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英姿颯爽的背後⋯⋯

◆釋融耀

  2016年七月四日,驚聞如倫法師安詳坐化之消息,並請大眾、法師誦《般若經》回向。一時,我難整理自己的心情,趕緊祈求,把心放在念誦《般若》。下了座,一直縈繞和如倫法師的幾次互動,法師對我的恩,對我學習「依止法」的幫助,真的很深刻。

  法師是很實在的修行人,慈悲、勇悍、所緣寬廣、待人又很細緻周到,只要和他見面,或他所能緣得到的,他絕不錯過利益對方的時機。

  2013年三月八日至十四日的佛七,如倫法師主七。這一年開始,真如老師指派幾位執事法師輪流主七,和上座法師一起承擔佛七重任。如倫法師打第一棒,第一次主七,就一連帶兩個梯次,二月二十八日至三月六日一梯,休息一天,三月八日又開始第二梯佛七。我在三月八日這梯佛七,和尼僧團另一位法師承擔此次佛七的尼師僧值,親見如倫法師的功德,真的至心頂禮!

 

親力親為

  從早課開始到晚上最後一支香,都可以看到法師不時出現在「現場」。法師除了一天三場開示,在其他支香的拜、繞、坐,會忽然看到法師在拜佛,或繞佛,或巡視大眾繞佛、靜坐的狀況。法師會和大家一起做早課、晚課。每一場的開示,只會提早到,或準時到,絕不遲到。法師拜佛時,非常地殷重恭敬虔誠,會讓我想到師父拜佛的神情。法師捧經典法寶,可說是恭敬頂戴,令人生敬。法師上法座,開始說法時,全場學員的心好像靠攏過來,很專注寂靜地恭聽。有時,我和另一位尼師僧值,因為忙公務,匆忙進入會場,也沒調整好自己的聞法前行,才一坐下,就被全場專注聽法的業力吸過去,心自動安靜下來,進入聞法狀況。

  這點,我請益過如倫法師,為何我沒做聞法前行,卻可以很快讓心融入講法者的引導中,順利地聽聞?如倫法師回答,因為他自己平時很忙,就要訓練自己的心隨時警醒,這種醒覺的正知正念,是最好的聞法前行,所以隨時幾乎都在做聞法前行,不是去聽一座法之前才做。(好像沒正答我的問題,但法師正念正知的力量,卻極穩固有力地收攝全場的心,帶動大家的聽聞。)

  法師說法時,會觀察大眾的「坐姿」,善巧地提醒:「坐挺,哦!英姿颯爽,像修行人。」這是他常說的話,很鼓勵人的。

  法師很用心看學員寫的「每一張」回饋單,常常看到晚上十二點多,並且鼓勵學員多寫。每天下午5:30~6:30安排小參時間,從少數人,到每天都增加,到第六天晚上集體小參人數已占了四樓齋堂的一半,還有沒被點名的,也躲在齋堂外的門口、窗口「旁聽」,還有些沒被點名小參的,也很努力在佛堂拜佛、思惟、寫回饋單⋯⋯非常安靜。

  佛七到第六天晚上都這麼「安靜」地用功,沒有摻雜回家心切的業力,這實在太稀有了。我做過七年的佛七僧值,從第一天下午到最後一天,學員都這麼相應,安靜專注地用功。而且是一般佛七,這樣的佛七,我是第一次遇到,太敬佩、太敬佩如倫法師主七的功力了。

 

大小關照

  如倫法師主七,除了關照學員在佛七的學習,還關照義工、義工的家屬、組長幹部、總護持、尼師等等的學習。法師教導義工,動作要輕聲,以免干擾學員用功;法師教導居士總護持,如何簡要報告事項,說話速度要放緩,聲音要溫和,因為學員正在用功,應減少不必要的擾動,特別齋堂用齋時的行政事項報告,第一天講過之後,餘用字幕宣導。第七天早齋才又報告善後事宜⋯⋯連佛七的用齋都很安靜,可以持續上一支香的用功,這也是罕見的。(法師教導總護持之事,是法師對我們二個尼師講的。)

  每天早齋後、午齋後,是法師接受學員請益的時間,只要是女學員,一定請尼師僧值在旁學習。傍晚的集體小參,也要我們二個尼師到場學習。當然,我們自己僧值的本分職責要先做,才能去跟請益、小參。不過,因為幾乎所有的學員都很用功、很安靜,所以規矩、秩序也很好,相對地,尼僧值的工作量就減輕不少,也就更有時間去陪同請益、小參。

  法師接受學員請益的範圍,不止佛七的問題,包括老學員的問題、家庭工作問題、在法人的人事問題、園區老師的壓力⋯⋯出不出家的問題⋯⋯學員什麼事,他都很關心。法師也教導我們二個尼師,要擴大所緣、擴大格局,像有些女學員,因為目前沒因緣出家,內心問題沒打開,久了就生退心,這都要及時輔導,把她們留在團體。所以,女學員的出家問題,就教我們二個尼師去輔導(我們都不是僧團的教務法師),讓我們學習擴大所緣。

 

擴大所緣

  有一天,樓下服務台給我一張申請單,是園區的老師希望申請正在佛七的某學員(學員是家長),能在隔天帶她的兒子去看病。我和園區老師及這位學員談過才了解,因為這個園區的學生──小學三年級的男生,身心出現棘手的問題,校方也很頭痛,很希望家長帶這小孩「送醫」。我趕快寫一份報告,詳述這對母子的處境及老師的困難,呈給法師。當時已經是晚課後,法師開示後,回寮休息。我請總護持幫忙送報告過去(急件),法師馬上看完,並請總護持轉達,要我明早齋後,帶這女學員(家長)去見法師。第二天,法師詳細了解這位學員及她小孩的狀況,不僅指導加強拜佛及某些法類的用功淨障,還建議可去找某某醫師治療小孩的身心疾症。並且,當場就打電話,拜託這位醫師幫忙。

  法師給了一些加持物,還拿一筆錢給這位學員,這位女學員跪在法師面前,一直感恩地哭!法師還交代總護持去聯絡交通,交代我們二個尼師再多安慰這位女學員。

  上午這對母子就去某某醫師處看病,陪同去的還有園區的老師。下午,法師又見這對母子,連學校的學務主任和另一位主任及導師都來了。法師招招手叫小男孩坐他旁邊,並且摸摸他的頭,安慰他。之後又和主任談教育問題⋯⋯

  主任回去之後,據說,召集相關的老師開會討論,如何妥善安排這位身心有病況的學童學習。並且會報駐校的指導法師,如倫法師也打電話向負責照顧園區的如願法師報告他的處理。

  之後二天,法師又交代我們尼師,再去關心園區的那位班導師、小男孩,還有他的母親(女學員)⋯⋯這些都超出了佛七僧值的職責,但我們早把佛七的本分事做好了。如倫法師就一直領著我們一直擴大所緣,把握時機利益眾生。我們做了這些事,再向法師回報時,法師卻一直謝謝我們二個尼師,說此次幫了很大的忙,一再說謝謝。

  這件事的每個環節都是法師幫忙的,法師卻又把功德讓給別人,自己很謙虛。面對眾生的苦,勇悍想幫忙拔苦與樂的慈悲心,卻又當仁不讓地一直輸送過來。這是師父、上師傳授的大乘宗風,如倫法師如瓶注瓶地承接,並且廣利有情。

  如今,法師的色身安詳坐化,但他的願力就如同他在佛七的晚課後,帶大眾讚頌《琴劍》,他大聲有力地唱:「生生相約再續菩提緣⋯⋯」如同他帶大眾殷重懇切地回向:「祈請師父、上師安住我的頂門、心間⋯⋯我等願成眷屬首⋯⋯共成無上菩提。」

  祈願如倫法師,跟隨師父,童貞出家,成眷屬首。

  再續菩提緣。早日乘願再來啊!


註:這位佛七的女學員是越籍女子,二十歲從越南遠嫁台灣,又遇人不淑,但遇到《廣論》。雖然家庭有眾多困難,但憑著對師父及《廣論》的信心,繼續學《廣論》,且把孩子送園區,自己也在園區大寮擔任全職,如倫法師愍其困境,鼓勵她堅持學《廣論》,將來回越南弘揚《廣論》,利益更多人。

福智之聲第228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