 (台中學苑)(回上一頁) 

 

生死無懼 只因有你

  七年多前,柳書嶺和曾玉芬結婚,玉芬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夫妻倆自詡是小小人物,沒有遠大志向,結婚時立下兩個人生目標:一是追求家庭和樂幸福,二是要做大善事,沒有能力也要做小善事,這樣就滿足了。第二年孩子出生了,夫妻倆沉浸在幸福的家庭氛圍,第一個人生目標似乎已達成了。

  為了要讓這個家庭更幸福,書嶺更努力上班,常常到半夜才回家,同事笑他是無敵鐵金鋼、勇伯,玉芬不但努力工作,也開始參與一些公益活動,並於二○○四年加入廣論研討班,不忘第二個人生目標─行善。

 

幸福大逆轉

  二○○九年三月,玉芬常常沒有原因的跌倒,看很多醫生和檢查,都找不到原因,隨著病情的惡化,右腳的力量越來越差,奔走醫院三個多月後,台北榮總確定診斷玉芬罹患的是運動神經元退化疾病。

  書嶺難過得不知該如何是好,玉芬雖然非常難過,卻沒有被這個噩耗擊倒,她請先生回家把師父的錄音帶和廣論、經本等帶來醫院,她要把握剩餘的每一秒鐘的學習。除了更用功聽廣論,她經常是一早起來就為醫院的病患、醫療團隊和自己的病障祈福,希望大家身心安康、快樂;而且,玉芬每天用力地對醫生微笑,因為自己生病雖然很苦,可是醫生照顧病人也很辛苦!

  接下來她快速辭掉工作,因為她要把剩下的時間服務人群以及更認真學習善法。玉芬覺得現在失業的人很多,越早把工作辭掉,別人就有機會找到工作。

 

行善大作戰

  玉芬也為所剩不多的生命開始規劃做義工──依自己的體力,從能做的做起。七月,玉芬勇敢地拄著拐杖到根本道場做義工,拔草。

  八、九月,玉芬拐杖已經不管用了,但是她還是很開心到園區做義工──用雙手拿耙子扒草,她說:我的手還很有力氣,別把我當病人喔。不但如此,她還坐輪椅參加七天的佛七。

  十一、二月,玉芬的手能做的事更少了,她轉到鳳山寺的工程組,坐門口看守當時經常失竊的工具間,她說:我還有聲音,還有身體,我還可以做⋯⋯雖然四肢只剩下左手能動,但是她依然堅持著服務人群。

  今年的祈願法會,玉芬當義工發祈願卡,看到很多人供養,玉芬也將最心愛的結婚鑽戒和寶石,供養給三寶,玉芬說:我供養的是一顆永恆的真心。因為腰背無力,玉芬歪斜地坐在輪椅上,她把手托在桌上,認真的發每一張祈願卡片,並且用力地說:「祝你的願成都能成辦!」雖然音量很小,學員聽不太清楚,但那卻是她用力嘶吼的聲量,就這樣,每天從早到傍晚,做了六天,書嶺說:她才是真的無敵鐵金鋼。

  緊接著今年4月的皈依法會,玉芬連呼吸力量也沒了,話也說不出口,玉芬戴著呼吸器到鳳山寺向組長請假,但她還是隨喜大家可以當義工。

  八月中旬,新竹教室舉辦青年生命成長營,營隊安排書嶺上台分享玉芬的生命故事,這次,躺在輪椅上的玉芬,又穿上了最珍愛、最莊嚴的黃背心,再次當上義工。隨著手、腳漸漸無力不能使用,玉芬每次都說:「死時任何東西都帶不走,就不要了吧!」然後很高興地說:「師父講的我都有做到!」

 

我都做到了

  玉芬很堅持每周三的廣論課,她說,別人看到她病到這樣子還來上課,可以策發他們的意樂!同時她認為去上課也是承事師長,讓廣論班可以延續下去,讓教法住世!她想到師父當年講廣論,講一講就剩下一個人的情形,她說:「這種情形不能再發生了!」也有人建議她用skype上課,她說,如果大家都用skype上課,久而久之,廣論研討班就沒有了⋯⋯有時書嶺想到要帶一個病人出門是多麼的辛苦,就會說:「今天不要去上課好不好?」但玉芬總是很堅持。每次上課回來,書嶺都很高興地跟她說:「我很勇敢,我又再一次完成妳跟師父的心願。」有一次如證法師問玉芬:妳有沒有更努力學廣論?玉芬很肯定回答:有。如證法師說:這樣,我覺得妳就沒有失去甚麼了。

  問玉芬最怕什麼?她說:「最怕等不到上師來台聽到上師的開示。」她是如此心心念念地依止著師長,她的行誼讓周圍的人都深受感動、啟發! (台北學苑)

  曾玉芬師姐以她生死無懼的形象,在二○一○年十月十六日當天來到林口體育場參加憶師恩法會,在全場掌聲不息的悸動中刻畫下勇者的典範。隨後,十月二十日晚上九時多,結束她璀燦而短暫的一生。逝者已矣,留下的行誼將在每個人的記憶中發酵⋯⋯(回上一頁) 

 

蔡阿嬤勤學記

  人稱蔡阿嬤的蔡吳罔市師姐,今年八十歲了,她的勤學不倦在團體裡名聞遐邇,成為很多人效學的典範,她學廣論的因緣也讓很多人感到好奇。

  二○○四年五月,蔡阿嬤的先生往生,一方面有感於團體的關懷、助念之恩,另一方面嚮往這麼好的團體。她想參加台語廣論班,但因人數不足開班,只好先加入長青班,次年因緣具足才如願進入台語廣論班學習。

 

突破困難學國語

  二○○五年朝禮法會聽法師開示,蔡阿嬤全聽不懂,見旁人法喜充滿,一問之下才知法師在講「師長功德」!為何一個人的功德能讓大家那麼開心?也想一窺師長功德,遂發願要把國語學好,並進而參加國語廣論班。

  蔡阿嬤雖有心想學國語廣論,但因國語詞彙不夠,常常聽不懂師父的開示,班上同學的消文也聽不懂,因而上課常打瞌睡,就這樣每週背著書包去,背著書包回來。日子久了生起了退心,心想:我還要學嗎?心中生起此念,一翻開福智之聲就看到師父開示:「不要說難!說我要學!」心中為之一震,師父怎麼知道我的想法?師父好厲害,有一種被了解的感覺。師父還說:「慢慢學、快快到」、「失敗為成功之本,我不是沒有失敗,只是不被打敗」。師父的法語加持蔡阿嬤,再度燃起信心,蔡阿嬤心想:這一次我要玩真的!

  自此之後,蔡阿嬤一方面到某小學補校和教外籍新娘的地方學國語,另方面每天找三女兒蔡麗金師姐補習廣論。剛開始,蔡阿嬤將日本發音的五十音及一些圖形加在不會唸的字旁邊,儘管如此,常常一個字還是得練習很久才會發音。有時蔡阿嬤也會想:太困難了!師父,我可不可以不要學?但是因為有女兒從旁加油打氣,鼓勵她供香、啟白,連外孫女都來關懷,讓蔡阿嬤決定繼續學下去。到今天,八十歲高齡的蔡阿嬤已經是增上班的學員了。

 

主動消文作師喜

  蔡阿嬤除了參加研討班,也會定期到高雄學苑、尼師僧團做義工。她一直很感激莊進忠班長,因此班上活動都積極參加配合。班長交代要閱讀福智之聲、要當義工,她都義不容辭努力承辦。分配消文時如果沒有人認領,她會率先舉手,只因憶起師父說「應該要做沒有人做的事。」

  要消文一定要認真準備,讓別人聽懂。她就請麗金師姐帶她預習、幫她寫消文,然後早中晚各唸一次要消的文,睡前再讀三遍,雖然只是幾行文字的消文,但女兒總是鼓勵她:「這幾行對於會國語的人是沒什麼,但對你來說卻是一次又一次的突破。」

  漸漸突破聽讀國語的侷限後,她開始持續的背書、聽帶。她今年也參加高雄孔廟的背經大會考,通過國語心經背誦,目前正在背廣論科判和三十八攝頌。

  一路走來,蔡阿嬤更堅定無限生命的方向是:生生增上、究竟成佛。她覺得師父給她最好的禮物莫過於此! (高雄學苑)(回上一頁) 

 

益群利他師所喜

  一頭白髮,笑聲朗朗,說起話來鏗鏘有力的郭志全學習廣論四年多,他是新加坡頗有名氣的益群旅行社老闆。

  二○○五年底,志全夫婦在朋友的介紹下,參加了公司附近的書法班,而指導老師正是學廣論的許大新師兄。學了一陣子,由於場地出了狀況,他們就跟著許師兄來福智上書法課。後來,許師兄問他們有沒有興趣上佛學課,兩人就這樣搭上了師父的這艘般若船,航向無限生命的行程。

  學廣論前,志全師兄總覺得自己懂得體恤同事,又會時時表達關愛,老是為員工的前途利益設想,應該算得上是稱職的好老闆。可是,為什麼員工不領情,還抱怨連連,甚至要離職?「原來我對人的關愛是有私心的。所謂對他們的體恤體諒,說穿了還不是為自己的『利益』設想;再想想自己以前對別人的小施小惠,更是感到汗顏!明明原本打算樂捐五百元的,可是又抽回了兩百元,想省下來做別的用途。像我這樣沒有大方財施的人,又怎能說對同事是真心關愛呢?」反省自己的布施心態時,志全師兄的眼中滿是慚愧。

 

貸款租屋當廣論教室

  他並鼓勵員工們去上廣論,希望大家彼此觀功念恩,有更和合的工作環境。「現在我開會,再也不像以前一樣注重公司營運的數字,反而像是在開員工輔導、關懷會,大家有什麼問題就提出來。有一位曾經離開公司九個月到中國發展的經理,如今又回來了。她感覺到員工們的身段都比以前來得柔軟,做事比較會為公司著想,比較不像以前那麼強調私利了。」

  二○○九年初,淨遠法師、執行長和義哲組長有事來到益群旅行社。法師看了看,說:「公司面積不小,可有計劃分隔出部分空間讓同事學習廣論?」夫婦兩人齊聲回應:「有呀,有部分同事到中心去學廣論呀!」法師說:「那不夠的!」夫婦倆回答:「會考慮的。」過了三個月,義哲組長向他們追問:「法師的事,你們辦了嗎?」兩人沒有正面回答,又拖了一個月,待組長又追問時,志全才恍然大悟:以前我們上課,執行長老是要我們多累積資糧,現在有機會讓更多人學習廣論,得到師長的攝受,不正是我們累積資糧的大好機會嗎?

  於是,他們在公司裏規劃出一間小課室,讓員工上課。在開班那天,原本預計容納十五人的課室,竟然來了三十多位。第二天,兩人心裡掙扎:要資糧,可是供三十人上廣論的場地哪裏來?志全師兄最後決定:「再租個單位吧,反正銀行還願意讓我們貸款,就用貸款來供養、布施,彌補過往的罪業吧!」於是他們在公司所在地的大樓內另覓場地,租下了一個單位,專門作為廣論教室。這就是方便在牛車水一帶工作人士上廣論的益群教室成立的因緣!

 

面臨經濟危機心平靜

  志全師兄輕描淡寫地說:「其實,益群旅行社遇到了幾次危機,分別在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二○○三年SARS及二○○九金融海嘯與H1N1的甲型流感。前兩次危機,導致我黑髮變白頭,差一點崩潰。去年,我卻非常地篤定,因為我知道有師父、三寶的加持,他們是不會讓我們倒下的!而且,學了廣論幾年,對業果有了一定的認識,知道這一切是共業,並不是我們個人的能力可以改變的。我反而會想在這共業中努力地種下善因,為未來做好準備,我告訴員工利用這段生意慘淡期間趕快去完成以前沒時間規劃、完成的工作,待時機一旦好轉,我們就可以即刻跟上了!」心中有師、財敬供養,他們已為增上生蓄積了不可思議的法財。   (新加坡支苑)(回上一頁) 

 

愛的泉源

  滿臉藏不住笑意的盧紹萱,在先生周文正的陪伴下,帶著剛從福智教育園區放假回來的大女兒,手中抱著她心愛的唐氏寶寶娜娜,出現在北加教室中心。回想當初剛來研討班上課的紹萱,是那麼的無助與不安,常常流淚。誰也想不到在短短三年中,她竟然有這麼大的改變。她說:「是師父改變了我!」

 

心情總是蒙陰影

  紹萱從小就很孝順,是位善解人意、很會代人著想的女孩。跟著時代潮流來到美國追尋人生的美夢。沒想到異國充裕的物質生活並沒有讓她的心靈得到滋潤,反而讓她變得更害怕、無助、頹喪,只想遠離人群;雖然有先生體貼的支持與陪伴,但內心總覺得被一層烏雲遮蓋得透不過氣。

  經友人介紹,紹萱認識了學廣論的這群人,她深深被這群人吸引著。終於,二○○六年初夏加入廣論研討班。從沒見過師父的紹萱,剛開始聽師父的開示帶子是有困難的。但聽到師父對暇滿、無常、業果等開示,以及重視德育內涵,成就完美人格,進而達到究竟圓滿的終極目標所啟發,一股暖流進入心中,長年以來心中的那片烏雲被撥開了,終於見到了一片廣闊的青天。

  回想自己成長、求學過程的痛苦與掙扎,紹萱不願大女兒也重蹈覆轍,所以開始對孩子的生命做了規劃--只有回到台灣教育園區就讀,她才能真正放下心來!她不斷的向師父啟白、祈求,並讚誦、供養,今年春天,終於順利將老大送回每個福智人心靈的故鄉就讀。

 

走過陰霾迎光明

  為了迎接第二個小孩來到人間,紹宣內心有很多期待;然而,懷孕六個月後,喜悅的心情卻被殘酷的事實所取代,當醫生證明這個期待已久的新生命竟是唐氏寶寶時,紹萱簡直痛不欲生,每天以淚洗面,面臨必須對這個有缺陷的寶寶作出取捨,她不知何去何從。學了廣論的她,心裡很清楚應該如何進止,但想到日後夫妻和小孩將面對的種種困難,讓她再度陷入愁雲。

  紹萱不斷向師父、佛菩薩祈求、啟白,不斷思惟師父的法語,體會師父的心願。就在一次到北加教室上課時,紹萱得到了師父給她的答案。那次在播放同修從台灣請法團帶回來的CD,她聽到師父說:「你們要走上去,一步一步都要經過這一關⋯⋯」她看到師父「實現」的本事及能耐,看到師父的心多麼寬廣、悲心多麼大!她覺得師父其實一直在她身邊,一直在關照著她,只是她不知道而已。當她和先生決定生下這個小生命時,整個世界忽然一下變得很美,原來只要願意退一步,把心打開,世界也跟著改變了。她發現娜娜還沒出生,她已經開始學到一些東西了,我沒有辦法用文字形容師父對我的恩德。

  娜娜出生兩個月即動了心臟手術,之後更是進出加護病房多次,原先測不到聽覺,無法發出聲音,甚至因無法呼吸,醫生都打算放棄了;但是紹萱把師父頂戴心中,總是不斷祈求、拜佛,最後都能順利突破各種困局。現在的娜娜可以聽聲音,也開始學講話,還會跟著媽媽拜佛,紹萱說:「一切都是師父帶給我的!」

  紹萱的先生周文正師兄也說,以前的紹萱常有負面情緒,現在的她笑口常開,很快樂,「師父給她的力量,比任何人的鼓勵都要來得大!」 (北加教室)(回上一頁) 

 

師在我心

  學《廣論》十六年的林楊月娥師姐,雖已八十高齡仍經常神采奕奕,談話不離《廣論》內涵與師父教授,引經據典令人折服;而且她的依師心力強盛,樂於在法人做義工,和她相處,如沐春風。

  林楊月娥師姐在還沒學佛之前,想到的全是賺錢養家,直到養母車禍意外身亡,悲痛之餘,經鄰居引導參加了佛七,將功德回向給養母,開始誦經念佛,家人也在此因緣下開始接觸佛法。

 

反覆聽帶樂當義工

  後來,家人相繼學了《廣論》,么兒甚至因此出家。在台北法人工作的女兒、女婿也經常打電話鼓勵她跟隨日常師父學習。為了不障礙子女精進,讓他們不必為母親擔心,再加上相信子女選擇師長的智慧,她加入台中一中的廣論班,從此改變一生。

  「初學《廣論》時,常用功到三更半夜,為了不願家人擔心,就拉起窗簾以防燈光外洩,反覆倒帶聽師父的開示,錄音機還因此聽壞了三次!」林楊月娥師姐笑說。讀了《廣論》之後,脾氣也改善不少,最重要的是深信業果,對無常體會更深。六十五歲時,她興起出家念頭,在師父面前親自祈請後,師父笑咪咪地鼓勵她護持法人事業也一樣有功德。學習《廣論》至今十七年的她,認真聽進師父的話,護持法人事業、不敢懈怠。

  她的義工工作經常是早上先護持香燈,晚些在廣福洗菜,再累都滿心歡喜。近幾年,她在資材組更是大小事一手包。為什麼能維持這麼高的心力呢?林楊月娥師姐說:「義工在法人事業所做的事情雖然只有一點點,卻如一滴海水融入大海,造下成就佛道的共業,也種下無限生命裡永遠親近大乘師長的正因⋯⋯眼前沒有師父的一百分,我也要有三、四、五分。」

 

勤背經典供養師長

  「今天為明天做準備,今年為明年做準備,今生為來生做準備,生生世世為成佛做準備。」在中午休息時間,大家在談話或伏案休息時,總能看見她默默用功誦經、持咒的身影。

  法人推動背誦經典後,林楊月娥師姐秉持著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緊跟著法人的學習脈動,時常找機會和同修互勉、串習。她笑說,我要效學師父「常敗將軍」、「困難不應退、皆由修力成」的精神。她曾有個經驗,在背完三十五佛懺後,邊背邊拜,但後來因為痛風無法跪拜而停止,結果已經背起來的經文,竟漸漸不復記憶。她因此得出結論:背書一定要時常串習,才能加強記憶,否則很快就會忘記。有時候背到一半,忘記了,她就會合掌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忘記這一段了,請師父安住在弟子的頂門、弟子的心間!」透過這樣殷重的祈求,遺忘的文句,常常就浮現出來了。她已經完成背誦的經典,有普門品、三十八攝頌、修心八偈、三十五佛懺、皈敬頌⋯⋯背誦中的歡喜、努力想向師父效學的心,讓林楊月娥師姐愉悅地走上親近師長之路。為了落實不斷串習的願,她因此養成每天早上緣念背誦過的經文,供養師長三寶的習慣。

  二○一○年六月,林楊月娥師姐的兒子因突如其來的病痛往生,白髮人送黑髮人,聽聞者莫不哀慟。兒子往生後,林師姐不斷想起兒子種種孝順的行為,包括在冬天為她熬煮四物湯的身影。十天後,她帶著滴血的心、忍著內心巨大的傷痛,參加七月初在園區舉辦的讀經大會考,以背誦八千多字,成為社會組的領獎代表。之所以有這樣強大的支撐力,是因為她想到:「我沒有參加背經,沒有東西、沒有功德。我要作師所喜,背經功德是很大的,我一定要背經,才有功德回向給我那孝順的兒子,我要回饋他。」她帶著哽咽的聲音,化悲痛為力量,以至誠的心將師父的法化做內心最真實的動力,繼續這條菩提大道之旅。

  在兒子七七之間,林楊月娥師姐不僅參加讀經大會考,還至和春參加上師教授提升營,之後又參加了中區大專營。她開闊的生命格局,努力把握每一次學習、努力淨罪集資的勇悍,令她身邊的同行們印象深刻、心生讚歎。她說,師父一定會攝受她的兒子,她兒子走的也必定是一條增上生道。「師父叫我來法人做義工⋯⋯我要生生世世,做下去。發願要像師父一樣,擁有無量的慈悲與智慧,功德圓滿,饒益一切有情眾生。」她點點滴滴的行誼,讓人看到師父的法,能跨越年歲、跨越生死,在一個人的生命中,開展出光輝燦爛、絢麗動人的美景。 (台中學苑)(回上一頁) 

 

茶‧師

  在花旗銀行工作,業績不錯、獎金又多,快樂的捧著金飯碗的呂美瑩師姐,二○○七年參加淨智營時,驚覺自己到底在造什麼業?這一生要這樣過嗎?痛哭流涕的她,發了一個願──我要進入師父的事業體。

 

 

心轉業就轉

  二○○八年十一月,呂美瑩調到企業放款部門,白天洽客戶、下午開會、晚上作報告,更是忙得不可開交,竟然整整三個月沒上廣論課。有一天和同事例行聚餐後,回到辦公室,看到桌上師父的法照,猛然覺得自己被行銷亮麗成績、嘉獎、頒獎包圍住,離師父好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整個人竟被業流牽著走,於是當天毅然遞出辭呈,離開工作二十一年的職場。

  二○○九年八月,美瑩到淨源茶廠做行政助理。廣福組陳永龍組長於茶廠開會時說到,如果茶廠能出現一位全方位的製茶師,這樣推廣有機就有希望了。當時美瑩聽了全身發抖,想到自己是個女眾,扛不動裝茶菁的大布袋、也沒氣力捉住滾動中的揉布球,但她想承擔的心依舊,希望師父的志業能夠開展出來。便對永龍組長說:「我可以做萎凋,但我只有上過一次課,這樣可以嗎?」永龍師兄鼓勵她:「就是不會,所以才要學。」美瑩便從萎凋學起,一步步朝成為全方位的製茶師邁進。

 

嚴師出高徒

  在跟著許多製茶師學習中,嘉義縣梅山鄉的葉文德師傅是以嚴格出名的。美瑩拚命寫筆記、認真按表操課。做了幾批茶請大家喝,全都一片叫好,美瑩開心地寄給葉師傅,請他指導。期待著葉師傅的肯定,沒想到來電卻是一記當頭棒喝:「你寄什麼茶給我喝?像水溝水一樣,這是我教的嗎?」美瑩的心情大受打擊,一路哭回家。她的挫折並非來自於承受責罵,而是老師花了這麼多時間在她身上,而她竟然連「好」與「不好」都分不出來,是她傷了葉師傅的心。

  隔了一段時間後,她鼓起勇氣打給老師:「老師,當您下次再來的時候,我會更認真學習。」葉師傅客氣地說,他脾氣不好,很嚴格、會罵人,但美瑩堅持跟著他學。製茶的學習從阿里山、梅山,甚至到了福壽山,她一路緊隨,把握每一個學習機會。

  某次提問,被葉師傅訓了半個多小時:「你到現在還問我這個問題,你比沒學過的人還不如,你確定你要再學、再做嗎?你不適合,既不能熬夜,又沒有資質,我看你不要做了。」美瑩師姐不斷承認自己的不是,也不斷表達自己是真心想學。葉師傅說:「你要學就不是這樣,你應該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排除,好好地做。」美瑩直點頭:「只要您願意教。」葉師傅接著又提:「你不要再寫筆記,你就是被你的筆記綁死的,你要做的是一個真正的製茶師傅。」美瑩點頭答應。

 

唯一的女弟子

  二○一○年春茶,美瑩捨棄自己的習慣、以師傅的要求用心學習的歷程,終於有了回饋。葉師傅稱讚她說:「我覺得你真的有進步,我收你為徒弟,可是你不可以丟我的面子!」這可是難能可貴的機會,因為在美瑩師姐之前,有些跟著葉師傅一、二十年的學生,都還沒成為他的徒弟。美瑩師姐說:「老師,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即便眼前做不到,但我一定會把你期待的品質,當作我努力的目標;淨源茶以後一定可以做出高品質,因為我有發願。」於是,她成了這位嚴格的師傅,唯一的女弟子。

  問她為甚麼能堅持學習?她說,茶廠一定要有自己的製茶師,才有利於擴展有機耕作面積,師父的志業,才能遍地開花。曾聽研討班同學說淨源茶不好喝,是為了護持,才勉強喝。她當時聽到,便發願一定要做出好茶,讓護持的人喝得歡喜,用這樣的心供養師父。雖然學習的過程很辛苦,但想到師父,想到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會是未來依師的資糧,便願意不斷努力。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做得跟師傅一樣,這樣就可以報答師父的恩德。 (台北學苑)(回上一頁) 

 

攜手轉動業的巨輪

  在屏東里港從事漁業養殖及飼料買賣的李達彰,因賣魚給清泉佛堂放生而認識了羅進福主任,羅師兄力邀他進研討班讀廣論。為了生意而讀廣論的李達彰,跟法並不相應,他說自己從小就不愛讀書,看到這麼厚的一本書,心裡想應付幾個月就離開了。但是因為班上學員越來越少,出來護持的義工只剩下他一位男眾能承擔粗重的工作,善根深厚的他因此繼續留下來。

 

學佛了解業果

  李達彰二十幾年來投資生意一直都不順利,這幾年從事養殖漁業常因魚類成群死亡而虧損連連,飼料買賣也因為呆帳問題,積欠飼料廠一千多萬,長年做生意交際應酬,更是讓他和家人的關係降至冰點。

  讀了廣論後在他內心產生很大的衝擊。在研討班第一次消文時恰好講述到寒冰地獄的相狀,李達彰想到平日處理包裝魚貨時,須先將魚撈起倒進放有冰塊的大型塑膠桶,將魚急速冷凍,魚兒從掙扎到漸漸冰冷僵硬的情景浮現腦海。李達彰對於自己造作深重惡業,還連累母親也造作相同惡業,令他懺悔不已。

 

開始思索轉業

  第一次到清泉佛堂當義工,法師鼓勵他,只要對師父、團體有信心,業就會轉;馮垂中班長也教他向師父祈求。二○○八年到鳳山寺參加體驗營,法師分享出家因緣,顛覆了他的想法。法師們在世間皆是有社會地位、高所得,他們卻寧可放棄一切追求生命的提升。法師們對修行的決心,讓他重新燃起對生命的熱情,彷彿黑暗中的一線曙光,他開始認真思考,如何轉業。

  就在去年李達彰毅然結束最賺錢的魚販生意,不再造直接殺生的業,只單純養魚。但是,他還是對於養魚感到矛盾不安,每當完成一筆交易,他便將收據供在佛前,向師長三寶祈求發願,希望師父三寶能攝受這些魚,將自己護持義工的資糧都回向給牠們,希望牠們能往生善趣。

 

盡力投入義工

  這幾年他全心投入研討班、清泉佛堂、尼眾僧團、旗山教室等護持義工,去年尼僧團從南海寺搬遷到和春時,他全心的投入,只要一通電話,二話不說,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前來護持。他說,以前跟朋友吃喝玩樂,那種快樂是很短暫的;但是像八八水災救災,白天很辛苦,但是晚上回來後的快樂是一直持續、一直持續的。

  在護持過程中,他體會到師法友增上環境的重要,他更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他將自己的學習和體會跟家人分享,家人看到他的改變,陸續加入廣論研討班,皈依師長三寶。

  太太林蘭芳師姐說,之前先生常出外交際應酬、喝酒,因此常起很大的爭執。這些日子來,她真的看到達彰師兄的轉變,雖然還是經常不在家,出去護持義工,但是和小孩的互動比較頻繁,在美濃周遭的朋友也說:「你先生怎麼變一個人了?」

 

決定結束養殖

  在面臨債務與父母極力反對的巨大壓力下,李達彰對於是否結束養殖漁業原本一直猶豫不決,今年八月魚池租約即將到期,再簽下去,又是一個惡業的輪迴。四月參加淨智營之後,他便決心結束目前的事業,轉而投入師長志業。

  李達彰在現實與理想之間,面臨又一次的天人交戰,賣魚可以解決大部分的債務,而放生卻得額外增加許多開銷及負擔。剛開始說要放生,李達彰心裡想說怎麼可能,這麼多的魚怎麼可能全數都放掉。所以把大魚先留下來,如果放不完,把大魚賣掉,可以解決債務的一部分。七月份屏東支苑放生,支苑長看到魚,說:「你怎麼給我這麼小的魚?」李達彰聽了心裡很是委屈,回去向旗山教室長謝文寬師兄請益,文寬師兄說:「我也能體諒你有債務的壓力,但是重要的是要對這群魚的生命負責。」

  李達彰和太太討論後,決定將可以轉換現金的大魚全數放掉。在支苑和眾多同行的協助下,他們前後舉辦了四十六場放生法會,十七萬尾魚因此和師長三寶結下善緣,重返大自然的懷抱。雖然緊接而來的是現實的債務,但他們深深相信,有福,就能還債! (高雄學苑)(回上一頁)

福智之聲第194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