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悲欣交集念父恩

◆台中 美雲

  性鎮法師:死亡不預告,更顯其真實性。
  如華法師:生死之痛,一生不只一次。

  父親的告別式圓滿之後,我們回到父親生前的臥房,一切井然有序,母親說前一週,父親還特地提水上樓,將房間擦得乾乾淨淨,好像一個即將出遠門的人,會將房子打掃乾淨。打開父親的抽屜,幾件破舊的衣服,每一件都是穿了二、三十年,捨不得換掉,他睡的是舊式的總鋪,鋪著硬硬的榻榻米,已經三、四十年了,稻草已油亮,棉被整齊的疊著,冷冷的靜置一旁,這是父親的房間,簡潔沒有贅物,就是他的一生風骨。

  九十九年一月二十二日,釋迦牟尼佛成道日,清晨四點多,父親一如往常的到他最喜歡去的山上去耕種,四點多有多少人仍在睡夢中,而一個八十四歲的老人,已經在他的田地裡,藉著路燈的投射光,在盡他終其一生的所專精的職業──農夫,耕耘著人間的福田。

  然而無常的示現是不著痕跡的,一個散神,父親竟失足於溪谷,後腦嚴重挫傷,送到醫院時意識已昏迷,但生命力仍旺盛;剛從睡夢中被母親急促的電話叫醒,與外子趕到醫院,我們與兄弟們一時都沒有辦法接受父親已在生死交關時,每一個人的內心都亂成一團,我當下想到此時唯有法才能幫助父親,讓他提起正念往生善趣。

  我立刻進入加護病房,握著父親的手,告訴他不要害怕,內心要想著師父,並拿出隨身攜帶的經本,快速的誦了心經、金光明經、三十八攝頌、佛子行三十七道品、廣論科判給父親。最後眼見他喘了三口大氣,心跳已微弱,快速的打了一通電話給福智團體的關懷班,一通是專門處理往生事宜的佛化公司,此時親友也都趕到醫院,父親是留著一口氣到家中而往生,時間是上午十一點零八分。已經入關要搭飛機去菲律賓的小弟,以及剛好那一天退伍的姪兒,都來得及趕到醫院見父親及阿公最後一面,這一天是吉日良時,好像冥冥中已經注定!

  團體的助念義工也帶著摩尼丸、金剛沙馬上趕來,一批批的的排班助念,他們不認識父親,一接到通知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來為父親提正念,為讓父親最後一刻仍可遺愛人間,我請學苑的師姐到里仁店幫我買有機棉內外衣褲,讓父親大殮時可穿。當下我的感覺是悲欣交集,悲的是父親突然往生,喜的是值遇師長,才能在一切時處普攝護。我含著淚水,發下宏願今生今世要努力修學正法,要做師所喜,要修信念恩,並盡一切力量,利益周遭的人。

  平常我們兄弟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商有量,辦理父親的後事,更是步調一致,在守喪期間我們決定父親的告別式要把握兩個原則:一是建立教法,完全用如理如法的佛教儀式。一是教化人心:一個沒有居高位,也沒賺很多錢的平凡人,卻能得世人敬重,一定有不凡之處。

  我們將父親的靈堂佈置成佛堂,佛號聲不斷,來弔唁的人都感受到佛菩薩的加持,內心平靜的回去。我們分頭去找父親生前的資料、照片檔,寫父親一生的經歷,對父親的長輩及叔輩,心懷感恩,意在彰顯父親的家風,任何事都只有反求諸己,寬以待人。我們也規畫為父親出紀念特刊,每一個人想一段對父親最深刻的記憶,集結成一本小冊子,由擅於美編的兒子編纂。我們也想到若印製精美,取閱的人會心生歡喜,而願意收藏我們的懷念與記憶。

  告別式那一天,早到的人都人手一本父親的紀念專輯,很多親戚從照片中找自己年輕的身影,哀戚中帶著驚喜,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憶念往日與父親共處的時光。一場原本哀悽的告別式,變成親友聯誼會,父親在天之靈必定樂於見此,畢竟他們都是父親年輕到老的至親好友,他們都是因為父親的緣故而有今日的聚首。

  公祭伊始,請學音樂的姪女以長笛跟大提琴演奏父親生前形容聽起來很清涼的「讚頌」。起初弟弟們略有擔心,怕與會者不能接受,我請他們放心,佛菩薩會加持他們的,我希望藉此機會將讚頌以莊嚴的方式呈現在前,有別於一般告別式將哀樂當背景音樂的作法。果然,當悠揚的長笛吹出「盼你來組曲」的第一首:「三寶最吉祥,開出幸福花,天上無死藥,至心皈依他。」全場與會者頓時全神貫注,恭敬聽聞,讓我再一次感受到師長功德。事後有多人詢問音樂來自何處,為何這麼動聽?只要能宣揚師長功德,任何方便法門都是神聖的,更何況美如天籟的讚頌!

  至於父親的生平介紹就請他最疼愛的女婿──外子,現身說法,外子以幾張不同年代的照片為代表,說出父親生前種種讓人追思及效學的往事,很多人頻頻拭淚,也因有投影片,讓人對這一位殷實的老農對土地的眷愛印象深刻,即使到生命最後一刻,也要與山田共長久,這種矢志不移的情操,堪為世人典範。

  公祭典禮中最龐大的團體是福智,只要福智人有事,家庭成員必定相挺,他們代表的是師長的宗風,也是師父的心意。今天往生的這一位老居士也是長青班的廣論學員,是師父的獨一愛子,他們為老兵致敬,也莊嚴出殯的隊伍。長長的綿延好幾個街口,在前面捧香盤、舉幢幡、執花果的都是福智人,他們在昭告世人,佛化的送行者,是可以如此的熱鬧歡喜而不失莊嚴。

  今天如果沒有師長,父親示現無常往生,我可能以手抓胸,可能沉浸在難以自拔的哀傷裡,現在我在烏雲中看到光明,感恩父親在最後一課,仍用他的生命教導我們。我們用心的辦後事名為利他,其實自利的是自己,處理父親往生事宜,處處都見到福智團體在背後默默撐持著,我深深的體會法人宗旨裡所講的增上生道必藉團體,如此才能感得「依正主伴的圓滿佛果」,但目前下手處是要即時行善,即時行孝,關懷一個人的生命是要耐心的陪伴及等待,是要穿越生死直至成佛。

  頓失慈父,一生中從未如此心痛不捨過,但我要擦乾眼淚,日日認真誦經,七七之內多做功德,回向父親往生善趣,再學宗大師圓滿教法,同時策勵自己時時掌握思惟的高度,以正知正念做為日常行為的準則,才是報答父親的生養大恩,才是回報師長浩瀚的說法恩。

福智之聲第190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