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燃亮正法燈 娑婆度眾生

──2012皈依法會暨圓根燈會
 
◆台北、高雄採訪組
 


  農曆十月二十五日是宗大師誕辰暨圓寂的日子,福智團體循例在這一天舉辦皈依暨圓根燈會;此外,也會為備覽班以上的老同學授五戒。三大殊勝的法會同時舉行,今年最大的喜悅來自於上師的加持──上師於圓根燈會再次賜下「堅持追隨師父學習廣論」的教授! 

 
  在二十分鐘的開示中,同學都能感受到上師心心念念守護每一個弟子的心意。上師再三叮嚀弟子堅持學習廣論,讓弟子們感覺自己就像愛嬉戲的愚童,老是把慈父叮嚀旋聽旋忘,但是慈父卻絲毫不放棄,忘了再說、忘了再說⋯⋯弟子們都能體會上師一心一意想把最好的珍寶送給愛子的心,很多人當下發願:一定要當個聽話的孩子,把廣論一字一字的學、一字一字的聽聞,放在心中珍愛執持,以此報答宗大師及師父、上師的恩德!
 
  法會今年仍分南北兩個場地舉辦,雲嘉區和南區學員於十二月八、九日在園區宗仰樓參與盛會;北區和中區學員則於十五、十六日在鳳山寺會集。總計四天六場的皈依法會共有二萬多名學員受皈依,一萬多人參加圓根燈會,將近三千名資深學員參加五戒法會。
 
 
上師教授

  法會進行時,如證和尚帶來了一個大禮物——上師教授!大眾懷著百千萬劫難遭遇的心,恭敬聆聽上師開示。和尚也慈悲為大家析釋,以下是本刊整理和尚開示,摘錄其扼要⋯⋯

  上師這一講,說出他最大的希望──希望我們再再提起非常、非常認真聞思修廣論的決斷!
 
  上師指出,修行人一期生死中特別特別重視的──我的心對境的時候,正知見是否明晰?是否打得過煩惱習氣?打得過的話,用多長時間打過?它出現的頻率是多高?再出現的時候,還是會那麼猛嗎?還是有所減損?
 
  在解脫道精勤努力的人,會非常在意──煩惱調伏得怎樣了?廣論學得好不好?對上師、三寶的信心,是否與日俱增?所受持的律儀,是否越來越清淨?
 
  上師講的這些,都是我們學廣論者極需注意之處。如果希望能夠得到暇滿人身,希望能夠得到成佛的教授,這些都是基本的。所以上師告訴我們,每每想到師父諄諄教誨,一定要注意廣論的聞思修,一定不能離開學習廣論;我們離開學習廣論,生命真的不知何去何從。所以大家一定要再再地、反覆地學習,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把正知見建立在自己的心中,也不是一朝一夕突然可以扭轉得了無始劫來的煩惱習氣。
 

  上師引廣論「易於獲得勝者密意」這一段,來講說學習廣論的重要性──「至言及論諸大教典,雖是第一最勝教授,然初發業未曾慣修補特伽羅,若不依止善士教授,直趣彼等難獲密意。」未曾慣修,就是我們對於修學菩提道次第還沒有學到一種習慣性,這是我們的一個現狀。上師說,這樣的一種現狀之下,如果不依止廣論這樣殊勝的教授,我們去學習其他的大經大論,是很難獲得它的密意的,「設能獲得,亦必觀待長久時期極大勤勞」。

  上師講這一段時,提出一個問題:其實看到「極大勤勞」幾個字,我們想想,有多少人肯為了經典的一句密意,去長年累月地花那麼大的心力去思考,能夠花上「極大勤勞」?能夠肯花「極大勤勞」?多半都是——看看不懂,就這樣過了。前十年不懂,後二十年不懂,也就這樣過了。

  我們是不是多半都這樣?如果連對經論的極大勤勞都沒有,經論的密意就不能獲得。經論的密意沒辦法獲得,如果沒有善士教授的話,是不是根本不可能學會,所以上師告訴我們,如果沒有一個環境、不跟隨著善知識走,沒有幾個人能走過去吧!懈怠、諸多的障礙,還有病苦等等,這些都足以摧殘自己的道心。

  「若能依止尊長教授,則易通達,以此教授能速授與決定解了經論扼要。」上師解釋──以前問師父這個「易通達」是對比於什麼變成「易」的?當然是對比於不依止「尊長教授」,依止了之後,就變成容易的。師父也講說,這個「易」和「難」,時間上可能是用「無量劫」啊!那無量劫是受很大、很大的痛苦,可能也不一定了解這樣的教授。所以是費了很多有過失的知見所花費的時間,還有為這種知見自己所付出的種種痛苦代價。
 
  所以這一個「易」字,不是說「幾分鐘」或者「幾年」,一旦我們去學習沒有得到修行的扼要之後,盲修瞎練,或者學一腦子很奇怪的見解──就是都沒有清淨傳承的這種見地──一直修,並且跟別人亂講,不知會造多少惡業!還有,為這種惡業,我們將付出多少的代價!
 
  沒有很認真地比對經論,會不會養成一種不好的習慣?養成不好的習慣,會不會用這個再告訴別人?你用這個再告訴別人,自己不曉得怎麼去突破,別人也不曉得怎麼突破,到最後一盲引眾盲,這個業會不會回到你身上?就把你綁死了!
 
  可是,上師說,正因為我們依止了菩提道次第廣論,依止了善士的教授這樣的一個宗規,清淨的宗規,我們就比起那個來說,太容易了!所以是個「易」啊!
 
 儘管如此,由於我們慧力弱,如果沒有智者智慧的光明照耀的話,我們沒有辦法獲得密意,即使去聽聞廣論,我們對廣論的道理也很難了解,因此一定要聽聞、學習師父一百六十卷的廣論帶子才能夠通達。如果我們能夠常常聽聞廣論的教授,能夠依照清淨的次第修行的話,上師說,那是令師父最高興的,也是令宗大師最高興的!
 
  所以上師期許我們——非常希望堅持上研討班,堅持聽師父帶子!這就是報答傑仁波切寫了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恩德,及對我們的期待。最好的方法,一個字、一個字學,一個字、一個字聽聞,並且把它放在自己的內心之中珍貴執持。用自己珍貴執持的心意傳遞給其他人。我覺得這就是諸位最殊勝、最了不起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堅持聽聞、學習下去。常年地、堅持不懈地聞思修菩提道次第廣論的話,我們漸漸地就會對修心有經驗。
 
  上師對我們狀況很清楚!建議大家不要只聽到結論就想說──我知道,就是好好聽聞廣論。可是前面這些理路沒有聽清楚,你不會知道現實碰到調伏煩惱或是學習困難的時候,和一個字、一個字聽聞,一個字、一個字學習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你就不會想到廣論去解決困難。所以,這一講希望大家能夠很認真地聽聞。
 
 
皈依法會
 
  南北六場皈依法會都由如證和尚主法。和尚一邊播放師父音檔,一邊析釋師父密意,開示內容貫穿廣論皈依內涵,從皈依二因到皈依學處。同學們儘管參加的場次不同,聽到的內容不同,卻都能在一場皈依法會中,升起對三寶、師長的淨信心,虔誠受皈依。
 
  和尚皈依法會開示內容擇要整理如下:
 
  廣論上說皈依有二因:「總為二事,由惡趣等自生怖畏,深信三寶有從彼中救護堪能。」一個是怖畏的心,一個是投靠的心,有這兩種心,才能生起如量的皈依。
 
  小時候我們相對已經有類似皈依的心,但是並不能產生接近究竟解決問題的方法。例如迷路時叫媽媽,媽媽就是皈依的對象。遇到問題找老師,老師是祟拜的對象,也是一種類似皈依的心。有些人因為現世有一點苦而尋求皈依,透過祈求、修福,有些問題可以解決,但問題解決後,學佛的心就不強,這是偏向結緣式的學習。這些都不是究竟的皈依。
  廣論在「皈依三寶」前講「念死無常」和「三惡趣苦」。一輩子中最苦的事是什麼?死亡!這輩子過得再好,透由祈求讓家庭美滿,乃至一切美滿,但避免得了無常嗎?很多學佛人因家庭變故而崩潰,就是一開始對於皈依的因沒有認識清楚。廣論說「由惡趣等自生怖畏」,這個惡趣等也包含其他的苦,界限至少是在死亡以後。看到死亡的苦,接著看到輪迴的苦,而生起對三寶求救護的心,才是真正能解決輪迴苦的基本下限。
 
  師父說我們第一要去掉痛苦,但是對「痛苦的特質」不一定了解;要先了解什麼是苦的,才能從中跳脫出來。有些人就要死了,還是想著不要死;必須先承認死亡,才能進一步生起求救怙的心。所以,先認識苦的本質,認識我自己有苦,我希望從這個苦跳脫出來,進一步了解三寶功德,就能生起如量皈依的心。
 
  第二要「深信三寶有從彼中救護堪能」,師父說我們對「好的內涵」也不一定了解。有些人雖然很苦,但生不起皈依的心,是因為對三寶的信心不夠,不能「深信」,不相信這些複雜的問題,佛菩薩都能解決。我們不認識苦,不承認苦是自己的,那沒有用;承認了以後,不深信三寶,那也沒有用。如果認識苦,而且深信三寶有救護堪能,任何苦都能解決。
 
  皈依以後,一個佛弟子應該做的事,在廣論「皈依已應學」講得很清楚,一定要認真去看、去實踐。為什麼皈依以後要依照三寶的話去做?先問自己:為什麼要學佛?因為世間是苦,想要得到快樂,如果用自己的方法能得到快樂,就不用學佛了。佛陀是覺者,覺悟世間出世間一切快樂的道理,告訴我們他是因為這樣得到快樂的。我們以前不知道什麼是痛苦、什麼是快樂,學佛後才知道,原來痛苦和快樂背後還有一些道理。
 
  師父說,在習慣還沒有完全轉過來之前,應該先了解道理,了解做任何事一定要依照三寶指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得到快樂。雖然情緒上一時轉不過來,但理智上知道這樣做對學佛有好處,對下輩子得到暇滿人身有好處,去做,未來的生命一定會愈來愈好。
 
 
五戒法會
 
  和尚以皈依學處「隨作何事,有何所須,皆當供養啟白三寶,棄捨世間諸餘方便。」引導戒子既皈依已,無論遭遇任何事,都要供養、啟白三寶,依照著三寶的指示做,若還是照著自己的老方法做,等於沒有皈依。
 
  和尚說,皈依是一切律儀依處,佛陀制戒是要我們跟著做,才能得到快樂,不會受苦。戒本身就有救護的意思,所以戒律不是束縛,是讓我們得到自由、得到快樂的因。
 
 
  和尚提醒新受戒的同學,每個人要很清楚今天準備受幾條戒。依師父的引導,不飲酒這條戒是必受的,不論受幾條,受戒後一定要照著去行持,千萬不可以剛開始殷重持守,但慢慢就鬆弛不在乎了。如果認為自己的習氣重,不知能持否,就選自己能持的先受,因緣成熟再受增益戒。
 
  受五戒是多少福智資深學員殷殷期盼的,即使重病在身,坐著輪椅,或讓家人揹著,也要來受戒。台北備覽班吳昭師姐年逾八十歲,一年前被檢查出是骨癌第四期,才開始住院治療,之後在家休養。她提出希求上課的心情,同行幫忙架設Skype,師姐每次都上線,即使連線出問題,她也不下線,曾經等一兩個小時才聽到聲音,依然很歡喜。同行開始利用一週兩天中午複習備覽,師姐也一起上線共學。受戒那天,吳昭師姐坐著輪椅受完五戒,內心非常感動,也很感謝同行的鼓勵和幫忙。
 
  陳秀枝與李湘霞師姐是備覽班同班同學。陳秀枝三年前被診斷出心臟動脈瘤,無法開刀,醫生說大概只能拖三個月。但秀枝師姐學了備覽,一心想受戒,只要較清醒時,都在聽師父開示。課後她會聽上課的錄音,音檔若未傳來,她會主動提醒同行:「我想聽。」受戒當天,由先生帶著氧氣筒,及兩位同行陪伴下,坐著輪椅參加,過程中很專注。
 
  李湘霞師姐罹癌,又擴散轉移,幾乎無法躺著睡,身上長期掛著化療藥袋,但她說無論如何一定要參加受戒。平時她會將一天甚至一週最好的精神,調整到上備覽班的三小時,在菲傭陪同下幾乎不缺席,而且一週有三天上線共學廣論。甚至在受五戒前,因班長鼓勵全班參加佛七,多串習八戒、多提正念,她也帶著菲傭一起參加,全身痛到只能睡輪椅,她都不退怯。受戒法會當天,湘霞師姐在菲傭和同行的關照下,坐著輪椅參加,完成心中大願。
 
 
長青關懷展
 
  每一場皈依法會的下半場,都有長青關懷展。此次的展覽分為長青班及關懷班兩部分。分別以影片呈現學習的成果。桃園客語長青班的奶奶,九十歲的高齡,仍然精勤不懈的背書,因為她希望下一生來,也能夠到園區讀書,現在就是在種因。旗山教室長青班護持義工,策發老人家不畏年老力衰,精進背經,將聖賢智慧帶到下一生,現世轉煩惱為菩提,種下作師所喜,來生得師長攝受的因緣。
 
  福智東湖教室的王瑞麟師兄分享了自己在關懷班的學習,從照顧生病的父親,到父親往生後的關懷助念,進而發揮大愛,去幫助其他的同行。台南何筱荷師姐分享自己在長期關懷中,生命的轉彎和成長,師長用他人的生命經驗幫助她在付出中,學習改善自己的習氣,也策發他人對善法的欣望,發願亦要如是行。
 
 
《聆聽上師教授心得》
 
  ◆北區盧嘉東:由於上師的慈悲與智慧,關注著弟子眾在學廣論時,付出許多時間,卻只彷彿得到少少效果,源自於沒有做好聽聞動機正確的安立,以及聽聞過程中太往前去,沒有將大師、師父要傳遞的正知見建立在心中,就馬上談到對境的操作面上,往往造成初一若錯乃至十五的大遺憾。因此不斷在聞法的基礎上引導,甚至開立出輕薄短小的全職廣論共學的方式,讓我們能真正了解經論扼要。
 
  在圓根燈會中,尊貴的上師以肯定、鼓勵及策發等種種善巧方便,讓我們更認識自己的現況,及珍惜能夠值遇大師教法的殊勝。因為這是我們求解脫者的明燈、最勝友、愛親……等。聽聞了此場開示,感覺自己是好幸福的人,在大慈大悲、大智大力的師父、上師的攝受下,縮短自己受苦的劫數,快速邁向究竟快樂之果。弟子想向上師啟白,為了「那一天」,弟子會好好努力的。
 
  ◆北區蔡堃湖:這次聽到上師從一個「易」字出發的那一段,然後說這一個「易」字是相對於「不依止善士」「難獲密意」的「難」而說的,反之如果我們能依止則「易於獲得」「易於受持」。然後也說,我們絕不是那種能對經論極大勤勞的人,把我們內心的邪見堵死,承認自己是未曾慣修的補特伽羅。因為上師說法的緣故,整段經文跟「易」字的關係好像有了連結,而易於受持。
 
  感受到上師真實的功德,可以從一個字出發,然後把「易於獲得勝者密意」整段的經文整個含攝住,內容中講了我們諸多的邪見與現行,然後最後彷彿能收攝在一個「易」字裡,內心非常的歡喜慶幸!但也覺得自己對廣論的原文不熟悉,有點跟不上上師的理路,只能聽到這樣覺得很可惜,發願要好好的學!而且一定要貼緊原文!
 
  因為上師對廣論的一個字能夠講成這樣,所以聽到上師要我們「學廣論要一個字一個字的聽」的時候非常震撼,之前聽到的時候覺得是叮嚀,這一次聽的時候感受大為不同,覺得是一種很大的加持。就是一個實際上已經做到的人,直接把那種結果,我們可能連想都沒想過的結果,一股很強大的力量直接往我們內心中灌注。就是師父講過好像接到發電廠的電的感覺,要我們自己弄一個發電廠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我們準備好,一接燈就會亮。
 
  ◆中區李瑋璇:晚上趕到福智鳳山寺參加圓根燈會,看到莊嚴的道場與三寶,還有所有的善友,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跟他們相處與學習,所以更加殷重的面對與隨喜感恩。上師為圓根燈會的開示,和尚為我們析釋,就是希望提起我們對於聞思修廣論的決斷,師長比誰都還了解好好學廣論,是多麼重要的事,要一字一句仔細的聽背後真正的意義,但嬰兒慧的我,始終聽不懂,但師長還是一再一再的宣說,用盡各種方法提醒我告訴我。
 
  上師還開示了一段「易於獲得聖者密意殊勝」的「易」,其實不是我想像的易,這可能要經過無量劫、極大勤勞的修行,才有個易字。因為初發業的凡夫未曾慣修,想想自己離開研討班的樣子,就知道了。所以要認真的學廣論,如果沒有環境和師長,我是不可能走過的,因為「懈怠、障礙、病苦」會摧毀我的道心。但是依著善知識的教授,可以讓我「易」於通達經論的扼要,是對比我不依止的「難」,師長從經論中告訴我的「調心教授」才能讓我「易」。師父一字一句的教,講了一百六十盤錄音帶,我要好好的上研討班,聽師父帶子,把法放在心中珍愛執持,然後把這個傳遞,才能報答師父、宗大師的恩。
 
  每每聽上師開示如何學廣論,策勵我學廣論,就會有種很能震撼內心的感覺,上師說宗大師得到本尊與傳承祖師的加持,寫下廣論,所以廣論是佛陀的心意、祖師的心意、宗大師的心意。我覺得這也是師父、上師的心意,滿滿的就送到我的面前。我一定要好好學廣論,一定!因為這是您送到我面前最最珍貴的禮物,可以帶我脫離生死的禮物,可以讓我發心的禮物!師父、上師,我好想念您,希望自己可以把法珍愛執持,讓您歡喜,您快快回來吧!快快來到漢地吧!
 
  ◆園區林信智:上師說,我們錯誤的知見及無始以來的惡習,若僅聽聞一次、兩次,三天、五天,一生、三生,是很難去除的。原來自己無始以來的習性與認知非得透由不斷串習法義才能有機會根除,而這是要費極大勤勞才能獲得。但師父、上師卻幫助我們每一位具信弟子,「若能依止尊長教授,若能依止善士教授,則易通達,以此教授,能速授與決定解了經論扼要。」聆聽師父廣論教誡,深入研討、思惟,就能有此功效——易於獲得勝者密意。感恩師父、上師幫助我,將多生以來,乃至無始劫來的錯誤認知及惡習,在這一生能有機會拔除,而不致再造惡業,墮三惡趣輪迴生死之苦。
 
  聽到宗大師撰寫廣論的過程是這麼殷重恭敬,為了眾生的苦樂而嘔心瀝血,內心生起無比的感恩。原來廣論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稀世珍寶,現在捧著或翻廣論時,恭敬之心漸能生起。若不是師父、上師教證具足的功德,不斷、不疲的宣說,弟子是很難視如珍寶,珍重執持的,甚至還會種下壞慧因的業習。期許自己每天聽聞、研閱、思惟廣論,就像吃飯、喝水般的重要,是每天不可少的。
 
  ◆南區陳雪芳:師父示寂之後,上師殫精竭慮的守護每一個弟子的心,一再的叮嚀弟子們要堅持學習廣論,要常聽師父的帶子,這樣才能以智者的智慧光明來照亮自己的黑暗。覺得我們就如同愚童一般,乍聽慈母的叮嚀,聽話一下子,旋過旋忘,但是慈悲的母親卻一點都不放棄,忘了再說、忘了再說⋯⋯就這樣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體會到上師如慈母般的悲心,一心一意只想把最好的珍寶送給自己的愛子,當下發願:我一定要當個聽話的孩子,把廣論一字一字的學、一字一字的聽聞,放在心中珍愛執持,以此報答宗大師及師父、上師的恩德!
 
  上師講到廣論易於獲得勝者密意之殊勝,關鍵在於:若能依止尊長教授,則易通達,這個「易」是對比於不依止尊長教授。接著上師向師父請益,師父說:「易」和「難」在時間上是無量劫,而不是幾分鐘、幾年。上師的示現正是「若能依止尊長教授,則易通達」的實踐,讓弟子學習到凡事要問善知識,而不要只憑自己的概念。依止法真的很重要!
 
  ◆南區陳桂美:您帶著弟子們思念師父及大師的恩德,策勵著弟子對於廣論的聞思修應生決斷,您述說著傑仁波切撰寫廣論的緣起,並對有情的利益難計,及佛陀對眾生的心意,再加上師父花費畢生心血為弟子們用心講解廣論,讓人感覺本欲束之高閣的經典,卻變成能親近弟子的生命,而達成可修行的目標。
 
  對於修學佛法的佛弟子而言,需常檢查自身的正知見是否愈漸明晰?隨修學時間加長,煩惱是否減少?對於上師三寶之信心及律儀的持守是否俱增?但這些成長非一朝一夕可以成辦,若沒有師父、大師的教導,將如何能易於獲得勝者密意?如何成辦調心次第易於受持?又若沒有上師您的教誨,弟子又如何才能知曉依止尊長教授,則易通達?
 
  原來一切修學的勝利都是師父、大師,以及上師您教會弟子的。弟子願堅持對廣論聞思修的學習,亦願能將此執持之心也傳遞給其他人,祈願能得上師您親自教導弟子們聞思修廣論,為了那一天能早日到來,弟子會好好的努力!
 
  ◆南區蕭琇文:乍聽上師開示,以為上師再再的勸勉大家堅持廣論班的學習;但細細的聽,上師想告訴我的不是只有這樣,而是透過自己的學習觀察,檢查自己的修行。上師要我不斷的檢查,在面對境界時,正知見是否明晰?是否打得過煩惱?需要多久的時間打得過?打過之後,一樣的煩惱再次出現的頻率有多高?這才知道原來觀察自己的煩惱是要這樣觀察的。
 
  以前,遇到煩惱穿不過去時,對付煩惱的辦法就是選擇遺忘,卻不是用正理去抉擇,再次遇到境界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煩惱根本就沒有遺忘,而是變成一個種子在心中,等待下次遇到因緣時發芽茁壯。聽了上師的開示,才知道以前這樣的行為根本就與所學的教理相違,更知道自己這些年對師父的開示很多都停留在文字上,無法跟心續結合。透過上師的開示,再度正視到自己的問題,也終於明白上師為何一再地要我們珍惜廣論研討班,因為沒有在研討班一再一再串習師父的理路,在面對境界的時候,要拿什麼來對治?就更不要說是否打得過煩惱了。
 
  謝謝上師為弟子們說了這一盤帶,自己的心燈再度因為上師點亮,也祈請上師持續為弟子說法,醒覺愚痴的自己。
 
福智之聲第207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